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王笑猫
王笑猫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35791
魅 力 值:3956
龙    币:36772
积    分:27326
注册日期:2002-04-08
 
  查看王笑猫个人资料   给王笑猫发悄悄话   将王笑猫加入好友   搜索王笑猫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王笑猫发送电子邮件      

<忆雪溪>


 

朋友发信息来:雪溪走了。一时不能相信,如五雷轰顶。

 

很多外地人到大城市来,立足之后,便会把家乡的亲戚朋友往大城市里带。我家在北京,亦生在北京,可是因为懒惰,几次工作的机会都是别人带来的,其中最重要的一次,便是雪溪带来的。那时候我们俩只见过一次面,在魏公村附近的一家卡拉OK包间里,一群朋友放声高歌,在忽明忽暗的霓虹灯下,我推三阻四地说我从没干过,雪溪对我说:“你肯定行。明天先来面试。”

 

于是,我成了雪溪的下属,我们在知春路一家破败的楼房里办公,这是一家行业类周刊,没有市场化,亦没有压力。雪溪分给我四、五个版面,他说带的版多,工资就高。起初我不相信,因为我从没见过处处为下属考虑的领导,觉得他不过是为压榨我找借口。那时候办公室里大约有十几个编辑,都比我岁数小,雪溪是惟一一个岁数最大的,我们尊称他为“老大”,只要加班,我们就撺掇雪溪请客吃饭,十次倒有九次能成功。那时他已经是孤身一人,常说:“我的钱都被你们糟蹋啦,哪儿还有钱娶老婆!”因为是小报社,采编一体,混熟了之后,我也常去跑会挣车马费,雪溪对此很有意见,常说起他从前当记者的辛苦,我们只当笑话听,他不愿意我们把公关公司的文章直接上版面,我们亦充耳不闻。每周开选题会的时候,甚至有人把脚翘到桌子上,非要挨他一个爆栗,才肯把腿放下来。

 

假如说雪溪有缺点的话,那就是他太善良了,他容忍我们的一切缺点,让我们越来越懒。

那是第一波网络文学的黄金时代,空闲时间我全部用来写小文发到各网站上,小有名气,亦沾沾自喜。雪溪则不遗余力地为我做推广,介绍出版界的朋友给我。我只觉得雪溪人很热心,这一切都是应该的。除了对我,还有不少网络写手都曾受到过雪溪的优待,他们的文字优先录用,稿酬优厚。之后不久,雪溪又陆续招来不少当时小有名气的网络写手,包括外地写手,为他们租房子,帮他们安顿下来,使他们能够在北京生活。如今其中大部分人已经留在北京,在此工作结婚生儿育女。而雪溪一直是一个人。

 

偶尔我们也问雪溪,怎么不再找一个。他说他讨厌被人管,好容易自由了,干嘛又自套枷锁?!有一阵他和一个女写手陷入情网,每周只有开会和出版那天能看到他,也不肯再请我们喝酒吃饭。就在我们慨叹我们的好领导离我们而去时,却传出那女子结婚的消息——新郎不是他。他很寥落了一阵。我没注意到雪溪是什么时候从低谷里爬出来的,也许一直没有爬出。我的注意力全在自己身上,没注意到他笑话说得越来越少。

 

我是第一个离开报社的。大约两年后,报社解散,大家自谋生路,雪溪却呆在家,说没人愿意要一个编辑主任,他岁数太大了。

 

到雪溪家楼下时,我还在车里,却看到外面一个白发老人独自立在风中,下车一问,果真是雪溪的母亲,她听说我要来,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来,便一直站在这里等。我抱住老人,眼泪喷涌而出。雪溪的母亲絮絮说了很多我所不知道甚至不该知道的往事,我们一同温习着旧日的雪溪,我想像着雪溪听到我这样评论他,大约会用手掩口,“扑哧”笑起来,那是我们所熟悉的他的惯常笑法,我曾批评过他这样的笑实在不够爷们。

 

十年没见,如今斯人已逝。此刻我除了坐在电脑前写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文字来回忆他,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终有一天,连这些记忆也越来越淡漠,忆无可忆了。

 

2017126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王笑猫》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
王笑猫的微信公众号:王笑猫
接受一切情感咨询,直接站短联系。
2017-12-06 15:56:11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19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

举报电话:010-86468600 举报邮箱:jubao@hlg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