《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与邻为善
与邻为善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12364
魅 力 值:311
龙    币:5066
积    分:6620.9
注册日期:2004-06-07
 
  查看与邻为善个人资料   给与邻为善发悄悄话   将与邻为善加入好友   搜索与邻为善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与邻为善发送电子邮件      

好文==刘军宁:限制政府,归还自由 ---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东方早报》
限制政府,归还自由: 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2013-04-17 13:30:59| 分类: 保守主义系列谈 | 标签: |字号大

小 订阅
限制政府,归还自由

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刘军宁



最近,英国女政治家撒切尔夫人的去世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许多的追思。她在当政时期的政绩也再次受到人们的关注和讨论。撒切尔夫人当政期间给英国带来的变化举世公认。这些变化与撒切尔夫人的个人能力的相关性受到了高度的重视,但是与保守主义的相关性则很少被提及。而后一点则正是本文的主题。在我看来,撒切尔夫人的政治成就是保守主义治国之道的一个个案。

让我们先来鸟瞰近现代的世界史。过去两个世纪的世界,是各国国内内战频发,国际战火绵延的世界。有些国家不断被内乱与外战撕扯,但是有些国家却能享受到持久的政治安定。以英国为例,自光荣革命以降,就没有发生过内战。与英国具有相同精神基因的国家,如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除美国因为种族问题爆发过一次南北战争,其他的都从未发生过内战。这些国家的长治久安使得他们成为各国移民的理想目的地。英美文明,不仅成功地避免了内乱,还赢得了所有的国际大战,包括赢得了一次大战、二次大战和冷战。

英美究竟有什么使国家持续安宁强大的秘密法宝,能够如此鲜明地把英美与其他国家区分开来?如果让我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话,那么答案是,这个秘密法宝就是英美独有的保守主义。在这个世界上,有的国家信奉科学社会主义,有的国家信奉民主社会主义,有的国家信奉国家社会主义,但是只有英美以保守主义为立国之本。当我说立国之本的时候,我不是说这两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是保守主义者,而是说,保守主义是这个国家的制度与观念内核。以英国为例,即使是社会主义者也打上了保守主义的烙印,比如,英国的社会主义常常自称自己是费边(社会)主义,因为他们深知:激进、暴烈的社会主义不符合英国人国民性。

1688年的光荣革命的传统是保守主义的传统,它确立了基于民意的代议制、有限政府、分权制衡、宪政法治、公民权利与自由。一种政治体制一旦植入了这些基因,安定与繁荣就有了制度的保障。但是,这样的制度仅仅是安定与繁荣的必要条件,而一代代伟大的保守主义政治家的杰出奉献才是稳定与繁荣的充分条件。英国有信奉保守主义的保守党,美国有信奉保守主义的共和党。英国的繁荣,与一个个伟大的保守主义政治家的名字是分不开的、埃德蒙·柏克、威廉·皮特、格雷斯通、迪斯累利、丘吉尔,还有本文的主角,刚刚去世的撒切尔夫人。美国的情形大致相同,在美国的建国者和宪法制定者中,柏克式老辉格党人占绝大多数,听听下面的这些名字:华盛顿、汉密尔顿、麦迪逊、亚当斯、林肯,以及与撒切尔夫人同时代的里根。如果在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有英国那样的保守党或美国那样的共和党,能够找到上述那么多伟大的保守主义政治家,那么这些国家的安宁与兴盛的程度,绝不会低于英美。



社会主义的重病,保守主义的药方



1979年撒切尔夫人担任首相时所接手的英国,是一个被民主社会主义这个沉疴缠身、奄奄一息的英国。人们把英国当时所处的这种状态称作“英国病”。由于病魔的折磨,从二战结束后的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末,英国经济增长停滞,通货膨胀居高不下,民众与精英中弥漫着悲观、无助、绝望的情绪、民气萎靡、民心涣散。大英帝国往日风光已经不再,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力也持续下降。英国病把昔日的日不落帝国变为“欧洲的病夫”(sick man of Europe)。1979年保守党大选获胜,一个新的时代开启。撒切尔夫人赋予了自己去根治这一疾病的使命。

英国病有三个严重症状:民众不愿意工作,财政负担过重,国企低效,以及由此带来的经济滞胀并发症。民众不愿意工作,因为福利太好;企业家没有动力,是因为税赋太重。财政负担重是因为给国企的亏损补贴多,福利支出重;国企低效是因为国企只服从权力而不是服从市场,因而没有追求利润的动力,另一个原因是工会强大,无休止地提出各种福利要求。

撒切尔夫人为治疗英国病,三管齐下。她首先实行以国退民进为特征的经济自由化,将那些庞大且亏损的国企私有化。这样,原本靠税收支持的亏损企业转变成了盈利企业,并且成为税收收入的重要来源。

