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44) 作者:mummy  时间:2017-07-18 10:32:24
详细内容:

   许强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卖药(想起了无间道的一句台词,我其实是个销售),而且是在深圳这个祖国改革开放的最前沿,应该说他这份工作还是比较成功的,至少赚了不少钱,应该比我们当时在国企老老实实上班赚钱多得多了。不过他一直很低调,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偏内向的人,而且在2000年前后,那个时候好像普遍用呼机呢,QQ和微信,手机什么的也不算太流行。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跟他联系也不多,只是知道他在南方卖药,而且卖的还是真药。

  许强就是这么一个人,虽然内向一点,但是还比较坦诚,至少在我们同学内部比较坦诚,比如我们同学间偶尔聊起公司收入啊,项目情况啊,他就是有什么说什么,你不问他不说,你问他他就照实说,基本没什么隐瞒,当然太隐私的问题,比如说一年赚了多少钱之类的,我们也很少问,也不方便。总之,他这个特点,我就比较欣赏,做人还是要坦诚一点,你手上有没有什么军事秘密,大家也没有任何的利益冲突,有什么不能说的。

  不过我和他就不太一样,我是有点坦诚过了,属于你不问我也说,动不动就掏心窝子那种人,当然我还不至于说什么商业秘密之类的。

  我就是特别反感那种假城府,我曾经就有那么一个同事,曾经在一起工作过1年多,一起住了一个公寓,这人算是个商务,平时经常有些商务应酬,有的时候回来晚了,我们开始还打个招呼,随便问问他去哪里了,都是一个公司一个寝室的。这哥们是事事打哈哈哈,问八句话,没一句真话,后来我们也懒得问他了,每天就看他早出晚归的,一年忙下来,一个项目没签下了,一个朋友也没交到(我估计他对用户也是没实话),后来自己走的时候连送他的人都没有。太不坦诚的人是不可能让别人也对你坦诚的。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45)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0:57:19
内容:

  再扯回来,我对深圳最开始的印象基本都来自与许强,因为他曾经说过深圳一碗面条要40多,不过我一直有点怀疑这个说法,如果真是这样,这面条可以说是天价,实在是比后来机场什么的餐饮要贵多了。当然,我也没真正感受过,我去深圳的时候都要到2000年左右了。不过我一直对深圳印象不是太好,我在深圳经历过一些破事,比如丢手机,打不到车没赶上飞机什么的,我一直感觉这个城市比较冷漠,也没什么城市文化,一个移民村城市,满大街都是忙碌的人,都是为了生存,不是为了生活。当然,这只是我个人感觉,我有些朋友对深圳印象不错,说深圳城市管理比较先进文明什么的。我也不反对。

  1999年的春节,许强终于从深圳第一次回来了,那时候大家还都是单身,有大把的时间可以厮混在一起,而且我市居然开了第一家酒吧,名字我还记得叫“水牛酒吧”,就开在居民区里面的一个不大的小房子里面,旁边是个游戏厅。不过对我们来讲,当时也算很新鲜了,于是那年春节,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泡在酒吧里面了,主要是晚上。大家除了瞎聊天外,主要是就是听许强讲他在深圳的故事和大家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因为我们也都没去过深圳,对深圳也都挺好奇的。许强还是一如既往,不活泼也不沉闷,有啥说。记得九妹主要讲的是她单位的一个变态的老太太,怎么怎么摧残她,不过后来也是这个所谓的变态的老太太把她提成了单位的总经理。其余大部分时间都是我,安公子,孙小叉,孔老五几个在快活的瞎贫。那个时候,高老六开始变得深沉,混国企的卢老二有点不说真话了,许强依旧内向,九妹和何心她们几个女生主要是陪着,偶尔插插话。

