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聊聊社会中间层的焦虑 作者:独钓寒江雪  时间:2018-08-15 07:35:35
详细内容:

这几天有关中产阶层的事情说的挺多,这是我感兴趣的一个话题,因为,我觉得我也有一点焦虑,但是好像没那么大。

 

    严格的说,我觉得中产阶层这个概念不严谨,因为很多媒体会列出中产阶层的财产标准,年收入什么的,这样就容易把问题绝对化,探讨问题的时候容易出现歧义,我更愿意用社会中间层这个概念,因为,这是一个相对概念,现在的穷人,可能也比四十年前的一个干部家庭过的好,财产的总数也远远要高于几十年前的富裕家庭。

 

     无论在什么时代,社会总是分层的,人类作为一个集体协作的物种,必然存在鸟无头不飞的情况,那么必然存在领导者和追随者,也必然存在对资源的支配能力的差异,这种差异总是有区别的,因此,社会的分层总是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体现,目前,社会分层的主要标准就是财产或者是获取金钱的能力,从这个角度看,现在的所谓中产阶层的标准有点合理性,但是这个标准没有考虑地区的差异。

 

     比如说,一个人在北京有个几百万的房产,一个月收入万把块钱,在北京,只是特别普通的一员,但是如果到了三四线城市,这个标准就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家能够达到的财产、收入水平,问题是,一个在北京这样财产和收入的人,他如果回到三四线城市,他的财产还是确定的,但是他的收入就很难达到在北京同样的水平,而我们知道,从长期来看,财产(如果不是不动产)受通货的变化影响太大,如果是现金资产,也许不到十年,就会大打折扣了。

 

    但是,目前经济的变化这么剧烈,对于普通人而言,财产的可靠的保值方式大概只有房产了,股票我看不懂,不胡乱评论,当然,如果选到好的股票,也是也可以抵御通货变化的,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买股票是买公司赚钱的能力的,但是,好的股票价格都太高了,而且好多都不怎么分红,所以我总是错过,因此不敢胡说。

 

    既然这样子,那么社会中间层的定义应该是和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关的,我们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北京的同学往往会羡慕家乡的有些同学,他们上完大学之后,回到家乡,目前大都在各个单位不错的位置上,房子住的大,交通不太拥堵,钱够花,地头熟,只要不瞎折腾,过的挺好的,说聚一下,半个小时,人就齐了,当然,也有一些同学过的不好,尤其是没考上学的同学,家里也没太多背景,有些过的还挺困难的。但是只要肯干活,出来打打工,养家吃饭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这些所谓的社会中间层的地位是不那么稳固的,说的再直白一点,就是这种社会中间的地位是很难继承的,因为,除了房产和股票,父母的人脉、社会地位都很难直接通过遗产的方式给与下一代,当然,父母是会再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帮助孩子获得这些东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能够被下一代获得的这些人脉和社会地位等等,肯定是要打很大一个折扣的,传到儿子多说百分之四五十,少说二三十,传到孙子,能有百分之十就相当的不容易了,举个例子,一个局长能够利用他的人脉把儿子提拔到处长,但是一个处长能把儿子安排进自己的兄弟单位就算很不错了。要是官员的孩子能够做比自己更大的官,这孩子肯定还是有过人之处的。

 

     但是,在信息社会中,很多东西都在变得愈加公开和公平,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中国也不例外,那么如何让自己的孩子过的比自己好,至少是和自己一样呢,这构成了社会中间层的焦虑的核心,而解决这个焦虑的首要条件是,孩子上一个还不错的大学,这是一个趋于稳态社会的对人才的起码标准,中国经济野蛮生长的年代过去了,草莽英雄成功的可能性越来越低,要不怎么会有好几个创业者自杀呢。

 

    如果有人跟我说,我有能力,不要用文凭来看能力,我只需简单的一句话就怼回去了,你连个名牌大学的文凭都拿不到,凭什么说你有能力,你如何证明你的能力,因为在现在这个年代,名牌大学的文凭代表了太多的东西,一个人的坚持、努力和天分,一个家庭的关系和背景,只需要看看每年大学招生的那些加分项,就很容易明白,一个孩子考进好大学,绝不仅仅是孩子一个人的努力,当然,个别的天份好的孩子不能拿出来说事,就像那个北京市的状元说的那样,他的眼界、视野、和能力,都不是感谢贫穷的孩子能比的,北清每年都有抑郁的孩子,这些孩子出身贫寒的相对多。