为了提供白领工人和企业家的工作积极性,撒切尔夫人大幅降低纳税人与企业的税负,同时压缩那些奖懒罚勤的福利政策、削减政府的公共开支。她不惧对峙,打败专横而贪婪的工会,后者通过无节制的罢工让英国难以维持正常的经济和社会生活。

撒切尔夫人的药方成效显著,英国社会也重新获得了活力。英国重新成为受到企业家和投资者欢迎的地方。资本主义的活力氛围成功地取代了社会主义的颓靡氛围。在十一年的时间里,英国经济在撒切尔夫人的精心扶持下逐渐壮大,困扰英国几十年的“英国病”也基本治愈。现在看来,正是得益于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方略,英国才没有被“英国病”推入坟墓。

撒切尔夫人的药方有什么高深玄妙之处吗?丝毫没有。这个药方的配伍非常简单,这就是:限制政府,归还自由。这个药方要求把民众的自由归还给公民,让民众自己养活自己,要求用自由竞争来代替政府干预与管制。

撒切尔夫人这种治国之道很快被世界各国所效仿。撒切尔夫人的功劳,与其说在于重振英国经济,不如说伸张个体的自由与自由企业制度。她的影响力源自她立场鲜明地捍卫自由市场。她成功地逆转战后英国的“大政府”趋势,用自由市场取代政府主导,让市场为经济寻找前进道路,其影响久远,以至于不论是保守党还是工党都难以让英国退回到社会主义与福利国家理念占上风的七十年代。



保守的撒切尔 自由的撒切尔

没有坚定而正确的信念,成就不了伟大的政治家、成就不了伟大的国家。看看政客们的眼神,能否从中看到信仰与信念,就能判断出他们的命运。

在英国保守党领导层的圈子里,撒切尔夫人算是出身寒微。她的父亲是个偏远小镇的杂货商,一个坚定的保守主义者,不仅热心地方政治当过市长,还代职传播教义。在其回忆录《通往权力之路》中,撒切尔夫人写道:“我出生在一个讲求实际、严肃认真、宗教气氛浓厚的家庭。”基督信仰与保守主义价值观在她童年时就进入了她的生命。保守主义、宗教信仰和政治关切,对她来说始终是三位一体的。况且,保守主义本来就是完全植根于宗教之中的,而不是来自任何经济学、社会科学原理。撒切尔夫人从不含糊宗教对她的影响,也从不否认宗教是她的价值观源头,更不回避自己的保守主义立场。她直言称自己是有信仰的政治家。
在战后各种左翼思潮泛起的背景下,这位政治家用冷峻和清醒的理智,为捍卫自由做出了贡献。保守主义,保守的是真正自由的传统。保守主义,是最成熟的自由主义。撒切尔夫人是保守主义政治家的典范,女性政治家的典范,她对个人自由的捍卫与伸张,对各种社会主义的否定,再次表明:保守主义是保守自由的主义!



权力,还是自由?

在英国,总体而言,工党拥护的是民主社会主义,保守党拥护的是自由资本主义。但是,凡是选举上台的政治家与政党都确定,无论拥护的是什么主义,都必须以促进经济发展为己任。

社会主义,不论其版本如何,有个共同信条,这就是:把权力视作一切问题的答案,视作解决一切问题的万灵药。不仅如此,一切社会主义者还共同认为:这个世界上,凡是一切重要的东西,还是一切有价值的东西,都应该属于国家,属于政治权力及其掌握者。这个观念的背后是对权力的崇拜:相信权力万能,不相信个人自由;相信掌权者的计划能力,不相信市场的配置功能。这个观念诉诸的是人性中的贪婪:通过手中掌握的政治权力巧取豪夺民众手中的劳动成果。

没有一个执政者不需要经济发展。社会主义者与保守主义者的分歧不是要不要经济发展这个目标,而是实现这个目标的具体方式。共产主义认为,经济发展固然重要,但是保持政治本色更重要,所谓“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社会主义认为,财富是国家与政府(官僚)制造和分配出来的,因此发展经济的主角应该是国家与政府,要发展经济,个人与民营必须甘当配角,必须服从英明的中央;因此国民经济中所谓的支柱产业必须掌握国家手里,必须国有国营,实则由官僚操控。而保守主义认为,财富是公民个体与企业创造来的,因此经济的发展,不是靠国家与政府,不是靠个人服从国家,而是靠自由人的首创性与能动性。因此,个人与民营才是经济发展的主角,国家与政府不应该喧宾夺主。越是支柱的产业,越是赚钱的买卖,越是应该交给私营。

撒切尔夫人认为,社会主义对人类文明的真正威胁是道德的威胁,而不仅仅是经济的威胁。民主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好?因为它崇拜权力,侵害个人自由,认为好东西就应该归国家。归国家是假,归官僚是真。它用别人的钱建立起来的高福利让越来越多的个体依附于国家,把公民决定自己生活与命运的权利转移给了官僚。哈耶克认为一切这种主义,不论其版本是什么,叫纳粹的也罢,叫科学的也罢,叫民主的也罢,叫某国特色的,都是通向奴役之路。英国病证明哈耶克是对的。

