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慕容父
慕容父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3149
魅 力 值:433
龙    币:11200
积    分:4836.1
注册日期:2004-08-22
 
  查看慕容父个人资料   给慕容父发悄悄话   将慕容父加入好友   搜索慕容父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慕容父发送电子邮件      

闷声发大财 东北到处盛行潜规则

到了东北,无论是经商,就业,办事,升学,工作,几乎都离不开“托关系“。到处都盛行潜规则,晋升要托关系,办事要托关系,上班要托关系,上学要托关系,办婚宴要托关系,看病要托关系,住院要托关系,甚至火葬场烧个爹妈也要托关系。
有个故事说四个老人打麻将遭遇煤气中毒,被直接送到火葬场,一看前面排了十个老百姓,局长一个电话,直接第一个给烧了,处长的一个批条,第二个烧了,科长塞了五百块钱,排在第六个烧了,等到烧完十八个的时候,这老百姓的亲爹缓过来一口气儿,活了。
你问最后一个为啥不是十四号?笨呐,前面又送来几个有关系加急的呗….。因为在东北办事如果你不找熟人,一切都走正规流程,那么只有一种结果,你前面永远有插队的。
托关系行贿的结果是什么,就是托关系是使用不正常的手段,为自己谋取不正当的利益,这是文明社会公平发展的大忌,但是恰恰在东北就是盛行这一套。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结果只能导致东北各个领域都出现了“逆淘汰”的现象:
能做的比不上能说的
有能力的比不上会搞关系的
凭本事的比上送礼的
有资质的比不上有背景的
1
2003年以后政府部门就很少有凭本事干上去的干部,不是靠父母亲戚背景,就是靠战友同学背景,要不就是靠金钱开路。所以,就出现了一些掌握大权的官员子女大学毕业几年,不到三十就当了处长,有的不到三十五就当了副局长,这些超常规的升迁靠的是其父母用手中权力给其他官员输送的利益,最后损害的,是整个吏治的公平和晋升渠道的公平。
再说公务员,东北地区因为背景不同同样年纪学历的公务员被分成了三六九等,一等一是手握实权官员的子女,进的是最好的处室,干的是最翘的活,晋升的前途一片光明。二等是父母认识点官员,通过其他渠道打点照顾的,他们可以干正常的活,熬到年头也可以获得晋升。
最末一等就是靠自己本事考上去的,干的最累的活,晋升的最慢,在单位最受排挤
一个辞职南下的博士朋友说,有专业需要的时候,领导请客,同事恭维,方案、论文上面不但要写上领导的指示还得落上别人的名字,这单活儿干完了,无论是升职还是分钱都没你事儿了,人家去国外考察都不带你这种穷鬼书呆子,嫌跟你聊不到一块儿去,不合群儿。感觉自己就是一只夜壶。
2
2005年以后,东北突然盛行起一个奇怪的政策,就是政府官员可以直接到国企任职,拿国企的高薪。一时间,一些晋升高级领导无望的处级,副局级官员,纷纷托人花钱以“调任”或者“挂职锻炼”的名义转入到国有企业。
某制药企业,近几年领导班子几乎全是政府派来转变身份的,满脑子阶级斗争主义纲领的“红又专”摇身一变,变成国企高管,拿起国企的高管的薪酬。这些领导待的年头一般都不长,根本没有耐心去做投资大研发时期长了药品开发,只热衷于政绩工程和招标采购等,导致骨干人员流失,也拿不出像样的产品,结果就是连年亏损。
这种调任,是一种公权力对优质社会资源赤裸裸的掠夺,不仅违背了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而且压制了原来企业原有人员的上升空间和积极性。
在某副省级城市一个几十亿资产的国企,其一把手才年仅30岁,原因是其父亲是政府高官,其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手机游戏。资产几十亿单位的两位副总,一位是以前某副市长的司机,只有初中学历,另一个以前是餐厅服务员,因为其老公是某领导秘书,所以得以调任到该单位。
还有大批因为上面或下面有人“一日成功”而身居高位拿高薪的男男女女们,也间接导致了东北人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
