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开车上网
开车上网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252750
魅 力 值:683
龙    币:101490
积    分:131888.5
注册日期:2003-11-02
 
  查看开车上网个人资料   给开车上网发悄悄话   将开车上网加入好友   搜索开车上网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开车上网发送电子邮件      

三联生活周刊调查 | 榆林产妇被漠视的声音:至少6次提出剖腹产

调查 | 榆林产妇被漠视的声音:至少6次提出剖腹产

22小时前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直到写完稿子后,我才猛然意识到,在榆林一院坠亡的产妇马茸茸至少在6个不同的场合,明确提出剖腹产过,但她的声音却被医院甚至家属有意无意地忽视了。事件曝光后,舆论的焦点一再转移。目前榆林一院两名涉事医生被停职,有消息称家属已经与医院达成协议,内容包括不再接受采访。却似乎没有人真的关心,事情发生的当天,产妇本人在医院里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处境。

一切正常的入院

陕西省榆林一院绥德院区的妇产科在5楼,白色墙壁上排排挂着海报,都是母子相依、医患相亲、全家合围的,传达出新生命降临的温馨和喜悦。8月30日中午,28岁的延壮壮和母亲一起,陪着马茸茸来到这里,等待小家庭第一个孩子出生。

办完住院手续已经下午3点左右,住下后立刻做了B超。随后年轻的夫妻一起拿着B超单子,到医生办公室第一次见了马茸茸的主治医生李瑞琴。延壮壮对本刊说,李瑞琴当时就提出,小孩脑袋有点大,询问家属选顺产还是剖腹产。

马茸茸之前一直想顺产,因为顺产疼就是一瞬间,剖腹后面还有麻烦,所以延壮壮问医生,可不可以顺产。得到的答案是可以。马茸茸当时也说想顺产,但因为小孩头有点大,她多少不放心,有顾虑,怕出问题。这是马茸茸第一次对顺产表现出疑虑,想从医生那里得到更确切的建议。

延壮壮记得,李瑞琴说自己也说不上来,只是重复,按目前的条件,都可以。延壮壮考虑了一下,又问,如果顺产途中想改为剖腹产,可不可以。据延壮壮回忆,他们得到的答复很肯定,“可以”。

于是夫妻两人都定下心来,决定先顺产,并按医生的指示,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下了名字,写下 “情况已知,要求经阴道分娩,谅解意外”。因为“娩”字不会写,延壮壮还挺尴尬,医生拿过一个牌子后,他才照着写完了全句。延壮壮说,他记得当时和医生讨论的时间很短,也就几分钟,就是走个正常流程。但这一句话,成了舆论最早指责家属的焦点之一。

成为舆论指责家属焦点的那份“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

两人签完字后,回到住院区,马茸茸开始爬楼梯锻炼,为顺产做准备。她先从病房所在的5楼爬到20楼,再下到1楼往上爬,前后爬了三四趟。婆婆陪了她一两趟,累得不行,马茸茸还告诉她,别陪了,自己没问题。延壮壮还听到其他产妇和家属议论,“这个产妇好厉害!” 事实上,马茸茸的锻炼已经持续了好几个月,因为有经验的亲戚朋友告诉她,多锻炼,对顺产有好处。

住院的第一天晚上,晚上护士为马茸茸检查过一次,结论是一切正常。因此延壮壮也很放心,“没感觉她脆弱”。他还记得当天晚上12点左右,两个人还聊了会儿,延壮壮提醒马茸茸,“你要顺产,疼是必须要忍的,别人替不了你,你要忍不了,就早点说。”马茸茸说没问题,延壮壮说他感觉当时妻子还是信心满满。

