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jx-zjk
jx-zjk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查看jx-zjk个人资料   给jx-zjk发悄悄话   将jx-zjk加入好友   搜索jx-zjk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jx-zjk发送电子邮件      

中国研究“石头剪刀布”获胜法 获麻省理工大奖

http://news.ifeng.com/a/20150122/42987838_0.shtml





本报讯 还记得本报去年报道浙江教授做“石头剪刀布”的实验吗?4年前,这个被视为儿时的游戏,被学者用到一项正儿八经的科学研究中。

现在,这项此前被讥为“吃饱了撑的”研究,入选了“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2014年度最优”,成为了中国首次入选“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社科领域成果。

据统计,近5年全世界共有50项成果入选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年度最佳成果,其中来自中国的共3项。该研究成果作为社会科学领域的成果入选,在我国还是第一次。

这项由浙江大学、浙江工商大学、中国科学院组成的跨学科团队共同完成的成果,叫作“石头剪刀布”中的社会循环与条件响应,解释了“剪刀石头布”的制胜原理。

“石头剪刀布”研究采用经济学控制性实验方法——也就是实验经济学的方法,利用“石头剪刀布”这一家喻户晓而又在博弈论中处于元博弈模型的框架进行研究。这其中,包含了物理学、心理学、神经科学等领域的内容。

4年前,浙江大学实验社会科学实验室王志坚研究员、浙江工商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许彬教授和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周海军研究员,开始这项基于“石头剪刀布”模型的实证研究。

实验共招募360名不同专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志愿者参加,分成12组,让大学生们对着电脑做“石头剪刀布”游戏,在线进行为期300轮的两两随机配对的“石头剪刀布”博弈。

这项研究旨在揭示“石头剪刀布”中的宏观周期现象与微观行为基础。研究发现,在宏观尺度下,对于不同激励参数,社会系统普遍存在持续的周期循环现象;而在微观层面,个体行为则存在一种隐藏的模式:在一定情况下,赢了会更多选择保留刚刚获胜的策略,输则更多按照“石头剪刀布”的名称顺序变动,而平的则按照“石头布剪刀”这样的反方向顺序变动。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认为,这项研究是对人们玩“石头剪刀布”的方法的第一次大规模测量,测量揭示了隐藏的行为模式,聪明的人可以利用这个模式来提高自己的胜算。

该成果已多次成为国内外科研机构和研讨会讨论的内容,成为博弈论、微观经济学、优化算法理论和计算机科学领域本科教学教程的参考内容,并开始被正式发表的经济学和物理学类期刊论文引用。

本报通讯员陈国利

相关报道:

“石头剪刀布”获胜策略引争议

2014年5月新京报讯:一则我国科学家所做的关于剪刀石头布策略的研究引发诸多网友热议,不少人调侃“没帮助”,也有人怀疑该研究的价值。研究作者在论文中称所发现的“赢家留,输家变”的策略可以带来更多人类决策模式的研究,而未参与该论文的多位科研人员则肯定了从人类认知角度研究剪刀石头布这一方向,但并不认可该研究的结论。

研究者给出“获胜策略”

这个关于“剪刀石头布”策略的研究由来自浙江大学、浙江工商大学和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的科研人员所做。

根据该研究论文,玩家往往倾向于采用上一轮赢了的策略,而导致其输了的策略,玩家往往会在下一轮中更换。

比如,一个人上一轮比赛出了石头赢了,其下一轮会倾向于再用石头,而如果其用石头输了,下一轮可能会选择换布或者剪刀。

还对此给出了剪刀石头布的获胜策略:如果你的对手前一轮用石头打败了你,那你这一轮可以选择用布;而如果你的对手前一轮出石头输了,那你可以针对其此轮可能会出的剪刀或布,给出相应的克制招。

“或可实现更高社会效益”

该论文目前在开放的论文出版平台“预印本”上公开。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平台上发表并不代表论文已在国际学术期刊发表,其仍需进行严格同行审议后才能正式发表。

研究论文作者,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周海军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他称这份研究正在同行审议过程中,按照学术界惯例,无法接受采访。

根据其发表的论文,研究者表示,其所做的实证研究显示,人类的集体行为是与纯粹的数学理论如纳什均衡概念有冲突的,其认为,新的策略可能可以给玩家提供比纳什均衡策略带来更多赢的机会,也可以实现更高的社会效益。

研究者还在论文中表示,希望自己的工作能够激发更多在人类决策和学习能力方面的后续研究。

1 “可提高胜算”

不少网友尝试着用该策略玩剪刀石头布,却发现“没帮助”,也有网友质疑,科学家为什么要研究“剪刀石头布”,有网友甚至认为,这是科学家“闲得蛋疼”。

清华大学交叉信息研究院外籍副教授约翰·斯坦贝格认为,这并非是突破性的研究,但其内容本身是有趣,有价值的。

“如果你跟人玩剪刀石头布,对手又很聪明的话,似乎看起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剪刀、石头和布各自三分之一的机会,”他说,根据此次研究的内容,如果大部分人的模式不变的话,则利用研究者给出的策略是可以提高自己赢的概率的。

“当然,一旦你的对手也知道了这个策略,那它就完全失效了。”他说。

2 “模型有问题”

北大数学科学学院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授表示,这个研究更多是人类行为、思维惯性的研究,只有在人的因素明确的情况下才能引入数学模型。“每个地方的人的行为、风格都不一样,男性、女性也很可能不一样。”

其表示,从剪刀石头布出发来研究博弈论等问题,研究思路是可以的,但关键是,如果建立一个数学模型的话,需要将人的习惯、心理等各种主观因素合理地纳入到数学模型中,才能进行讨论。

他认为,从目前研究的内容来看,其建立的数学模型并没有完全将人的独立因素排除在外。

“人不可能像机器人一样冷血,人的思维是独立的,复杂的,”他说,“就算真有这个策略,对方为什么是木头呢?人家也会采取反策略。”

3 “判断不公平”

在北京工作的一位博弈论和人类行为研究分析师尼尔斯·菲尔表示,博弈论是很重要的研究,其最主要需要突破的问题是如何判断认知偏见是怎样影响人决策的。

他认为,这次研究的假设并没有问题,即人在玩剪刀石头布的同时,带有“认知偏见”——往往会重复自己赢了的策略。而从研究角度说,“认知偏见”是有价值和意义的,其研究意义并非只是在剪刀石头布上,而是在更广泛的人类行为上,“剪刀石头布之外,聪明的做市场的人会利用认知偏见来影响消费者行为,或操纵人们的感受。”

但是,他认为,研究的假设虽然没有问题,但研究本身并没能很好地验证这个假设,“结论有点牵强,是基于不公平又不实际判断的。”
(此文由jx-zjk在2015-01-22 20:24:55编辑过)
2015-01-22 20:24:16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703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