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这个澳洲啊 作者:美娇娘战小乱  时间:2017-10-27 09:42:43
详细内容:

这个澳洲啊,从第一天就让我有点乱。

之一:

首先是语言。满大街的亚裔脸,耳边全是中文,忽然觉得母语也可以横行悉尼。于是点餐时,看着又一张亚裔脸,我就说:那个….,脑子里已经自动接了下句:您要点什么?但是对方没动,满脸迷惑,我赶紧改:one beef bowl,please…, 等餐的工夫才想起来,人家是日餐来的,咳….。

吃饱接着走,看见一只海鸥。这家伙完全不怕人,在一位正吃汉堡的女士脚跟前转来转去。它的祖先老早放弃了危险的渔猎生涯进了城,现在更是能溜达就不飞,生得膘肥体壮。看它鬼祟又迫不及待的样子,我忍不住用中文对它说:你是一只海鸥!那厮停止动作,斜眼瞅瞅,忽然就跑了,一副逃命也的嘴脸,我是说错了啥么?

旅行日久,会有外国人忽然冒出几句中文,得意洋洋地说:我的中文不错吧?会说我去过中国,哈尔滨啊冷死了。还有个金发碧眼的洋娃娃,不看牧羊犬赶羊,趴在老爸的肩上瞅我,大眼睛都不眨。我们都是外国人,相看两不厌。

之二:

这个澳洲啊,到底是啥季节啊!

首先预报是不能信的,今天说十五度,穿成洋葱出去?热得一身汗;改天吸取教训,少穿一件吧?又晚归,冻得个惨,然而天气预报不动声色。

其次路人的着装也不能参考。说是初春,街上的行人分明已到初夏,或者说,二分之一的初夏:标配是上身羽绒服/毛衣/夹克,配短裤+人字拖。然而很多树还没开始长叶,同时樱花开放已经接近尾声,这种对比也让我们混乱。曾经在墨尔本街头问一个中国来的留学生:现在是啥季节啊?那男孩想了半日:不好说...,老外不能比,您看我都穿这么多...。 他穿着呢子大衣。最后 讨论一致决定:现在是“理论上的”初春。

以前想到海边风光,就是“明媚的夏日里,我们来到了太阳岛上。”那天有当地华人带我们去邦代海滩,我看她就穿个夏天的裙子,而且窗外阳光明媚,就只穿了冲锋衣,出门儿就后悔啦。海滩上还不让穿鞋踩,脚底一冷全身冷,裹紧衣服拱肩缩背看着欢乐的人群,筛糠。临结束前,想着大老远来一趟,不踩水太可惜,于是以冬泳的心态冲过去,只觉得南北极相加的寒意直冲头顶,那一天就再没暖过来。

不知是白天挨冻,还是前晚吃的生鱼片不对付,总之那天回去就躺倒了,感冒和闹肚子的症状全有,硬是拖着病体又去溜了一圈达令港。幸亏母上大人英明,带了感冒冲剂,灌了2袋倒头就睡,第二天又是一条好汉。关键时刻还是老祖宗的药管用啊!

从那以后,白人在戏水我们在筛糠的模式就一直延续下去。到了黄金海岸,已经完全没有蹚水的欲望,看看就好。等到十二门徒,海已经变成一头愤怒的怪兽。天高地阔,巨浪亘古以来就拍击着砂岩,发出雷鸣巨响。狂风呼啸,从我一边身体吹进去,所有骨头缝绕一圈,又从另一边穿出去,留下举着相机发抖的躯壳。终于明白老年人说风吹得骨头缝疼是啥意思了,觉得自己也垂垂老矣。我需要拐杖。

再说大洋路上天气阴晴不定,刚刚还响晴的天空,又高又剔透,忽然就瓢泼大雨。这个国家的神祇估计没有雷公电母的角色,只有脾气不好的雨神,所以下雨之前根本没预警。我们正在吃饭,见有人跑进来,那雨已经下得地上冒泡,然而几句话的工夫,又若无其事地晴了。继续行程,雨也照旧,只好先把相机收进冲锋衣,然后像热带雨林的猴儿一样缩起来等着。有时候甚至太阳雨,让人混乱。

其实一路南下也有好天气,晴朗无风,阳光炽烈,花朵怒放,很有初夏的感觉。我是傻小子出门,啥个防护都没就出去晒,一天下来成了熟螃蟹。但是小阳春只限白天,太阳一西斜,温度立马大幅下降,立刻得穿抓绒衣,偏偏没带,于是又冻得缩成一团。此地的饭馆咖啡厅六点全关门,路上想打个尖都没戏,这会儿好怀念“民以食为天”的祖国啊....。

到了新西兰的皮哈海滩,想着旅程将尽,难得遇到黑沙滩,好了伤疤忘了疼地又去踩水。这次好歹维持了风度,呲牙咧嘴多走了几秒钟,“缓缓地”上了岸。啊啊沙子是热的快去踩沙子好想吃麻辣香锅水煮鱼重庆火锅.,正想着,就看个白人女孩,一身比基尼冲进海里。

现在到底是什么季节啊?!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美娇娘战小乱》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