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秋风秋雨愁煞人
秋风秋雨愁煞人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6503
魅 力 值:21
龙    币:16506
积    分:7563.5
注册日期:2010-09-19
 
  查看秋风秋雨愁煞人个人资料   给秋风秋雨愁煞人发悄悄话   将秋风秋雨愁煞人加入好友   搜索秋风秋雨愁煞人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秋风秋雨愁煞人发送电子邮件      

北京一外地女孩死在群租房内,嫌犯还用其身份骗钱
原创 民主与法制时报 2018-07-21 09:16:59
核心提示:今年2月8日,在北京工作的23岁女孩刘依(化名)突然失联。家人几经寻找后得知,她死在隔壁一男性快递员房间。这位快递员曾有两次前科,目前已被关进看守所。





2月8日凌晨零点半,刘依未入睡,她画好淡妆,穿了件黑白相间睡衣后,打开了“一直播”平台。手机屏幕中,她有张漂亮脸蛋儿。然而,粉丝们不会想到的是,22岁的她,十几个小时后会死在隔壁男租客房间。

今年 2 月 8 日,这位美女主播死在隔壁男租客房间。受访者/供图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李晓磊 见习记者 孙梦凡 北京报道

那天直播时,刘依显得很疲惫。她在账号介绍上写道:“调整作息规律,等我一两天。”当音乐缓缓流入后,她还是清了下嗓子,哼唱起来,有数万人观看。她向粉丝推荐了自己喜欢的歌曲《洒脱》,来自黑豹乐队。

视频直播中,刘依屋内窗帘上,挂着暖色的灯,角落里放着吉他和白熊。还算整洁的屋子,是她几个月前才租的,每月1000多元。整套房子中,还有另外3个租客。

这套位于北京市通州区梨园镇某小区的房子,为刘依这样的“北漂”搭起了临时庇护所,大家并不熟识,却要在同一个空间里一起生活。

和大多数直播女孩一样,刘依没有特殊才艺,每次开播,除了聊家常互动外,最多的就是用手撩弄过耳的微卷短发。做直播几个月来,虽积累了一万多名粉丝,可没成为网红的她,依然想努力试试。

十几个小时后,一切努力白费了……

这个甘肃女孩,现在被装入骨灰盒,静静躺在北京市怀柔区的九公山墓地中,这里距家乡1500公里左右。活着时,她想过在北京定居,但从未想过,会以死的方式,长留于此。

导致刘依死亡的张良,今年32岁,籍贯黑龙江安达,此前两次因犯罪入狱,尽管已当上父亲,但没能遮挡住内心的恶念。

抢劫、强奸、诈骗、杀人,这是刘依案律师为张良总结的4个罪名。谁也无法想象,他如何在一个年轻女孩身上,完成这么多的侵害。

失联的美女主播

2013年,刘依到北京学习化妆,学成后,开始给几个影视剧组服务。因为接触了不少明星,这让此前从未离开过甘肃的她非常满足。

不忙时,刘依玩起网络直播,她在“一直播”首播时间为2017年9月份。为了做好直播,她和母亲甚至换了租房。去年,北京租房群体达700多万人,很多人选择与熟人合租,或与陌生人群租。

不忙时,这个文静的西北女孩多是窝在出租房里,极少应酬,也不敢频繁上街购物,因为她还达不到自由支配金钱的条件。



事发小区。记者 李晓磊/摄
网络直播业兴起后,不少人开始暴富,刘依进入直播界还是晚了些。去年9月份,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已达到3.98亿,她要想在行业内被关注,几乎不可能。

