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我与父亲】“父亲节”有感……麻是一种难受的感觉 作者:如儿   时间:2017-06-12 17:44:53
详细内容:

      麻是一种难受的感觉,常常会在半夜麻醒,醒来就想我爸。第一次,醒来


还不太确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半边身子有点冷,那种冷在醒来的一瞬


间苏醒过来,然后有股暖流唤醒针麻的无名指小拇指。。。握紧双手,就像每次


想像的那样搂着我爸宽厚的胸膛浑圆的腰身(但是为什么不能呢?跟爸己不能像


小时候那样可以猴在他身上腻来腻去了。。。)

     我爸是去年九月底脑出血,发现的及时,也得到有效治疗。但还是落下半


身麻的毛病。刚住院那会儿怕我担心就没告诉我,只是说住院检查(他每年春或


秋都住院检查,做疏通扩张血管的治疗),刚开始没当回事,九月初还出去玩来


着。住院那天电话,我爸还是说话不清楚,问他打马虎说,感冒了要排队呢检查


了之类的把电话挂了。

      那段时间也是瞎忙,怎么那么大意没发现呢?前一天电话的时候就感觉不


对劲,只是觉得电话说话的声音怪怪的,还有点怪他,问他是不是喝酒了,怎么


说话大舌头的感觉呢?他说没事儿,这就去医院看看。。。现在想想真是万幸,


当时脑内毛细血管出血,下来开车时半边身子就有点不听使唤了。阿姨个小弄不


动他,叫了120,医院离家就一个路口,抢救的很及时。(家里有老人的朋友,


尤其是家里有心脑血管高血压等可能突发性疾病的,每年要定时体检,还要和家


人一起学习了解急救常识)。

     那几天就睡不好,常常半夜惊醒,总感觉不对劲儿,相信那是一种亲人间


的感应,那天放下电话就订票,那种冲动就是怎么也要回去看看才能安心的。飞


机一个小时就到,打了个车直接去医院,路上给我弟打了个电话问在哪个房间。

     一推门儿,眼泪就下来了。我爸顶着灰白板寸,开着电视眯着眼儿躺着在


挂点滴,手肿得像个大面包。。。

    我轻轻的走进病房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摸着有点透亮的手背,小时候最喜欢


吊在这只手里当蓝子的。那手那样大而有力软而厚实。一直紧紧握着我小心呵护


我从不敢放手,担心我会摔着伤着。。。可是现在却像充气球一样,搭在被边。


。。

  我压抑着抽泣从气管里喊了一声爸,爸嗯着睁开眼

盯着我:“嗯?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告诉你没事,不让你回么?”

    “怎么肿成这样呢?”我别过头问,咽下了嗓底咸味的液体。

  “没事儿,不疼,一天七个吊瓶,要打到晚上十二点去,”爸挪了挪,我用


了些力搀扶他坐正点。

  “我调快了点儿。。。快了点儿"声音越来越小,有点底气不足,像个做错


事儿的孩子。用力的握张握张那只肿了的手:“没事儿,不疼。”

  弟弟赶来了,陪我一起去见主治大夫了解爸的病情。医生说很乐观,一是发


现早二是治疗及时三是血块吸收良好之类。。。回到病房,爸己换了衣服,坐在


我刚坐过的那个椅子上,看起来精神了。

  我弟说:“别看爸说不让你回来,是怕你担心。其实满希望你回来的,你看


你一回来就精神了。”我食指掐着拇指甲边,吸吸鼻子裂着嘴儿笑着说:“爸怎


么那看着那么帅呢?”

  我爸也迎合我说:“帅!门卫老李说咋看着你那么流行时尚呢?还染了最时


兴的灰头发。我说哪是染的?以前染黑的,现在懒的染了还赶上了流行。哈哈。


。。”

  爸还是那个顶天立地的爸。

  


(未完待续)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