  印象最深的是,1999年大年三十的晚上,我们吃完年夜饭,都出来了,一起喝酒喝到了大年初一凌晨,到后来都有点多了,还显得比较幼稚而且又喝的有点醉醺醺的裴老大居然还提了一个建议:大家说说这一年过得开心的事和不开心的事情吧。当时,我和孙小叉在下面笑嘻嘻的互相瞄了一眼,都被这个建议给逗乐了:这个建议真是太幼稚了。都多大了,还说什么开心不开心的事。就跟看电影还在找那个是好人那个是坏人一样的幼稚。

  不过,安公子反应还是比较快的,他马上跳出来,还举着酒杯子,大声对大家说;我来说!!!知道许强最不开心的事是什么,他在深圳失身了。他最开心的事情,也是这个。大家都笑了,许强有点脸红没接话,九妹当时缩在角落里面,也没吭声。

  后来还记得半夜在卫生间排队上厕所,结果卫生间灯坏了,结果孙小叉在前面嘘嘘,后面的迷迷糊糊卢老二进来居然没看到前面还站着迷迷糊糊孙小叉,结果嘘了孙小叉一裤子,我们还不让孙小叉回家换裤子,他就这么穿了一晚上的湿裤子,不知道现在混在投行,天天西装领带,衣着光鲜的孙小叉还记不记得了。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46)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1:14:47
内容:

   许强在广东干了3年左右的时间,到了2000年,那个时候我也开始全国做项目了,结果2000年秋天,也11月份了,突然他给我打了个电话,说他回来了,让我回来聚聚,我当时还在青岛出差,于是在回北京的第一个周末就回家了。

   我回去后,和在我市的许强,裴老大,安公子,孔,裴老大,在我市一个比较大的饭店一起吃了个饭,大家都问他怎么回来了,许强说都回来了2个多月了,我们都问他怎么不早说啊,他说忙着考察呢,原来他是打算在我市开一个酒吧,地点就选在我市最大一个步行街,第五大街,地址都选好了,马上开始装修了。据许强说,他已经带回来了广州的先进的管理经验回来了。。。。而且酒吧已经选址完毕,已经开始装修了。我当时好像也忘记他为什么回来,估计也是在深圳遇到了一些情况,忘记问的原因是因为我们都被他开酒吧这个想法整激动了,大家一晚上都很兴奋。感觉我们都变成了二老板一样。。。

   第二天我就去他的酒吧转了一圈,那个时候基础装修都快整完了,酒吧的名字叫“星期八酒吧”(好像观里有个星期八披萨),我还问他为什么叫星期八,许强说,星期八是深圳一个比较有名的酒吧,他就直接用了这个名字。那天有点冷了,天空飘点小雪花,门口还有个小姑娘在卖力的往墙上画着抽象的油画。当然,我也看不懂,只是觉得装修的还挺有特色。我还问许强,这小姑娘是谁,许强说找的一个美院的学生,寒假勤工俭学,他给这姑娘一天100,比市价高一些。许强带着我们在酒吧转了转,我当时就感觉就是自己家地一样,酒吧不算小,有一个大厅,其余都是卡座,没有包房。

   十二月底,许强又给我打电话了,说酒吧要营业了,就在这个周末,赶紧回来帮忙,于是周末我又回去了。到家了,许强给我安排的活居然是发小广告,我说卧槽,你真看得起我啊。许强说,实在没人了,你就凑合干吧。看着这几十年的关系,只能咬着牙干了。许强开始还给我们找了个比较新潮的帽子,让我和裴老大戴上干活,我戴了不到十分钟就给扔了,太怪异了。就这样,我和裴老大两个在我市步行街的路口整整站了两天,给许强的酒吧发广告,晚上还去大学城发广告来着。

   当时还没有城管。

  



-------------
回贴:太好了,又更新了!期待!!
作者:梦瑾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1:16:52

-------------
回贴:老太太是马璟么?
作者:莉莉娅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1:27:30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47)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1:47:52
内容:

  正式开业的那天,别说享受二老板的待遇(其实我一直有个Dream,就是许强给我们几个专门留一个包厢,然后大家更多的时候是在包厢里面看热闹,不过这明显是个Dream,但是想象一下还是可以的),连普通观众的待遇不如,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们干脆连门都没进去,都在外面维持秩序了,许强除了请了我市的一些主管部门的大小领导,道上的朋友,还有无数杂七杂八的人,估计也是拜我和裴老大卖力推广的结果,据说还有从郊县赶过来的。许强当时的这个酒吧可以说是我市最大的一家酒吧,而且据说装修与深圳酒吧保持同步,原汁原味的西式酒吧风格。进门的门口还放了一辆长江750挎斗摩托,屋子里面都是抽象画。灯光错落有致,若明若暗,也很漂亮。

  而且,当天许强还下了血本请来了一个国内很知名的乐队组合,这个组合还是泰国乐队,名字叫“中国娃娃”,当时主打欢快的舞曲风格,我还听过不少她们的歌曲,还不错,当时是安公子开车从北京给接回来的。结果这对组合的到来彻底让我市的娱乐行业火了一把,后来据说酒吧里面连站的地方都没有,摩肩接踵,人山人海,窗户外面趴的都是人。结果我们哥几个苦哈哈地忙了一个星期,从头到尾都没看到那两个中国娃娃到底长什么样子。只有安公子后来还给我们形容了一下,说两个女孩还比较漂亮,可爱,见面先说萨瓦迪卡,安公子后来还补了一句,说不准其实都是男的什么。。即使这样,走的时候也是安公子抢着送的。

  许强的酒吧在我市算是一炮打响了。

  给许强的酒吧帮完忙,我就回北京了,因为我还有自己的工作。但是,在后来的半年,我就比较经常回家了,每次回去都去许强的酒吧,我倒也不是多喜欢泡吧的生活,主要是心里想着要去支持一下他的业务。我一般就要只要青岛啤酒,先要一打12瓶慢慢喝,喝多为止,然后结账走人,许强开始说不收钱,不过我说你收钱我就不来了,我反正也没地去,所以他也就不管我了。因为那个时候手上也没太多钱,青岛啤酒算是最便宜的,尽一份自己的心意。

  不过好歹我们也算有个固定的点了,于是之后的一年,我们基本回家后都自觉去许强的酒吧碰头,虽然没有享受过包厢的待遇(因为就没有),但是许强还是尽可能的给我们在一个靠吧台,靠后的位置给我们留了一个比较安静的位置,我们几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哪里喝酒聊天,看着酒吧里面欢乐的人群。



-------------
回贴:她们是目前国内最大的一家药品检验机构,在上海,其他情况我就不了解了。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1:48:41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48)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2:12:00
内容:

   我由于在北京的时间多,其实去酒吧的时间不多,不过安公子,裴老大,孔老五他们就是常客了。后来安公子的媳妇也是在酒吧认识的,那个小姑娘是北京的,据说被我市的朋友拉过来,去这个据说是我市最大最豪华的酒吧玩,结果两个人就认识了。而且不仅是安公子,我还知道好几个不远不近的朋友,也都是在许强的酒吧里面找到了对象。

   不过,作为我市最大的酒吧,可以想象这里面都能有什么人,里面也是够乱的,没到晚上,特别是周末,似乎各种各样乌七八糟的人都冒了出来,我就亲眼见过吸毒的,小偷,拉皮条的,黑社会,什么人都有。这明显也有点超出了许强的预期,因为他本来就打算安安静静的当个小老板,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这又岂是他能控制的,于是我就看他的眉毛慢慢的拧起来了。

   许强虽然很内向,但是实际他比较实在,朋友也比较多,而且当时社会上的人也算比较认可他,所以他的酒吧一直倒是没什么大事,不过也有不少隔三差五闹事捣乱的。好几次我和安公子他们在的时候也碰到过。有一次,一个小混子也是喝多了,不知怎么前台主管呛起来,非说喝的啤酒是假的,又吵又闹,还摔了个杯子,后来连我们都看不过去了,就都走过去了,安公子一副跃跃欲试要动手的样子,我看了看许强,看看他是个什么态度。许强还挺平静,甚至还有点冷淡,估计也是这事看多了,然后我们也就没多说。后来那个小混混也是突然发现身边出现了好几个沉默的人,冷冷的看着他,也是觉得不对,然后他的几个朋友把他拉走了,当然,走的时候帐还是要结的。

