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gxingmin
gxingmin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2959
魅 力 值:29
龙    币:5403
积    分:2819
注册日期:2006-05-29
 
  查看gxingmin个人资料   给gxingmin发悄悄话   将gxingmin加入好友   搜索gxingmin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gxingmin发送电子邮件      

【转】失明丈夫总说家里进怪东西,我装睡看见家里悄悄生活的第三人(一)

顾盼——

毫无例外,今天早上我同样是被厨房里滋滋啦啦的响动给叫醒的,那是热油在锅子里逐渐沸腾的声音,再过一会儿,煎鸡蛋的香味就会抵达我的卧室了吧。

不得不说,自从弃用了眼睛之后,我的听觉确实敏锐了许多。

我披上外套,摸索着下床向客厅走去。这段距离我通常需要走30步左右,中间要越过一个衣柜,一个矮茶几,两个单人沙发,和一个圆形书架,才能到达客厅另一边,也就是洗手间的门口。

但是今天,熟悉的路径似乎变得漫长而陌生,总觉得早就该到达的彼岸在跟我捉迷藏,我突然有点紧张起来,向前跨了一步,差点撞翻墙边的书架。

家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具体来说,那似乎是一股异样的、陌生的的气息,丝线似的绕着我的身体,一寸一寸向前蔓延,它又更像是一株植物散发出来的有毒气体,粘稠的,压抑的,一点一点将屋子里的空气填充,塞满,仿佛正用这样的方式消耗着我赖以呼吸的氧气。

我越想越害怕,感觉后颈一阵阴风扫过。

“林姿?”我颤着嗓子向厨房喊了一声。

“怎么了?”

林姿的声音夹杂在一阵噼里啪啦炒鸡蛋的声音里,裹着淡淡的鲜香味从厨房窜过来,格外的充满烟火气,使得我紧张的情绪稍稍镇定下来。

“没事儿……”我朝厨房喊了一句。

本来想问问她,今天的客厅里是不是多了什么东西,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林姿最近对我似乎越来越不耐烦,特别是那天我们从她闺蜜刘芸的聚餐上回家以后,她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温柔和体贴。

当然,自从那场火灾把我的眼睛毁掉以后,我就已经做好了接受各种变故的准备。

说起那场火灾,我到现在仍然心有余悸,短短几分钟时间,火从客厅墙上的插座开始燃起,再是沙发、窗帘、书架,一发不可收拾。

等到我和林姿警觉,慌忙从卧室冲出来,外间的防盗门已经在高温下变形而无法打开,整个房间因断电而一片漆黑,只有滚滚烟雾和血一般的火苗肆意窜至每个角落。

林姿彻底失去理智,冲到阳台上试图打开防盗窗,我想拉住她可是晚了一步。防盗窗上确实逃生出口,但早在几个星期前我就提醒过她,长时间不用的钥匙不知道丢哪儿去了。

林姿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可是逃生无果后,想要掠过火海一般的客厅再冲回来,那就没那么便宜的事情了。她被隔离在阳台上那一块氧气充足的地方,火苗越来越旺,林姿的嚎叫声撕裂了浓浓的烟雾,穿透过来。

我想去救她,无奈火势实在太猛,我只好摸索到洗手间里,把浴巾放在浴缸里浸湿了,披在身上寻着林姿的嘶嚎声冲进去。可还没等我靠近她,浓烟中突然窜出一条血红的火舌,朝我的双眼直扑过来……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房间里飘散着一股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医生说话的声音传进耳朵,我确定自己还活着,因为除了眼睛,其他的感官还是那样的清晰,只是无边的黑暗包裹着我周围的世界,一丝光线都投不进来,像被吸入了宇宙中的黑洞一般。

我知道,我的眼睛就这么毁掉了。

不过更糟糕的是,林姿比我严重得多,医生告诉我,她的身体被大面积灼伤,特别是脸部的皮肤,百分之七十的地方需要做植皮手术。那时候,她在重症监护室里,整整一个星期才醒过来。

“你快点,马上要吃饭了!”林姿在厨房里大声催促。

“怎么还不去洗漱?这条路你都走多少遍了?别指望我来扶你!”