第二天一早,马茸茸5点多就醒了,开始出现间歇性轻微疼痛,但夫妻两人都觉得比较正常,甚至在吃早饭前后,马茸茸还爬了2趟楼梯。

9点多,医院所有医护人员都上班了,两人找到医生做检查,得到的答案是“一切都好,各方面条件都很正常。”医生没有提顺产还是剖腹产的问题,只是说要打催产素。

延壮壮知道顺产打催产素很正常,有些产妇甚至在待产前一晚就开始打了,所以立刻就签了字,内容是“情况已知,要求静滴缩宫素催产,谅解以外”。延壮壮记得,当时医生并没有提示任何特别注意事项。但这一行字随后也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舆论争议。

准备打催产素后,马茸茸进入分娩中心的待产室,家属无法进入陪产。延壮壮用电话和短信和妻子联系,中途分三次买了葡萄和梨子、红牛、巧克力送进待产室。大半天过去,马茸茸没有向他表达过什么异常,只说宫口开得慢,疼。此时,马茸茸的二姑和妈妈也来到医院,和延壮壮母子一起等候。

至此,马茸茸的顺产准备一切都很正常。

产妇改变主意 5次坚持想要剖腹产

形势是在8月31日下午急转直下的,当时马茸茸已经在待产室,家人不知道她的状态。张帆是当天的助产士,在接受媒体群访时,她回顾了接触马茸茸后的全部过程。

她当天下午三点半上班,同一个待产室里有5位产妇,马茸茸是其中之一。她上班时马茸茸反应已经比较强烈,大喊大叫。张帆给她检查之后,发现宫缩正常,就没太放在心上,“我们平时遇得也挺多的,每个产妇都会有这个强烈的反应”。这是我们能在采访中发现的,马茸茸最早开始表现异常。

下午4点26分,张帆又去给马茸茸查看了一次,安慰了她一会儿,她说马茸茸当时情绪正常,“还是听得进去(安慰)的。”但是到了下午5点50分,马茸茸开始极不配合,拔下设备,从产床上跳了下来,还一直大喊大叫,喊着疼得不行,要剖腹产。这也是根据媒体采访,马茸茸在隐约的疑虑后,第一次明确提出要转为剖腹产。

但当时旁边产房里有一位二胎孕妇正在生产,张帆需要先去照看,于是她来到分娩中心外,对家属说马茸茸极不配合,需要打电话安抚一下,“毕竟待产室还有其他产妇”,她和家属沟通了一下马茸茸当时的状态,认为一切正常,并没有因为马茸茸要求剖腹产而刻意讨论这件事,张帆说那不是她的职责范围。随后她叫二线助产士刘丽过来协助自己照看待产室。

虽然医院在后来的公开声明中称马茸茸强行离开待产室,但张帆解释说,直到此时,因为宫口还没开全,产妇依然可以自由选择调节体位,下地仍然是允许的。监控显示,下午6点05分,马茸茸第一次走出待产室,亲口告诉延壮壮,疼得受不了了,想改为剖腹产。这是马茸茸第二次明确提出想要转为剖腹产。

医院监控录像

延壮壮说,自己当时还安慰她,想剖就剖,同时陪着她边走边说话。3分钟后,两人在休息区转了一圈来到住院去门口,在那里碰上延壮壮的妈妈,后者叮嘱马茸茸,“你大着肚子,别走来走去,不安全。”又过了半分钟,监控中的马茸茸整个人蹲坐下来,随后跪倒在地。

后来医院截下视频画面,称产妇向家属下跪,沟通被拒绝。但延壮壮说,当时马茸茸是疼得不行,站不住了,喊着“不想生了,想剖。”他很着急,但也不太懂,只能对马茸茸说,“行,剖就剖,你先进去(待产室)。”

随后,马茸茸的主治医生李瑞琴来到现场,在边上观察了一下。在李瑞琴观察的过程中,马茸茸再次蹲坐并跪倒在地。这也是医院称产妇向家属第二次下跪的画面来源。延壮壮则说,当时马茸茸依然是痛得瘫软在地方。他说自己当时还询问李瑞琴,是否可以剖腹产,对方回答,需要到待产室检查,马茸茸遂被扶回待产室。

