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夏末秋凉
夏末秋凉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长老
经 验 值:1204
魅 力 值:20
龙    币:795
积    分:730.1
注册日期:2019-09-19
 
  查看夏末秋凉个人资料   给夏末秋凉发悄悄话   将夏末秋凉加入好友   搜索夏末秋凉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夏末秋凉发送电子邮件      

旷世绝情(全文)


宇宙洪荒,天地空濛,此间巨石林立,气候无常,不知不觉过了几万年。一日雷电交加,大雨倾盆,天空中裂开了一道闪电,由上而下飘下来几个俊俏的身影。其中一人头戴金英冠,身披素色开襟大氅,看起来非男非女,手里挥舞着一条红绸子,他将这条红绸子抛到地上,变成了黄河。中国人称黄河为母亲河,其余还有一些人零零总总落到大地上,他们变成了荒山巨石,树木和草芥。


那时候,天地之间还没有花,抛绸子这人落到地上,四处探寻,还是没有发现和他一样的装束的人,一切都是沉默的,冥顽不灵。原来这人是天帝的妻子,叫做帝俊。帝俊背叛了天帝,和百官私通,祸乱朝廷,被地下小妖发现,层层上报。天帝一怒之下贬走了一干人等,他们永世失去了在天上生活的欢愉,堕入轮回。但天帝又舍不得帝俊,就想了一个办法让帝俊活了下来,希望她有一天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帝俊感激天帝的恩德,她并不在天地间兴风作浪,相反在无聊时开始找黄土捏泥人,和她一样的泥人,和她有相似的相貌和装束,她还走到黄河边,怀念她曾经挥舞的红绸子。有一天帝俊走到了天边,看到了立在一角的擎天柱,她想起了和天帝的天伦之爱……此时因为蓄积在人间的孤独,她放声大哭。女娲生活在巫山云雨之中,她听到有人哭泣,不禁也垂下泪来,派人去打听,原来是帝俊的哭声。她撕开云山的一角,下了一场雨。帝俊时有感念,轰动的哭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女娲去问天帝是如何的事情,天帝羞于启齿,愤怒未平。女娲决定做一件事情,让帝俊的灵魂回到天上。她点了五彩石,把帝俊变成了一朵花,让帝俊的灵魂转世,和祸乱的一干人等一同下界为人,经历一番。此时已经过了多少个千秋,岁月来到了公元两千年的新年。



“你会一直这样守护我吗?”美琪和紫枫站在教学楼的楼顶上,紫枫微笑着搂过美琪瘦削的肩膀,美琪仰头看着他的眼睛,紫枫的眼睛里似有波光闪动。


帝都北京贵为万世师表,翰林学士集中进修的地方,每个人来此都有追求,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城市里参观学习,不是学习新名词,就是学习历史文化。公元一九九七年,北京普通高中的本科升学率仅有百分之二十,尽管高于全国水平,还是让这些雨季里的少年挤破了头,他们有的考特长,有的拼财力。美琪和紫枫同在一个班级,普通高中。紫枫是学校里的运动健将,高大挺拔。美琪从小学习舞蹈,面容娇好,若不是因为发胖的身材,她还是可以坚持下去的。入学时,紫枫对活泼可爱的美琪一见钟情,情愫暗藏了半年,打退了一干人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终于在一个平安夜里,给美琪家打了一个电话,向她表白了:


“我想和你一起上大学。”紫枫央求着说。

“你想学什么专业?”美琪有点好奇。

“医学院吧,你不是想学医吗?相信我好吗?”

……

“求求你相信我,现在我办不到的,以后都能办到。”


美琪在紫枫的央求下,答应了她。这是美琪第一次恋爱吗,哦不,上一次是在初中,她和一个高一年级的男孩常常一起回家,后来男孩离开了这所学校,他们的关系也就此终止了。


虽然还是不经事的年纪,可是恋爱的渴望是学校里每个人都有的,美琪和紫枫小心的守护着他们的爱恋,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年。紫枫凭借体育特长上了一所医学院,而美琪拼了全力,还只是念了一所工科大学。她的梦想破灭了。原则上说不知什么时候起,美琪就忘记了念医学院的愿望,或许当时只是随口一说?她的梦想变成了紫枫。紫枫几乎每天都会写一封信给美琪,无数封信,其实已经节节击退了美琪想要出人头地的灵魂。



