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王笑猫
王笑猫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49329
魅 力 值:4037
龙    币:48087
积    分:36176.2
注册日期:2002-04-08
 
  查看王笑猫个人资料   给王笑猫发悄悄话   将王笑猫加入好友   搜索王笑猫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王笑猫发送电子邮件      

《小牢房》


 

N多年前我的一位律师朋友劝我坐一次牢,理由是人生要尽量多的经历事情,又举例说很多名人都是在牢里写出他们不朽著作的,弄得我一阵心痒难耐,成天在银行门口打转转,琢磨抢劫多少被判刑的性价比最高。终于有一天,我做了如下的梦:

 

我被带进一处牢房。这牢房跟我在电影里看到的不太一样,只有一道大铁门,铁门里到处都是床,床上是犯人,狱警在地上来回溜达,或者坐在角落里喝茶。监狱的顶棚很矮,我琢磨一米七的身高大概就得碰头,且室内灯光昏暗,一扇窗户也没有,整日开着日光灯。我一进来就觉得憋气,站不稳,身体直往下出溜,狱警们——顺便说一句,这里的狱警都是退休后返聘来这里发挥余热的——搀起我,让我别装蒜,说这样的人他们见多了。我和一位老太太被安置在一张床上,我说我必须得有一张桌子用来写作。一位掉了牙的狱警听说我会写作,转身颤颤巍巍递给我一张纸:“劳驾您给看看,这诗写得怎么样?!”

 

那是半张用过的餐巾纸,纸的主人是一位已经被执行死刑的犯人,他说他将会在死后成名。因此这位老狱警一直默默留着他的墨宝。展开那张纸,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的距离

而是我站在你跟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这让我有点儿惶恐,遂问那位老狱警:“这个犯人有胡子吗?”

 

老狱警认真回忆了一会儿,又咨询了几个别的狱警,他们这时候已经纷纷从各处围拢来,把我床前惟一的一点光线都挡住了。“有胡子。”“瞎说,哪有胡子。”“的确有胡子,但是他后来刮掉了。”我实在不敢相信,这里竟然囚禁过泰戈尔他老人家。老狱警问我这首诗怎么样,能出名吗?!我正要回答,却被同床的老太太踢了一下腿,她还准备把袜子堵在我的嘴里,但我仍挣扎着回答:“诗很好,不过已经出名很久了。”这像是晴空里的一声炸雷,因为我看出老狱警很失望,同床的老太太也一副“我救不了你了”的模样。之前她还表示出想和我攀谈几句,当然,要是我肯拜个山头的话。

 

他们决定判我死刑。

 

不经审判就判我死刑。

 

当天晚上执行。

 

整个下午狱警们都忙着收床垫子,他们把旧床垫子卖给收废品的,得到的钱用来给我这样的死刑犯买子弹。我从老狱警那里要到了另外半张餐巾纸,写下了“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的遗言,想了想,似乎眼熟,又改成“杀我不要紧,只要是真理”,我对老狱警这一样能在我死后流芳百世——当然,假如他能让我不死,我会给他更多流芳百世的名句。老狱警不相信我,因为就在我跟他说话的当儿,他又掉了一颗牙。“牙仙子会给您补偿的。”我说完这话就醒了,老狱警兀自一人捏着手里的牙,心有不甘地看着我走出了梦境。

 

梦的不符合逻辑性就在这里,我还什么银行都没抢劫呢,怎么就被关了进去呢?!

 

 

2019年1030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王笑猫》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
王笑猫的微信公众号:王笑猫
接受一切情感咨询,直接站短联系。
2019-10-30 11:00:58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502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jubao@hlg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