医院称产妇向家属第二次下跪的监控画面

实际上,马茸茸回到待产室后,李瑞琴还叫来了榆林一院产科副主任霍军伟。霍军伟记得自己是在下午6点半左右到待产室的,他当时就看到马茸茸情绪比较激动,要求剖腹产。这也是马茸茸在不同场面下,第三次明确地提出剖腹产。但这种情况霍军伟见得多了,他 “就给她安慰,分散她的注意力,转移疼痛。”

随后,他给马茸茸检查了一下,结论是宫口健全,胎心正常,羊水正常,产程顺利。检查之后,霍军伟告诉马茸茸,“产妇的产痛是每个妇女必须要耐受的,医生替不了你,家属也替不了你,你不要太激动,过于情绪紧张。”看到马茸茸床头的巧克力和红牛,霍军伟还开了个玩笑,“家属后勤工作做得挺好。” 霍军伟认为当时马茸茸已经平静下来,因为“不平静不会让我给她检查的。”

霍军伟注意到,当时待产室里还有一位不当班的助产士,一打听,才知道是马茸茸家属叫来的熟人,霍军伟便邀请这位助产士也给马茸茸检查一下,查完两人沟通后,结论一致,可以顺产,于是嘱咐助产士继续静滴缩宫素,加快产程。但马茸茸继续称不想用缩宫素,想剖腹产。这是马茸茸第四次提到剖腹产。

霍军伟则继续待在她的旁边安慰,观察宫缩,同时也让助产士到待产室外和家属沟通,说现在一切顺利。但如果产妇上了产床不配合,也可能造成难产,问问家属的意见。霍军伟说,助产士回来告诉他,家属的意见是尽量顺产。但延壮壮的说法有所出入,他说,当时霍军伟从待产室出来后,告诉他“不能剖了,情况正常着呢,一会儿就生了。” 他没提到那位熟人助产士,只说他和家人也不知道怎么办,只知道听医生的。

霍军伟称在马茸茸身边呆了40分钟左右,等她平静后才离开。但他离开没几分钟,下午7点19分,马茸茸再次离开待产室,后面还有医护人员跟随。马茸茸依然喊着想剖腹产,这是马茸茸在不同场合第五次明确提到剖腹产。

根据延壮壮的说法,他把自己从医生那里听来的结论告诉了她,“医生说剖不成了”。但马茸茸仍然坚持想剖腹产,延壮壮只好说:“行,你进去吧,我来找关系。”延壮壮记得自己当时还跟随行的医护人员说了声,“疼成这样,就剖了吧。”但对方回答,“疼成这样也剖不成了。”

延壮壮说自己开始打电话找熟人。马茸茸则再次被劝说回到待产室。

坠亡前最后一刻

在5个不同的场合,明确提出5次想要转为剖腹产后,马茸茸均被劝说回到了待产室。随后到坠楼之间的40分钟左右,只有通过不同人的叙述拼图,才能勉强窥见马茸茸第二次返回产房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马茸茸坠楼窗口

接替张帆的助产士刘丽大约是在下午7点半到达待产室的,当时待产室内有5名产妇,3名医护人员。刘丽记得,大概在7点30分到40分,她开始接触马茸茸,马茸茸的情绪只稳定了几分钟后,就因为疼痛,再次变得急躁不安,提出要做剖腹产。这也是根据目前所有的媒体采访,马茸茸在不同场合第六次明确提出想要转为剖宫产。

但当时陪在她身边的助产士刘丽,并没有向医院和家属继续传达她的意愿,只是反复安慰她,并在她几次想要走出待产室时,把她劝回来了。张帆解释说,传达病人想要剖宫产的意愿,是医生而非助产士的工作范围。一般情况下,病人出现了身体异常,医生才会出提出建议性的方案,并出示书面文件,由产妇本人或家属签字后进行手术。没有书面文件,院方不会进行手术。