公元两千年,这一年时间过得很快。太阳和月亮的光芒仿佛转到了地球的另一边,或许因为人类的未知,网络世界里充斥着自由和恐怖的气氛。美琪和紫枫互留了QQ号码,就纷纷投入到不同的生活轨迹中。美琪的学校后门有一家网吧叫“海之侧”,她偶尔去冲浪,到聊天室玩,放松一会儿,她很少聊QQ,只是回复紫枫留下的消息时,才会上线。因为自己没有电脑,有时也会和紫枫一起到中关村玩。


紫枫高大的身形和宽阔的肩膀,经常给美琪一种错觉。他们已经成年了,可是还在你追我夺,这场恋爱的游戏里来去穿梭。信已经不常写了,关怀还在。紫枫并没有承诺过什么,遇见事情只是淡淡的迂回,不过他是个老实的孩子,这点美琪可以确认。


在恋爱关系中,美琪是比较懒的,她对男人的反应也不强烈。也许是因为这种惰性,美琪在人群中并不耀眼。从小什么都是家里给安排好的,只有学业需要自己努力。青春真是美好,有爱说爱笑的宿舍同学,还有幽默健谈的大学老师,和一种为祖国奋斗的光荣理想。食堂的饭菜是香喷喷的,班里的同学是热情似火的,相比之下,紫枫那边呢,就平静了很多。也许这就是未来吧,美琪有些胆怯,从她和紫枫要好的那一天起,她就经常在想他们分手的情景,她从高中想到大学,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紫枫让好友带给美琪一封信,他们分手了。落款是,永远的紫枫。美琪哭的很伤心,可是这一切不是早已经练习好的吗?朋友说,大概是有学姐追求紫枫,学姐是大学里数一数二的红人,能看上紫枫,紫枫自然非常珍惜。他不知怎么和你说,只好给你写一封信。美琪弯着腰,眼泪落在地板上,一滴一滴,这便是美琪的恋爱心路吗?放手也好,可是以前说过的话都是违心的吗?美琪的心,深深的痛到海底。



美琪变了,她开始注意自己的外貌,关心股市,减肥和买化妆品。美琪并不需要减肥,可她喜欢那种纸片形的身材,穿上白衬衫逛逛的那种。所以她每天几乎只喝水,不吃任何东西。大学里唾手可夺的爱情泛滥,学校里也有不少关心美琪的男孩,可都怕把握不住她,而只发展在朋友阶段。美琪不喜欢这样的同学,可她总有莫名的感动,可是丝毫不能减退她摇身成为一代女豪杰的决心。


美琪开始聊QQ,见网友,那些成年人总是一再的约她,而美琪赴约之后不过是喝杯咖啡,继续聊一些有的没有的两性关系,他们表现的很自卑,也有的有钱人一掷千金,不过是给她点一杯卡布奇诺,和她对坐在咖啡馆里呆一会儿。


我们爱说“小时候”,那时不管有没有人陪伴在你身边,不管你有多久没有照过镜子,你有搞不懂的学业,看不透的朋友,不管怎样,你都是人海中最亮眼的风景,你就是未来和希望。而且你有选择的权利,你可以选择自己的人生,不必像中年人一样随波逐流,不必像他们一样肝脑涂地,因为他们大都胆怯而且没有了回望的勇气。青春是人生必经的过程,倘若你提早知道了结局,一定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否则没有经历过的人生,你是没有话语权的。


可是没人告诉美琪应该怎样做才能摆脱身后那巨大的,黑洞一样的孤独。她试着联系以前的朋友,她们有的已经结婚,有的早已经工作,相约后也觉得淡淡的,好像少了好多情谊。后来美琪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她们做网络夫妻,每天问候,甜甜蜜蜜的。美琪从没说过爱他,可是好像不爱他就没有别人了一样,因为他能给美琪一些鼓励和忠告。这样的日子是灰色的,心血来潮似的,不能被认可,也不需要被认可,而且可以随时方便的终止这种关系,时间久了就不了了之。那些喜欢年轻女孩的男人,应该深刻的懂得了这些事情吧。



毕业前的学业十分紧张,每个学生都在考虑自己有可能的最好的归宿。北京的学生想要找到一家高薪的企业接纳自己,外地的学生则为了户口能留在北京而奔波忙碌……学校体检的时候,医生发现美琪左边的乳房上长了一个肿瘤,有鸡蛋大小。心冷的美琪竟然一直都没有发现。别的身体指标都是正常的,校医说可以帮忙联系医院,尽快治疗。一连换了四家医院,中医西医都没有把握治疗这个肿瘤,他们没有见过胸部这么大的异物。美琪在父母的央求下,开始吃中药,不管有多大效力,试试总是好的。