某企业,全国同类城市这类公司只有40个人,东北某副省级城市里员工多达300人,光综合行政人员就干了一百多人,里面有四分之一人平时根本不来上班,有的人十年不来上班,工资福利劳保一分不少。某副省级城市轨道交通系统,公司仅有2000人时,里面就有800个“推荐”人员。所谓“推荐”人员,就是通过各种关系不经考试直接进入这家国有企业,而两三年后,各类重要岗位大多被这些推荐人员所占据。
而该单位大量硕士、博士学历工作多年的干部却无法获得提拔。
这种用人的不公平蔓延到各个领域,后果就是企业背着巨大的包袱逼走了真才实学的人才,在一个个走马灯似的领导指挥下急剧亏损
3
在东北,民营经济想发展起来,难于登天。不仅国有经济成分庞大,而且政府抓权的程度让人无法想象。还是东北某省会城市,该市44个委办局居然有43个有行政处罚权,可见各个执法部门抓权的心思有多重
抓权的目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最后抓钱,抓谁的钱?当然是老百姓的钱,国家的钱轮不到这些基层部门手里的。
某城市,停车位奇缺,政府不设法多建设停车场,却将许多公共道路的停车位委托给了许多莫名其妙的公司,这些公司未经人大批准,就将许多道路原来可以免费停车的道路圈起来,收取一小时五元三元的停车费用,而且旱涝保收。发动全市数千交警每月一次或每年几次“严打整治”,睁大眼睛专盯各类车辆压线违停违规等,而且生怕交警罚的不够,还给每个交警下达2000元每天的指标,罚不到反而扣发奖金。
这还不算,该市觉得交警大干出动的人力物力太大,于是打起高科技的主意。于是,不到一年时间,该市大街小巷被装上了数以万记的违停拍照系统。这些系统政府一不用花一分钱建设,也不用出一个人维护,全部都是企业投资,企业维护,罚了款政府和企业一家一半。
数据显示,年罚款金额百万级别的摄像头就有数十个之多。
再给有关系的相关人员团体“销售”几本违停罚款条子,“租借”几套运管制服车子,一时间整个城市除了胳膊上带着黑袖标出殡的,都有权对你依法的执法!城区的清洁工,超市商场的保安,城管,个顶个的拎着照相机拿着违停单满大街的创收,管保要你下车走十步再跑回来都来不及!
虽然这种赤裸裸的趋利性执法让人民怨声载道,但也只能敢怒不敢言的在心里骂骂祖宗。千万别说出来,保安见了小偷不一定管得了,揍你还是有一定的心得经验不需要动员的。
越是下级城市,县城,驱利执法越是严重,三公里双向八车道上二十多个信号灯不说,限速一段30一段80的,保证让你开着导航提示都来不及踩刹车。老王在北京上海开车十年,加起来的违章也就十个八个,回东北买了一台车开了三个半月,罚款三千多,扣分二十多。
当然,找找“关系”之后,可以看你“关系的远近,靠山的软硬,礼金的厚薄”来祈求折扣,价钱和分数都可以商量,因为很多违章都是站在罚与不罚的中间。
4
如果说这些趋利性执法是小菜,或者开车的并不是全市居民,采暖费一事,就更能看出东北与民争利的嘴脸。
2009年以后,全国的煤炭价格开始逐年下滑,从2009年的高峰1000多元每吨,下降到现在的200元每吨。而东北各大城市冬季取暖费价格却年年居高不下,直到2015年,迫于舆论和民愤,才进行了微不足道的下调之后又下调了供暖温度标准,同时期煤炭价格跌了足足五分之四。甚至某县建成的热电站想要并入供暖管网都因种种理由被拒绝,只能让热力白白浪费掉。
而这一些的原因,是因为这些供暖企业,大部分都是有特殊渠道或者特殊关系才得以进入这个行业的,里面不是有政府领导子女经营就是有领导亲属在里面领取顾问费用或其他经济利益。
这和许多城建、工程、绿化项目一样,这些商人要么是领导子女,要么是领导子女亲戚在里名义任职,花钱养这些人,就是为了获得特批的资质甚至就是为了公关逃避“检查”。在工程建设领域领导插手招标财股等的就更多了,东北某市国有企业,才成立三年,就有四任高级领导因为招标等问题锒铛入狱,其中有的是因为受同僚请托,有的是受市领导暗示或指示。
顺带说一句,越穷的地方政府对于修路越是情有独钟。不管多好的路,每年必须翻新修一次。几乎每一个产业单一的二三线城市每年春夏都会因为修路而发生交通拥堵。
所以在东北一直流传着一个顺口溜:
儿子修路孙子建桥,七姑八姨尽情铇!