   许强还有个合伙人,也是我们这届的,不过跟我们关系一般,我还亲眼看见他大晚上不回家,跟一个不知什么路数的女的聊的火热,然后两个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还有一次,一个喝酒社会大哥的发现手机丢了,而且当时偷手机的那位还是个吸毒犯,偷完手机还不走,结果被抓住给揍了一顿,打的是鸡飞狗跳,打完了,直接给扔酒店外面去了。

   总之酒吧就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天天这么鸡飞狗跳,处理各种烂事也是有点受不了了,许强干了一年多,终于无法忍受了,打算把酒店给盘出去了。这事也是我们后来才知道的。据说酒吧盘给了一个外地的小老板,价格比较公道,许强算了算,这一年,不赔不赚,不过倒是交了一些三教九流的朋友,后来这些人的多少还帮过他一些。

   但是这个小老板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对我市的情况实在是很不了解,结果酒吧开了一个月就被砸了两次,最后认赔走人了。



-------------
回贴:沙发
作者:椒盐棉花糖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2:17:17

-------------
回贴:热天里的清流,支持必须的!
作者:五月的鲜花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2:25:02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49)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2:29:47
内容:

   许强把酒吧盘出去了,那段时间我也在天南海北的忙项目,也很少回去了。就这样到了2003年12月底,那个时候我正好在成都做一个移动的项目,12月24号那天,我突然想起来明天就是许强的生日了,他的生日最好记,12月25日,圣诞节。于是给他发了个短信:祝你这个败类生日快乐。然后他就回了短信,大家聊了几句,我随口问:你在哪里呢?他回了句:我正在成都,我听着很高兴,回了说:我也在,于是两人就约这见了一面。

    其实,他不在成都,他在都江堰,于是我赶了个周末,坐长途车找他去了。

    根据许强的指示,我七拐八拐的到了都江堰的郊区,一个还没有完工的厂子里么,在门口没等多久,就看见许强戴着顶安全帽出来了,我看着他有点发愣,说:你现在当包工头了???许强说你等一会,晚上跟你详细说。

    晚上的时候,我和许强在都江堰市中心位置的一个栈桥附近喝夜啤酒,一边看夜景和江景,一边听他说这几年的事情。原来他在家没歇几天,又被以前卖药的那个老板给召回去了,但是现在他们不卖药了,但是开始给药品办理资质了,不仅是给药办销售许可证,另外还负责给药厂办理相关的生产资质。这事完全就靠做关系,因为他们的老板跟药监局的关系非常好,所以业务做得不错。老板看实在忙不过来,于是又把许强找回来了。

    我边喝边聊,问他业务怎么样,他说就是总出差比较烦,而且药厂都在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我问他赚钱吗,他说不靠工资,我说靠什么,他说靠卖废品。。。我说:啥,卖废品。。。。他说,对,然后跟我比划了一下,整个药厂的废品都归我处理,能卖2,3万呢。听他讲的还挺开心。

    我对那天影响特别深刻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突然收到了手机上的一个新闻短信,说梅艳芳去世了。我大吃一惊,然后赶紧告诉许强了,他也是吓了一条。要说起来,当时的港片,港剧,港星什么的还是陪伴了我们的年少时光,梅艳芳也的确是非常出色的演员(我觉得她唱歌倒是一般),结果突然听到她去世了,也是觉得非常意外,毕竟她也才40多岁,真是人生无常啊。



-------------
回贴:正在兰州到西安的高铁上,准备下车,晚上再写。。。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2:34:53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50)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2:46:17
内容:

   许强就这样,在外面飘了2年多,由于工作态度端正,能力突出,除了卖废品也没黑过老板一分钱,老板对他也比较信任,结果让他到北京去了,直接维护药监局老大郑筱萸的关系,就是后来被枪毙的那一位。

   当然,维护这样的大BOSS,真正的关系肯定是在老板手上,许强算是办公室主任,请客送礼给老板开车什么表面上的事都归他办,具体谈的时候都是老板亲自上。

   许强在北京我们倒也是经常联系,隔一段时间就约个饭局,打打篮球什么的,不过他那个时候很少说起公司的事情,以为他们的事基本都是违法的或者走在违法边缘的灰色地带,他都不想沾太多,跟别说我们了。2006年底,在他们公司的年会上,估计是这个老板那年项目多的数不过来,数钱数到手发软,因为他们基本上就是药品销售许可证的代理,不通过他们药品根本无法上市,然后他们再把利益输送给下相关的政府人员手上。这个老板的心情实在太好了,于是就让许强可以把他的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都叫过来。许强想着也是年底,就当聚聚吧,于是就把我们几个都叫过来,那天是在九华山庄贵宾楼。

   我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的老板,一个湖南人,非常不起眼,一副忠厚老实的样子,走在街上就是一个农村干部的形象,还带一副眼镜,但是许强底下偷偷告诉我们,这个人很擅长做关系,整个药监局的关系都吃透了。

   不过我们也跟他不认识,本来我们过来就是大家聚聚的,除了开始的时候许强介绍了一下,后来于是我们那天就是自家兄弟围坐一团,吃饭喝酒,然后一起出去唱了会歌,然后就各自散去了。

   那段时间,就是我国药品市场最混乱的时候,据说一年批了好几万的新药,美国一年才批几百个,价格体系混乱,药监部门形同虚设,腐败横行。直接导致最后药监局老大被枪毙了。

   就我知道的,许强经历过的,逢年过节,老板就领着箱子送钱,有的时候就是把官员叫出来,直接在车上给。

   希望大家不要怪许强,他其实也只是一个马仔,很多底下的交易,老板都不让他知道,我也就是就事论事了。


   ----未完待续-

    



-------------
回贴:你好像说对了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3:46:18

-------------
回贴:听LZ建议,不褒贬老八。 有个同学毕业后做药代,挣很多钱,和那位同学不熟,不知怎样,但同学里没听说谁人品特别不行。 个人的原则,危害社会的不做、害人性命的更不做。 不懂药批准,既然那位判了死刑,可见那位当年全家很肥、可见社会危害大。
作者:绿森林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9:47:03
内容:

老板盖危房,我肯定跑路,如果房子很危,我可能会匿名举报,不能让住户送命啊。  如果我做农民,肯定不违规滥用农药。  如果我是农业部长,肯定不会在明知非转基因食品安全性未定的情况下 让中国人大量吃非转基因食品。 如果我是药代,发现行业太黑后肯定会转行,我有朋友接触过这个行业,觉得良心不安没几个月就跳槽了。 可以多吃回扣、报高费用,但是不能盖危房建危桥搞些不合规的药夺人命啊  


点赞是赞的LZ文章,不是赞老八



-------------
回贴:希望自己能不做社会效用是负的事
作者:绿森林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19:48:35

-------------
回贴:没想到有更新 大爱 期待后续
作者:laurie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1:05:23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51)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1:21:45
内容:

   许强在这家公司干到2006年,好日子到头了,终于出事了。

   国家药监局几乎被连根拔起,先是周边的几个处长(跟许强他们公司接触最近的一批人)被抓起来了,然后紧跟着局长郑筱萸也被拿下,2007年被枪毙了。其实,许强的老板在2006年年初就已经感觉到了风声,形式要变了。他开始考虑的是逃亡国外,然后开始抓紧时间办理移民。结果在2006年底的时候,这位老板在广州处境的时候被挡住了,原来他已经被列入了边控名单,然后就趁海关盘查的时候,这老兄趁乱偷偷溜了回了他在顺德的家,据说当时他连行李都不要了,就往外跑,当时在白云机场还制造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骚乱。当然,跑是跑不掉了,刚到家没15分钟。警察就到了。