有可能癌变。美琪的父母联系到北京最好的一家医院,医生推推眼镜,一脸的刻薄。但是医生很希望美琪能留在医院安心治疗。不管结果如何,先要做手术把异物取出,然后进行切片化验。如果结果是良性的,美琪很快就可以出院。如果结果不好,他们也能尽力挽回美琪的生命,并且保证她的生命质量。美琪一家正在狭窄的诊室外商榷,恰好撞上紫枫走了过来:


“是阿姨,美琪,你们?”紫枫彬彬有礼,却也有些惊愕。

“是这样的,美琪胸部有一个肿瘤,小枫你知道的,这里的大夫怎么样?”美琪的脸扭到一边。

“叔叔,我在这里实习,这家医院乳腺外科是很有名的。美琪可以考虑在这里治疗。”

“好吧,谢谢你。就这样吧,多照顾美琪……”

“我会的,您放心。”


美琪转过头,她和紫枫长久的对视了一眼,眼泪划了下来。


手术室里异常的冷,几个护士给病人换衣服、扎点滴,安抚病人躺下来,不要紧张。等了半个小时,几个医生穿着手术服,谈笑风生的走进来。手术室里有音乐。美琪的脸被一块绿色的不透光的布遮住……打麻药很疼,扎在脚上的点滴更疼,美琪一动也不敢动,只是疼出了一滴眼泪。



仅仅一个小时,又仿佛坠入了时空的隧道,时间分分秒秒不停向前,却是那样长久的渡过。手术完成了,美琪在父母和紫枫的簇拥下,被送进了病房。主刀医生并没有出来,他在进行最关键的切片化验,证明这个鸡蛋大小的肿瘤,只是一个良性的纤维瘤。显微镜前,这个瘤体通体是白色的,切开则有向山石般的纹路,好像一幅传统的水墨山水画……


“接手术喽!”病房的护士调皮的摘下美琪的手术帽,她的欢颜给美琪带来一丝安慰。

“手术室来电话了,是良性的纤维瘤!”几分钟后,好消息在病房传开了。

“主刀医生用了最先进的埋线法缝针,术后不会有难看的疤痕。”

“是啊,好棒,过些天就可以出院了。”

“是的,谢谢你们。”浅蓝色的口罩后面,紫枫微笑的看着美琪,今天紫枫的学姐也来了,大家笑作一团。


好在伤口不影响食欲,父母每天都给美琪订好吃的饭菜送到病房,看着她大口大口的吃下去,这才算放心。美琪在病房里躺了一周,身体越发重了,伤口也不疼了,她可以下床走动。这天早上,她央求紫枫让她出去透透气,紫枫满口答应,还说要给她买最爱喝的台湾烧仙草奶茶。紫枫脱下白大褂,让美琪在医院门口等着,他拐了个弯儿,走向对面的奶茶店。也许是因为周末的清晨,医院门口少了人山人海,穿行的汽车也开的飞快,美琪眼看着紫枫手里拿着一袋奶茶,旁若无人的向她跑过来。一辆载重车恰好从医院旁边的小路飞驰而来……紫枫看不到!


来不及了,“紫枫!”美琪一下冲了出去,载重车司机使劲的鸣笛,一个急刹车,美琪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她的灵魂微笑着离开身体,飘向太空。

“不!”紫枫呆呆的站在马路中央。手里的奶茶泼撒了一地。


因伤势过重,美琪经抢救无效死亡。父母嚎啕着,他们为美琪举办了一场葬礼。



时间定格在美琪的二十三岁夏末。


葬礼上冷冷清清,美琪没有什么特别要好的闺蜜朋友,学校倒是派老师送来几个花圈,可是这又顶什么用呢,学校的失职!她的大学同学几乎都来了,他们依次庄重的问候了美琪的父母,再就一言不发。紫枫和他的学姐也来了,美琪的妈妈揪着紫枫的衣领,失声痛哭,被美琪的父亲含泪拉开。两位家长知书达理,中年丧女,叫他们如何接受眼前,这个事实。美琪是他们唯一的女儿。


聊天室里,好久没有美琪的消息,大家仍旧聊的热火朝天,七嘴八舌。可是QQ上,美琪的头像再也没能亮起来。就像飞去的蒲公英,那些一触即发的言语和感情,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这天,美琪微笑着骄傲的说:爱过了。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夏末秋凉》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2019-12-16 13:12:39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978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jubao@hlg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