妈妈怕刘依孤单,就跑来北京照顾她,平时靠做家政来换取些收入。今年2月8日凌晨,刘依直播结束后,上床休息。早上8点多,母亲上班离开,刘依仍在睡觉。

这一天,距农历新年还有6天,她在北京等姐姐刘文从广东过来,然后与母亲一起去三亚过年,票都订好了。

房间里走了两名租客,紧挨刘依房间的张良也没离开北京。他是“闪送”同城速递的快递员,有过两次前科。才出狱不久的他,经济拮据。

张良的父亲在通州区做环卫工,母亲是一家足疗店的厨师,两人都无法给儿子更好的生活。况且,张良还迷上了费钱的网络游戏。

虽在同一套房子居住,刘依和张良并不熟悉。睡到中午时,刘依与姐姐在电话里闲聊了一会儿。这是姐妹俩最后一次对话。

晚上7点多,刘依母亲回到出租房,发现女儿不在家。家里摆放的物品也正常,但没看到刘依的睡衣和拖鞋,等待许久,女儿仍未归来。

母亲着急,把此事告诉刘文。母女俩开始轮番联系刘依,直到夜里12点也无下落。

不过,刘依的电话是通的,却无人接听。到了凌晨,电话关机,成为失联状态。

2月9日,刘依的手机分别向母亲和姐姐发去微信,称和朋友出去玩,“手机坏了不方便联系。”因为刘依常跟剧组工作,知道“平安”后,妈妈和姐姐没有再细问。

过了两天,刘依还没有回家,妈妈开始警觉。2月12日,刘文从广东赶到北京后,妹妹仍未出现。在北京等待了3天,发现妹妹仍未回家。2月15日,刘文到梨园镇派出所报案。

她和母亲没去海南过年,两人静静等待刘依回来。这期间,刘依的手机还与外界联系。刘文说,报警后,警方称妹妹的手机跟她们有主动联系,不算完全失联,所以没有立案。

无奈,刘文只好去小区监控室调取录像,但没有发现妹妹出大门的画面。

 

微信视频中的男人


刘依失联后,男友大海同样着急。他们认识三年多,确定关系还不久。

大海说,2月8日晚上7点多时,“女友”在微信上向他借款5万元,“当时没那么多,先给她转了1万,然后说跟别人借点。”后来,陆陆续续,他给女友的微信上共计转款4万元,有一些转账记录还出现在刘依微信的朋友圈中。

“刘依”也通过微信,向姐姐借钱。因为她始终不说自己的位置,刘文决定“套路”下。

在微信上,刘文问道:“你出去这么久,身上没钱怎么弄,把卡号发给我,我给你打点钱。”微信那边说好,并让其转5000元。

刘文说给钱可以,但要进行语音或视频,对方拒绝了。隔了一天,刘依的微信,再次向刘文借款5000元,又遭拒绝。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刘文觉得这不是妹妹主动所为,所以对方要钱时,她又去报了警。警方建议她最好不要打钱。

“我先后5次去派出所,他们一直没立案。”刘文说,包括警察在内,他们都认为妹妹被骗进“传销窝”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妹妹好像在附近看着我。”刘文表示,在这种莫名感觉的驱使下,她制定了一个周密计划。

2月25日,她给妹妹的微信发送消息:“我要回深圳了,25日的机票。你的电脑、平板、手机,能修好的我都给你修好了。我走了,钥匙给你放在门口。”

“你是不是还放在鞋里了。”对方称。刘文答“是”。
你放在哪双鞋里了?”

“就是平时的那双。”

“黑色的那双?”

“是。”

这些对话让刘文感觉蹊跷。那天晚上,刘文没有关灯,总感觉会有人来。其实,她提前将所有鞋子上都做上标记,只要钥匙被动了,就肯定能发现。还没等计划实施,更吃惊的事发生了。

那几天,为防止妹妹的微信向其他亲戚朋友借钱,刘文和大海都打了招呼不要借钱。如果要借,必须进行语音、电话确认。

2月25日晚上10点左右,大海让女友一个朋友问她“缺不缺钱”。得到对方回应后,这位朋友发起视频聊天,并且有人接通了。

但视频中却并非刘依,而是一张男人的脸。短短四秒钟时间,这位朋友颤抖着截了图,对方马上挂断。事后,大海得知,对方接通视频是无意之举。这个视频截图,成为寻找刘依的唯一证据。

朋友将截屏发给大海,大海和刘文都不认识。但隐约觉得,像住在隔壁屋的男人。母亲也说有点像。

为了防止意外,刘文和大海,带着几个朋友敲开了隔壁张良的门。当时,已是深夜,张良和父母都在出租屋内。张良的面孔和视频截屏中完全是一个人。

可问起妹妹下落时,张良镇定地说,那天他看到刘依拿了外卖,但不知道具体下落,“送外卖的敲了半天门铃没人开,我准备去开的时候看到了她。”

大海拿着视频截图问他:“照片上这人是你吗?”对方说“不是”。

这解释无法让刘文接受。争执中,张良的父亲情绪激动。大海马上报警。警方将张良带走。此时,是2月25日深夜,刘依失联第17天。

梨园派出所距出租屋很近,只有几百米的距离。2月26日,警方以张良涉嫌故意杀人将其刑事拘留,但前三次讯问,他都没承认。

第四次讯问时,张良才交代了刘依的死和自己有关。

危险的隔壁租客

民主与法制社记者调查发现,张良的两次前科,第一次是2005年因敲诈勒索罪,被黑龙江哈尔滨道里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第二次是因为抢劫,2011年被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法院判处7年徒刑。

据张良交代,2月8日当天,刘依就死在自己的房间了。也就是,当晚刘依的母亲疯狂找人时,女儿的尸体就在隔壁!

