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我和父亲】写几件成长中有关父亲的往事吧 作者:蒙古奶茶  时间:2017-06-12 17:23:57
详细内容:

我不到十三岁就开始住校,每周六下午回家,周日下午背着馍再去学校。每到一周的中旬,馍就又干又硬,经常还起霉点。所以每到周三,就有很多住宿生的家长来为孩子送一回馍。我家给我送馍的就是父亲。
每到周三,中午一下课,趴教室外的栏杆往下往下瞅,看见送馍的家长群里有父亲,我的心就会明朗飞扬起来。父亲给我送馍时,经常还会带一点别的东西,几块蒸红薯,几个煮熟的玉米等,这对学校伙食极差经常吃不饱肚子的我而言,都是无上的美味。
有一次,天下着大雨,我想父亲不会来了,结果下课走出教室远远看见父亲戴着一顶旧草帽,披着一张旧塑料纸在前面教学楼的屋檐下站着,在朝我们教室张望着,怀里抱着装馍的袋子,他的裤腿,脸上全被雨水打湿了。当时就父亲雨里给我送馍这件事我还写了一篇作文,发表在了我们省级的一本学生刊物上,编辑几乎一字未改。可惜十几年过去了,保存不得力,样刊现在都找不到了。

还有一次,父亲来给我送摸时带我去街上吃了一顿饭,他给我要了一碗哨子扯面,一碗两元钱,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下,他自己则什么都没吃。吃完饭,他还去商店为我买了一双双星球鞋。当时对我们来讲,双星球鞋相当于耐克和阿迪了。那双鞋我穿了好几年。


高一时父亲带我去邻县探亲,车还没有开,他说再去市场给亲戚买点麻花带着,因为行李太重,他说可以把行李先放在城关街道他认识的一个人店里。我们拖着行李走过去时,父亲说明了来意,并一再说他认识这里的谁谁谁,但年轻的店员态度特别恶劣,父亲刚把包放在地上,那个人就很鄙夷地挥手说,你这么个破包放这里我怎么做生意,赶紧赶紧走……我永远都记得当时父亲脸上难堪的神色和那个店员不耐烦的表情。走出店门,看着走在我前面衣着寒酸背影佝偻的父亲,我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那时候我一直在暗暗地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我绝不会让我的父亲再受到这种屈辱。可是多年后我长大了,现在也人到中年了,依然平凡如故,依旧没能带给他什么荣耀,真是惭愧。


大一第一个寒假回家,所以亲戚朋友都说我胖了,父亲眼睛一瞪:谁说的,谁说我闺女胖了,看我女子瘦成啥了!
大四毕业前夕,因为当时男友已经在北京工作,我就想毕业后去北京,父亲总觉得北京门槛高,怕我找不到容身之处,于是他动用了他为数不多的也不知道能不能靠上的人脉关系,四处打听奔波,想找个能认识的在北京的人帮我找一份工作。有个认识的人的侄子的堂兄还是同学或者二大爷七大姑的,他都忙不迭的骑着自行车去找人家,要来电话号码和人家联系,想着人家可能能帮上我。我妈埋怨他,说他跑来跑去没用,孩子都说不用。父亲呵斥她说:孩子不愿意给咱添麻烦才那么说,我多跑跑说不定能给孩子帮上忙呢。当然,父亲的奔忙并没带来什么实际效果,他所经过好几个弯委托的那些人也都是在北京做着一份普通工作的普通人,谁也帮不了我,但父亲的这番奔波我却一直记着。


后来,我有了自己的女儿。女儿出生头几年,可以说是我最忙碌最辛苦的几年。因为没人帮忙带孩子,婆婆也只能断断续续地来帮忙,老公经常出差,加上孩子体质不好,三天两头跑医院,好几次我都处在崩溃的边缘。女儿三岁那年,父亲第一次见到她,刚见面他就对女儿说:你这孩子,可整死我闺女了!我正要制止他不让他给孩子说这些话,他却立马张开双臂,把孩子紧紧地搂在怀里,说:哎,我外孙女也受苦了!孩子体弱经常打针吃药的,他是知道的。于是见面没多久,他又对孩子溺爱得不成样子。期间孩子感冒又去了一次医院,这次因为父亲在,我多了一个帮手。看着我在医院跑上跑下,父亲没说话。三个月后他回去了。老家的姐姐在网上告诉我,父亲跟她说起我的时候忽然流泪了,说觉得我太辛苦了。当时我正在办公室,眼泪也唰的下来了。

其实这些年,我也有过牢骚和怨言,有时候总觉得父母偏心,对弟弟更器重,什么时候都帮着弟弟等等,但随着自己一天天变老,人即将到中年,忽然对一切都释然了,也理解了。今天看到这个征文,想起父亲,稍一回想,就有这么多温暖我让我永生不能忘的瞬间迸出来。
愿我的父亲母亲及天下所有的父母亲健康长寿,幸福快乐。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