她的语气明显有点不耐烦,但是我必须忍受,现在的状况不大适合引起争吵和矛盾,这对于我的处境无疑是雪上加霜。我深吸了一口气,告诫自己忽略掉屋子里的那一股诡异气息,加快了脚步向洗手间里摸去。

林姿是我的学妹,在一次学校的联谊会上,林姿来看我的钢琴演奏,打那之后,我总会在学校的各种地点偶遇到她。从林姿每次看我的眼神中不难得知,当时那么多次的偶遇,肯定不会次次都是巧合吧。

刚刚认识林姿时,我并没有和她成为情侣的打算。但林姿的性格就是爱上了会不顾一切去争取,在爱情方面,女生的执着和温柔绝对是攻坚的利器。那一段时间里,林姿几乎对我唯命是从,百依百顺,无论我提出多么荒谬的要求,她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满足。

甚至我们两人的相处模式是颠倒过来的,她做着男人该做的事,我享受着女人在被追求中该有的特权,比如林姿为了帮我买到限购的美食,凌晨四点就起床,跑到寒冬的大街上一站就是几个小时;情人节倒送我999朵玫瑰,惹得周围一圈同学朋友的艳羡;赞助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极光之旅。

当然,她本人觉得这些要求一点也不过分,她也乐得高兴为我付出。

讲实话,我很满意林姿的性格,找女朋友不就是要温柔体贴么?所以等她大学毕业,就顺利成章地嫁给了我。

等我洗漱完毕,坐到餐桌旁的时候,那一股诡异的气息又开始在我周围涌动起来,而且这时候离我很近很近,近到几乎能与我呼出的气体纠缠在一起,凝结在饭桌上空,蠢蠢欲动着。

“小姿……”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今天家里是不是多了什么东西?”

“没有啊!”林姿把一杯热乎乎的牛奶塞进我的手中,“怎么了?”

“只是觉得……屋子里的味道变得有些不一样。”我不知道怎样向林姿形容那股让我浑身不自在的气息,只得随口把它具体化地形容出来。

“哦,也许是多了点花香味吧,我买了一盆春兰放在阳台上。”

“你不是最讨厌弄这些花花草草的么?”

“就是觉得……阳台上没有防盗窗,总觉得怪怪的……”

对于林姿的答案,我不置可否。自打毁容之后,她消沉了很久,我知道她不能接受被毁容的事实,我们的新家没有安装一块镜子,没有摆上一盆鲜花,甚至连色泽鲜艳的几幅油画都被她取下来扔进了储藏室里。

当然,这对于我来说没有丝毫影响,反正我也看不见,随她高兴吧。那些古古怪怪的油画都是林姿的父母送的,只要他们没意见,我也乐得顺了林姿的意。

“怎么了?”

“没……没什么,今天的鸡蛋煎得很嫩。”我顾左右而言他。

“是吗?我特地买了一套煎蛋模具,鸡蛋不光鲜嫩,还有各种花型呢!”她说,“呃……可惜你看不到。”林姿在忍不住稍显兴奋的同时,还不忘记替我感到惋惜一下。

“没事……你高兴就好。”

林姿抓住我的手紧紧地一握,她掌心的温暖立刻在我微凉的手背上蔓延开来,我的心似乎也被这一点淡淡的温暖给撩动得轻轻颤了一下。虽然林姿整天要照顾我这个瞎眼的丈夫,难免会觉得疲乏枯燥,但我相信,她对我的爱是丝毫没有动摇的。

我正打算再说几句暖心的话讨好一下林姿的时候,结果就听见有人敲门。

原来是保险公司的理赔员吴奇来访。

林姿——

这几天医院传来好消息,他们引进了国外一种先进的植皮技术,比国内的手术风险要低了几倍。更重要的是,医生说恢复状况良好,虽然说不能还原本来的面貌,但是完全可以不像现在这么丑陋可怖。

我无疑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从火灾发生到现在,我一直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女人的脸相当于女人的命,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一定要拯救我的容貌,一定会有办法的。