   这老兄还算是讲义气,开始不给警察开门,利用5秒钟的功夫,给许强打了个电话,总共就7个字:警察来了,赶紧跑。

   许强那个时候他住在我市一个叫新六区的地方。正好外出办事,事情办完了,走在回家的路上,天都有点擦黑了,他已经走到了家门口的楼下,马上进单元了。然后他就接到了老板打来的电话。

   接完电话,后来据他说:他脑子嗡的一声,然后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平时安静的楼下多了不少陌生人,旁边不远还有警车,许强没敢上楼,径直从他家单元前走过,警察也不认识他,看了他一眼,也没多问,许强从楼的另外一头饶了个圈子,从小区东门出去了。

   那个时候,北京来的检察院的人就在他家里,正跟他爸爸谈话呢,问他儿子去了,他爸爸也算是个老江湖,拼劲最后的能力,尽其所能的挡了一下,说他儿子不在家,不知道去哪里了。警察用座机打了许强的电话,但是许强已经关机了,警察一直在他家等到半夜,最后从他家搜了些东西,走了。

   许强1年多没再进这个家门。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52)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1:39:42
内容:

   出事的那天晚上,我正好有一个应酬,晚上喝酒有点喝多了,而且手机也没电了,回家就睡了,半夜起来喝水,顺手开了下机,结果一开机,就滴滴滴的收到了一条短信,我迷迷糊糊的看了下表,这都半夜2点了,谁吃饱了撑的给我发了这么一条短信,于是顺手就把短信给打开了,短信是许强发给我的,很简短的几个字:照顾我父母,不要找我。

   我当时一激灵,酒彻底醒了,我知道出事了,于是马上给许强回电话,电话关机,始终打不通了。我坐床上想了一会,给孔老五打了一个电话,他们两个平时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我知道这事不能太扩散,所以这一晚上只给孔老五打了电话。大半夜的孔老五估计也睡着了,一直没人接电话,我就坐在床边一遍一遍的打。后来还是不接,我气的发了几个短信过去开始臭骂孔老五。一晚上的,我一边打电话一边发短信骂孔老五,后来我差点把电话给砸了。

    直到早上7点多的时候,孔老五起床终于接到了电话,据他说,手机上有200多个未接来电和20多条短信,当时没把他给吓死,以为出了什么事呢。我简单把情况一说,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一大早就去了许强家,见到了许强的爸爸,终于把情况大概搞明白了。

    许强他爸爸还挺关心我们,让我们不要掺和这事了,别影响我们两个,我两个当时倒是也没太所谓,也估计许强是跑路了,连他爸爸都不知道他去哪里了,我们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结果,于是孔就先告辞走了。

    我和孔商量,这事先不扩散到其他人,就我们两个知道就行了。定期给许强的手机发个信息,希望他能看到。

    也只能先这样了。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53)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2:24:38
内容:

   许强这一去足足有半年没有任何的消息,谁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其他人偶尔也问起许强怎么见不到了,基本都被我和孔给搪塞过去了,我是定期隔2、3天给他发个短信,孔每周去他家看看,问他爸爸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没有。

   2007年十一前,我本来是计划去马来西亚沙巴玩,票都定好了,结果走前的一天晚上,手机上突然接到了一条陌生电话号码的短信:到黑龙江来找我。我当时估计是许强,第二天就起飞,估计这机票也没法退了,就这样吧,连夜定了去哈尔滨的飞机票,第二天一早就飞过去了,身上带了2万多块钱。这次我连孔都没告诉他,因为我也不知道这事到底犯了多大,不值当把孔再牵连进来,我自己过去吧。