案发后,张良并没逃离,而是守着尸体,以刘依名义,与其家人朋友聊天。

据悉,刘依出事后,张良将其电话卡拿出来,然后通过发短信验证码,更改了微信等APP手机服务密码。

至于刘依在2月8日具体几点出事,目前无法精确确认。但能肯定的是,当天下午稍晚些,张良开始了犯罪,并经过了策划。

事发前,张良在阳台上找来一个打开过的快递包裹箱,然后用胶带封住,造成新快递的假象。

和很多人一样,刘依喜欢网购。

张良将假包裹放到走廊尽头门口后,敲开了刘依的门,说有快递。毫无防备的刘依在取快递时,张良用捆绑瓷砖的白色塑料带,勒住她的脖子将其拖进自己屋内。

张良提出要5万元,刘依表示没这么多,但可以向朋友借。然后,张良通过刘依的支付宝账户等,先拿到约1万元。

刘依借不来钱,张良对穿着睡衣的她起了色心,并强行与其发生了性关系。

张良在接受警方讯问时称是刘依自愿的。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贾严是刘依一方的代理律师。在他看来,刘依是在张良威胁下发生的性关系,就算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强奸,可只要违背妇女意志,都属于强奸。

大海说,女友是非常保守的人,拒绝婚前同居,“骨子里非常传统”。

值得注意的是,最初张良承认过是自己勒死了刘依,但后来又予以否认。

目前,张良向警方的交代是,2月8日晚7点左右,他准备外出,担心刘依喊叫,临走时,用塑料胶条捆绑住了她的手脚和脖子,当时没有死亡。但办完事回家后,发现刘依死亡了。

张良的表述是,刘依自己挣扎致死,自己属于过失。另外,尸检报告显示,刘依的死因为颈部被压迫。

刘依死亡后,张良没想过自首。他把尸体先摆在房间,然后用刘依的微信号开始骗人。第二天,她将尸体装进送快递的箱子内,外出寻找抛尸地点。

其间,他还租了一个3天的短租房,将尸体存放进去。最终,他将刘依的尸体抛在通州区宋庄镇通顺路北窑上桥西侧的枯井内。

这些细节,都是在张良归案后所交代。不久后,张良因涉嫌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诈骗罪,经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三分院批准,于今年4月4日被依法逮捕。

此时,张良依然坚持所涉罪名不是主动所为。为了更加严谨和慎重,检方于7月16日将案件退回警方,要求补充侦查。

在贾严律师看来,该案除本身性质恶劣外,很多地方需要反思。例如,快递员的身份管理问题。快递员经常与买家发生见面交易,其身份安全性就显得格外重要。记者电话咨询了“闪送”等多家快递公司,招聘方大多不会要求应聘者开具“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

在不少法学界人士看来,这不是歧视就业,而是怎么更好地管理。

记者调查还得知,刘依出事的房子,是她通过“天兴苑”中介公司租来的,房主早就将这套房子委托给中介管理,而中介没有对租客是否有前科进行审核。

刘依为此付出生命代价。

所有的执念

刘依的遗体在殡仪馆停放两个多月,5月7日火化,安葬于九公山。骨灰盒是木质的,价值6000多元。丧葬费共花去10多万元,其中墓地6万多元。



年轻女孩刘依(化名)生前留影。受访者/供图
对于妹妹的最终归处,刘文情绪复杂。至于为什么不安葬在甘肃,她说,因为母亲留在了北京,她觉得这样才能感受到女儿的存在。

而母亲在哪儿家就在哪儿,成为刘依遗体没回甘肃的理由。为照顾母亲,为了妹妹的案子,刘文辞去了广东的工作。为此,她失去了爱情。

深爱着刘依的大海,因此事几乎崩溃。父母看他有抑郁倾向,便从老家过来与他一起生活。刘文和母亲搬离了事发的房子,现在独立居住,她们对群租充满恐惧。

母亲至今不能接受女儿的离开,每天还会拨打她的电话。她知道,这个电话永远无法接通,但思女的执念,让她无法放弃。(文中刘依、刘文、大海、张良为化名)

原标题《快递员侵犯邻居美女主播,北京群租女孩之死》

版权声明:本文系《民主与法制时报》原创作品,转载或整合请注明来源,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018-07-25 12:09:27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840次    系统提示:此篇文章由"邻友圈"客户端发送,下载邻友圈客户端>>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

举报电话:010-86468600 举报邮箱:jubao@hlg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