不管你出门绕不绕,全家齐心赚钞票。
在这种风气下,每一个政府建设的大型项目,每一个政府出资成立的大型国有企业,都是打着发展本市经济的名义,背地里则是各委办局官员输送利益,安排子女任职就业的渠道,掌握了企业发展和组建、管理的话语权,就等于间接掌握了进人、招标、采购等一系列利益链的权益。
毫不客气的说,东北地区政府组建的国企大部分人员都是非正规渠道由某些实权人员安排进来的。
奇怪的是,东北地区有很多官员因为工程、财政、建设、公款等项目落马,却很少有人因为安排人员而进监狱,而优质企业里进一个人几乎是明码实价的,例如医院系统,三甲医院进一个医生要30万-40万,护士要20万-30万。大学里的工作人员和优质国企也是这个价格。
这种明码实价导致进入的人员水平参差不齐,既无法有效管理,也很难开除。除了很少一部分比较注重管理和效益的国企,大部分中小型政府企业就是因为无限制的安排人员,导致亏损和破产。而安排这些人员的人员,接受了巨额贿赂最后却全身而退,只留下了一大堆远远超出编制违规安置的人员和千疮百孔的企业。
如果查一查因为安排人收取贿赂的情况,估计东北保守又要有几万名官员要身陷囹圄。
在这样官场、职场歪风邪气的浸淫下,好的工作岗位和职位却被许多能力平平托关系的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占据,所以有才能的年轻人纷纷远走他乡到北上广深等这些市场经济和职场相对更为公平一些的地方寻找工作机会。
不久前一位朋友感叹在沈阳这样的装备业制造之都都招不到一流的工程师,原因一个是沈阳地区的工资水平只有同行业北上广深的一半都不到。另一个就是这些国有企业培养出来的人才,常年得不到合理科学的晋升,上升空间被堵死,无奈之下不少人选择离开东北。
总之活在东北活着,要么靠关系行贿,要么潜规则行贿:
一,行贿获取不当利益。
二,行贿争取一个公平的机会。
三,行贿徇私枉法,逃脱惩罚。
四,你想活下去就得遵守无处不在的行贿。
现在东北籍的在北京北大清华毕业的高级人才,不愿意回东北,因为在同学里,回东北没前途,没发展,而且被亲人朋友笑话没面子。
试问,如果不是多年的潜规则,逆淘汰已经到了一定阶段,东北地区何至于人才流失,年轻有才干的人又为何背井离乡的首选北上广深?
东北的没落始于改革开放,计划经济被市场经济替代之后,整个以计划经济国资企业为发展核心的东北经济被淘汰是必然的结果,如果十五年前认识到这一点,东北早已振兴,如果八年前认识到这一点,东北也许还有希望....
而如今的情况是:振兴东北=振兴国企
6
前两年一家老国企响应号召开展互联网电商销售,9月初开始提报双十一(11月11号)促销方案,直到11月份末才“批下来”,而且批下来后不去做促销还不行,于是只能废弃双十一的方案又去申报双十二年货促销活动,销量可想而知的惨淡。
随即物流和佣金的结算简直让人游走在崩溃的边缘,试想一下吧,一张对账单走了一年的“财务核对流程”,三张发票又走了半年多“审核流程”,十几万元的金额,折腾你往返十数次,加盖几十个公章!
我是东北人,我当然知道怎样去更加流畅和迅速的完成这个流程,非我不懂潜规则,是我不愿被逼着就范!
直到超出合同周期三个月诉诸法律的时候,一纸律师函竟然比两年的辛劳更加管用。
北京有雾霾,有堵车,还有生活成本和工作压力,甚至还有一些就业生活上的歧视,但是北京就有一条东北不具备的,就是在北京工作在职场上大部分时候要比东北公平,基本的原则还是看中人的能力而非背景和关系。
逃离东北的东北人,其实就是想去一个可以凭真本事就能出人头地的地方,也是大多时候可以拍着胸脯讲自己的原则的地方。


--
生命不息,灌水不止
2017-05-15 11:52:37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2938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