我从小家境优越,父亲是本市高干,母亲是企业老板,双亲就只有我这一个独生女儿,我一出生便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像古代的公主一样,要什么有什么。我的生活里基本没有什么是我得不到的,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件东西,是跟寒酸扯上关系的。

不过顾盼是个例外。

顾盼是我的学长,我是在学校的联谊会上认识他的。我还记得那天他在舞台上以一支肖邦的《幻想即兴曲》惊艳四座,那样优雅的身姿,那一张俊美的脸,那种在钢琴上潇洒游走、随意而为的风度,还有忧郁的气质,都震撼了我的心。几乎只是那一瞬间,我就认定,这个人将是我未来的丈夫。

说实话,按照我父母的择婿条件,顾盼肯定不是满意的对象,他家世普通,一个四五线城市边缘城乡结合部出生的孩子,父母都算半个农民,没有正式体面的工作,只是靠在城里打零工生活。除了生了一张俊美的脸,顾盼就是个出身贫寒的穷屌丝而已。

但顾盼待我很好,自从交往之后,他对我几乎是百依百顺,宠溺疼爱,他会凌晨四点起来给我买限购的包子,会吃馒头省钱为我买几千块的包包,会陪我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极光旅行,甚至会为了逗我开心趴在地上学狗叫。

这样温柔体贴的男人,上哪儿去找呢?女孩子找对象不就是图一个人的好么?

所以我一毕业迫不及待地嫁给了他,我们就这样组织起了自己的小家庭。父亲为我们置办了婚房,买了豪车,我在家做起了幸福的顾太太,而顾盼,也正在为成为一位著名的钢琴家而努力着。

这一切,是多么的美好呀!

但是那一场大火,把我的容貌毁了。但另外一方面,大火也烧坏了顾盼的双眼,却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幸运,因为他现在什么都看不见,当然也看不见我现在满脸的伤疤,变形的鼻子和嘴巴,才褪去外痂的额头,我有自知之明,我现在的这副样子,比《神殿侠侣》中的裘千尺还要丑陋。

相反的,顾盼现在的生活都要依赖着我打理,我对他有着绝对主导的控制权,他的余生都由我一人支配。

虽然医生带来的好消息让我兴奋不已,但是我却正在愁闷着另外一件事——医药费。

自从去年我爸爸在工作岗位上犯了一点小错误之后,我们家的经济就突然拮据了很多,而母亲的公司也因为父亲的关系,受到了不小的影响,他们好像对我和顾盼没有以前那么大方了。

火灾之后更是雪上加霜,我前后做了三次恢复手术,花去了几十万,几乎用光了我所有的积蓄。幸好顾盼的眼睛是神经性损伤,没办法用医疗手段治愈的,否则会花费更多。

上次参加完我闺蜜刘芸的party,让我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恕我直言,她以前只是我闺蜜圈子里并不起眼的一个,她的父亲是我爸爸的下属职员,她也因着这个关系,成了我只能叫得出名字的朋友。

以前我组织各种热闹奢侈的聚会,吃着精致的食物,喝着昂贵的酒,一夜嗨到淋漓尽致。但是现在,我似乎已经忘了醉生忘死是什么感觉了,在刘芸的聚会里,原本闪闪发光的我,现在却像个外星生物一样坐在角落,被灯红酒绿的圈子排除在外。

今天的顾盼有点奇怪,我把煎蛋和牛奶端上餐桌的时候,看见他神色紧张地从洗漱间里出来,也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走路的姿势比以前更加不自然,像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孩子。看着他跌跌撞撞的无助模样,我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厌恶感来。

但他一听到我不耐烦的语气,脸色立马变得尴尬,小心翼翼地摸索着桌上的筷子,却半天也没拿到手中。再想想我自己,也因为一场莫名的火灾同样毁掉了人生,不禁又心软起来,只得轻轻握住他的手,连我自己都对这个动作感到震惊,居然还带了丝丝的温情。

不过,那场火灾真是发生得有些奇怪。

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把我飘飞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原来是保险理赔员吴奇来了,我不禁暗自庆幸,幸好当时我们夫妻都买了昂贵的意外险,总能补贴一点手术费。


2017-05-18 19:11:05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2242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

举报电话:010-86468600 举报邮箱:jubao@hlg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