 

   所以,学区房出现了,这是一个几千年没有的概念,就在最近十多年出现了,这就深刻的代表了社会思潮的变化。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社会中间层的人很少有做体力劳动的,他们大部分是文职或者是技术工作,辛苦可能辛苦,但是和体力工作者比起来,还是舒服很多的,很多人努力的方向可能就在于此,天下没有不爱自己孩子的父母,都希望孩子过的好,不希望孩子做辛苦的工作,但是,社会分工变化的这么剧烈,很多文职工作将要被电脑替代,这就加重父母的焦虑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这排位大赛中前进一点,再前进一点,以便有资格占据一个更好一点的位置,获得更好一点的机会。

 

    但是排在前面没那么容易,我有切身的体会,当一个人面对好玩、天真的孩子的时候,总是处在矛盾的心情中,一方面明白玩耍是孩子天性的需求,一方面又希望孩子能够自发的努力,为自己的未来打一个好基础,但是,大部分孩子还是本能的选择了电子游戏和玩耍,因为,游戏公司对孩子的天性研究的比父母要透彻的多,很多家长要在孩子的游戏和学习之间寻找平衡,这事并不容易,毫不客气的说,从我身边的人观察,起码百分之五十的家长根本不会玩这种平衡的套路,主要还是教育理念的区别,很难改变。

 

    但是,从整个社会来看,这种社会地位和关系的不可继承性是有利的,历史上的很多变化,都是通过打破现有阶层的划分,促进社会的变化,比如说商鞅变法,军功封爵,让秦国强大起来,而八旗子弟的世袭罔替,则割据大大消弱了清朝军队的战斗力,才让曾、胡等大员有机会招募私军,以至于晚清的军阀割据,因此,一个社会的分层如果全部通过继承来实现,这是一个没有活力的社会,迟早要被外国人欺负的,但是一个社会的各种资源没有一点继承性,这是一个极其不稳定的社会,更可怕,因为人们的努力看不到预期的成果,这也是一种平衡,就像儒家所说,执两端而处其中。

 

    说到自己对孩子的期望,我觉得在北京,有自己的房产,这个孩子的工作之后的起点就比很多人愉快了不少,起码他不用考虑每个月把房租整出来,对他而言,更幸运的是,他没有兄弟姐妹,在他成年之后来和他分这有限的房产,其实,如果家里只有一套房子的北京多子女家庭,未来这些孩子都在北京的话,这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因为,这个财产是足以让兄弟姐妹反目的财产,因为即便是北清毕业的孩子,这也意味着起码减少十年的奋斗,而且是最美好的十年,都在房子里了。再举个极端的例子,皇家的子弟为什么经常自相残杀,就是因为这个遗产太丰厚了,让有可能争夺位置的兄弟都变成了生死仇敌。

 

   至于他赚钱的能力,我当然是希望他越轻松越好,但是,我同时也再告诉他,做什么都可以赚到钱,而且都是一样好的钱,但是他会辛苦,他现在努力与否,就代表了他的选择,我们没有能力很轻松的让他再某个单位谋一个轻松的位置,这个位置需要他自己争取,他现在辛苦,将来可能就不辛苦,他现在愉快,将来可能就要辛苦一点,作为父母,我们都是能接受的。

 

    自然界是很残酷的,弱肉强食是不变的法则,人类社会有了很复杂的规则,要比自然界好的多,但是要想再社会分层中处于好的位置,或者是保持好的位置,不经过一番努力是很困难的,要是从几百年为周期来看,那些伟大的家族也有衰败的时候。

 

   因此,所谓的中产阶级的焦虑,恐怕是没有办法治愈的,因为每个人的社会位置就像逆水行船,不进则退,你的孩子不努力,后面有那么多努力的孩子盯着他的位置呢,这种情况,恐怕不是中国这样,其他国家,可能也大都如此,没有那个国家的社会中层能轻轻松松的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过日子,尤其是像中国这样的后发国家,至于那些高福利的国家现在是什么样子,未来会怎样,我不太清楚。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独钓寒江雪》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