延壮壮对本刊称,医生至始至终没有提出建议剖腹产。张帆也说,院方至始至终都没有向家属出示书面文件,所以实际上做剖腹产手术的决定权依然在医生。而在回答媒体关于是否有顺产指标时,霍军伟的回答是,“我们现在都提倡顺产……这是我们的理念,世界的趋势都是尽量顺产最好。”

就在马茸茸最后一次提出想要剖腹产时后,刘丽还陪同马茸茸上过一次洗手间。但随后,产房内有一位产妇出血,属于更紧急的情况,包括刘丽在内的所有医护人员都变得忙碌。刘丽说,“就在这一瞬间,马茸茸就不见了”。

按照刘丽的回忆,等她反应过来时,大家赶紧分头寻找,医生李瑞琴到分娩中心外询问家属,但家属说没看到人。而刘丽推开与待产室一条走廊之隔的备用手术室门时,发现窗户有个黑影,半个身子已在窗外,她健步冲到窗户前,只抓到了衣服。

但延壮壮当时一无所知,依然在联系熟人。直到看到产房已经有两个孩子被抱出来,亲属上前询问护士,“我们的人呢?”延壮壮记得,当时护士还有点怒气冲冲地告诉他,“你们的人不见了。”

而根据榆林一院绥德院区监控视频显示,20时13分,马茸茸已经坠楼。20时34分,两名医护人员出现在坠楼现场,其中一人正是助产士刘丽。20时36分42秒,救护车到达,马茸茸被抬上担架时,延壮壮也寻到了一楼,眼前的场景让他立刻就傻掉了。

就在马茸茸坠楼前后的8点左右,助产士张帆也补记了“榆林市第一医院外科护理记录单”上的前两次记录,称家属分别在17:50和18:05分“拒绝手术。”她说这是一种把沟通口语转换成医学术语的做法,并认为在这份记录里,“听医生的,顺产”和“拒绝剖宫产”意思一样。而记录单上的第三次记录则来自刘丽对19:19分马茸茸第二次离开待产室的记录,与18:05情况类似。

医院出示的“护理记录单”

张帆说自己填完护理记录单后,才知道产妇坠楼了,第一反应是,“很震惊,不可能,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情,所有的产妇都是这样,都是情绪很激动,就是因为疼。”

霍军伟则是在手术过后,有医护人员过来告诉他的,他还猜测马茸茸是不是又跑出去找家属了。后来在急救中心,霍军伟查看了马茸茸肚中的胎儿,没有听到胎心,做完B超,胎儿的心脏已经没有跳动。延壮壮则彻底懵了,只是麻木地签了一份跟急救相关的书面文件。

至此,马茸茸再也不会哭着喊着想要剖腹产了。榆林市卫计局则在9月7日晚上,公布了调查结果,认为产妇死亡与医院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但暴露出医院相关工作人员防范突发事件的意识不强,监护不到位等问题。

而根据本刊得到的一份录音,和马茸茸当时同处一个待产室的产妇,或许是唯一注意到了马茸茸生命最后一刻情绪的人。这名产妇说,她见过马茸茸捧着肚子走来走去的样子,觉得她性格很干练,不像神经有问题的人,那天晚上她先生完孩子后,还瞅了瞅马茸茸,疑惑“怎么还不生?怎么人也不见了?”

同样经历了巨大产痛的她后来回忆,马茸茸是被同产房产后出血的产妇吓到了,“裤子上的血,死婆姨号(叫)的,把娃娃(马茸茸)怕了,神经乱了,紧张了。”

而当时,马茸茸面临的情况则是,知道自己的孩子头比较大,已经产痛了小半天,不断重复提出剖腹产要求没有得到应允,所有孕妇都已经生产完成,并出现了一个情况紧急的出血产妇。甚至有一小段时间,她身边一个陪同人也没有。

(详细报道请见本周三面世的新刊,感谢中国县域卫生杂志齐金石的大力帮助;图片来自网络)


2017-09-13 13:48:24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834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