从某种意义上讲,有限政府是建立在每个个体追求正当的私利之上的。撒切尔夫人发现,虽然社会主义者常常把个人主义与自私联系起来,然后加以猛烈抨击,但正是这种自私才使得个人主义者常常是个人利益的执着的捍卫者,所以,那些要侵害个人正当利益的官僚们,必然要限制、侵蚀个人的自由,必然要用权力来干预乃至取代市场。有自私的个体,才有抗拒与限制政治权力的主体。像撒切尔夫人这样的保守自由的政治家常被指责为在替富人说话,但实际是为穷人谋福利;左派表面上为穷人说话,但实际是为自己谋福利。

所以,撒切尔夫人对每个个体的价值高度认同。她主张把每个人都做为人来尊重,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价值,而无关乎他们每个人对社会的用处。个人是社会的本位,国家为每个个人而存在,而不是相反。只有把属于个人的自由真正归还给每一个个体,才会有真正的社会发展。

在保守主义看来,一个执政者是否伟大,要看他是限制政府的权力,扩展个人的自由,还是扩大手中的权力,限制个人自由。用这个标准来衡量,撒切尔夫人像历史上的其他伟大的名字一样,是一位伟大的、以保守自由为使命的保守主义政治家。



保守德性 保守智慧

与各种意识形态与价值系统相比,保守主义最具智慧与美德。不是因为保守主义者比其他主义者高明,而只是他们守住了人类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在付出了无数代价后所留下的一点一点的智慧与美德。而保守主义对手们则常常将人类留下来的智慧与美德的家当破除一空。

为撒切尔夫人赢得支持的不仅是她的政绩,而且是她的保守主义品格。她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当苏联人用“铁娘子”的外号来贬低她时,她以此为荣。“铁娘子”对撒切尔夫人而言名至实归,她是一位坚定的政治斗士,为伸张与守护个人的自由而战。

对保守自由的政治家来说,仅仅有信念、使命与担当是不够的。他们还必须有毅力,有勇气,有耐心,有策略。真理常常是令人不愉悦的,所以,真理需要决意坚持。听听撒切尔夫人是如何评价法国大革命的。1989年,法国大革命200周年时,世界各国的领导人纷纷表示祝贺,文人们也竞相撰文纪念。但是,作为保守主义政治家,撒切尔夫人的看法与埃德蒙·柏克的看法如出一辙。在被记者问到对法国大革命的看法时,撒切尔夫人这样回答道:法国大革命?过去二百年至今,我们英国一直在消化它留下的苦果。我们不要这样的大革命。法国大革命所带来的一堆高高的被断头的尸体,站在尸堆最高处的是一位独裁者。撒切尔夫人说的对,每个试图复制法国大革命的国家留下的都只是腥风血雨和高高在上的独裁者。

撒切尔夫人最强烈的特征是她身体上和道德上所具有的勇气。而信仰与信念才是勇气的终极源头。否则,勇气就沦为莽撞。宗教的信仰与保守主义的信念赋予了撒切尔勇气与力量。她深知:如果我明知我是对的还不去做,那我还当什么领导。除非基于对使命的坚定信念,否则不会有伟大的政治家。她取得胜利的意志和不惧风险的态度从未动摇过。



保守主义是英国的,也是世界的

如果撒切尔夫人不信奉保守主义,她就不是我们所熟知的撒切尔夫人。如果她不奉行保守主义的治国之道,她就不可能重振英国!

保守主义的道路是让英国人自由、让英国强大的道路,撒切尔夫人走的也是这条保守主义的自由与富强之路,而且引以为荣。撒切尔夫人与里根总统的变革之风也证明,保守主义并非如其批判者所指责的那样一成不变、因循守旧、抗拒变革。为了保守自由,保守主义者才是变革的发起者。

有人认为保守主义是英美的,是西方的,无关中国。我认为保守主义起源于英国,流行于英美及西方。保守主义基于的是人性,而世界上的人性是一样的,人性并没有东西方之分。所以各国治国之道在根本上也是相通的,没有东西方之分。从这种意义上讲,如撒切尔夫人与里根总统所证明的,给英美人民带来自由与繁荣,给英美及西方带来昌盛的保守主义是普遍适用的。

保守主义认为,最终决定一国国力的是精神力量,而不是物质力量、经济力量、军事力量。凡是只追求物力与武力来强国的国家,没有一个能够成为持久的强国,虽然它们可以逞一时之强。国家的精神力量,加上有政治力量的政治家,才造就了国力的可持续高度。而一个国家的精神力量是信仰的力量、观念的力量和特定的价值观的力量的综合体,在政治领域,其核心是:限制政府的权力,扩展个人的自由!



发表《东方早报·上海经济评论》2013-04-16
2013-04-20 15:44:41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728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

举报电话:010-86468600 举报邮箱:jubao@hlg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