   当然,这个电话的确是许强的,他之所以在电话里面不留名不留姓,也是不想影响我,不过我其实也不是很在乎,而且当时我也不是100%确认是他。

   我到了哈尔滨,给这个发短信的电话回了一个信息:我到了。然后我在机场待了半个小时,接到了另外一个号码发过来的消息,两个字:伊春。

   于是,我又马不停蹄从太平机场打车到了哈尔滨火车站,上了去第一班去伊春的火车,当时卧铺也没了,我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到了伊春。当时,坐火车上,我还想,如果发短信给我的人不是许强的话,我一定要杀了他。

   走出了伊春火车站,是早上6点多,十一的东北已经有点冷了,还能呼出白气来,我拎着箱子走在站前广场上,感觉有点茫然。

   然后我又发了个短信:我在伊春火车站。然后我就在广场的中央,点了一根烟,然后开始四顾的看着,心里有些焦躁。

   然后,我就看到广场对面的马路对面远远的站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似乎一直在看着我,似乎还带着些微笑。



-------------
回贴:怎么没有了……加油写!
作者:7月天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3:13:09

-------------
回贴:八兄弟故事后记:许强的故事(55)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3:17:12
内容:

   烟雾散去,一切猜测终于落了地,果然是他,确实是他。

   我走到他面前,先是回头四顾看了看,应该是没什么人跟踪我吧,不过两个人也没在车站停留太久,迅速打了个车,离开了火车站。司机在许强的指挥下很快上了大路,然后又拐进了小路,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特别典型的东北老企业的那种家属楼,楼明显有很多年头了,厚厚的红砖楼,楼的对面还有一排小平房,有的小平房里面还养着鸡,天知道他怎么会来到了这个地方。

   许强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说:我想你了。

   第一顿饭,我们两个就没出门,许强住的是个小两居室,屋子里面收拾的还算干净,老房子没客厅,2居室一个就当饭厅了,桌子上,连酒和菜都摆好了,我也是有点饿了,直接开吃,大清早就是啤酒加烧鸡,这样的吃饭也真是少见。。。

   后来才知道,许强的老板被判了5年,这个时间不算长,明显低于我们的预计,许强也不仅跟我们联系,同时也跟圈里面的其他朋友保持着联系,也大概了解,事情过去了大半年了,看来他们的事情都不算大。但是暂时还不能回去,确认了事情又不算大,又想我们几个了,于是就把我招过来了。

   我说,你要是没多大事,你就早说明白啊,我就多叫几个人过来,打牌也够手啊。许强没多说:你来就行。我看他似乎真的是应该没大事,于是我也很快放松下来了,没事就好啊。。。

   这一顿饭,我们从早上吃到晚上,中间是喝多了睡觉,睡醒了就聊天喝酒,迷迷糊糊的待到了第二天早上,两个人把所有的话都说了不止一遍,终于都挺不住了,大睡了一天。。

   后来,我跟他在伊春周边玩了3天,还去了以前林海雪原的地方,然后我赶在十一假期前就回去了,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再过一阵子再说。

   就这样,我又是一路火车的回到了北京,又回归了我的“正常生活”,又过了2个月,许强终于回来,这会他不用跑路了。。。

   《未完待续》

    



-------------
回贴:---今天就写到这里了,算是一个小结局---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8日 23:18:11
内容:

   基本上把许同学不走寻常路的前半生写完了,后续其实还有很多事,不过大家也快看烦了,我也写不动了,差不多就收工了,有心情的时候在写。



-------------
回贴:完全没有看烦 看得正上瘾呢 lz休息下 继续啊 把故事写下来 即是纪实小说 又相当于回忆录
作者:Laurie 时间:2017年07月19日 06:57:13

-------------
回贴:好看得很!休整休整继续哈
作者:五月的鲜花 时间:2017年07月19日 08:01:57

-------------
回贴:收拾心情,写写更好。
作者:岳北 时间:2017年07月19日 08:10:22

-------------
回贴:感谢支持
作者:mummy 时间:2017年07月19日 10:35:00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mummy》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