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来自大山的女人--续2 作者:叶云312  时间:2018-12-06 22:37:01
详细内容:

    高家老两口,都是高工,退休工资合起来得有一万三四。但是,高老爷子把着钱,高老太太当不了家。老太太心疼儿子,隔三差五,也就能从老爷子手里要出个二三百块,贴补儿子。高老爷子心态不一样,觉得自己一辈子很辛苦,现在该享受了,存够万儿八千,就出去旅行,几乎跑遍了半个地球。
    老太太的意思是,儿子三十多岁了,能结上婚,得好好办办。高老爷子可不这么想,这办婚事,来的人可不都知道高爱国有神经病,娶了一个农村媳妇。就算请个饭,还不花上个三五万?老爷子坚决不同意办婚事,说双方父母凑一块吃个饭就得了。可这话也不能明说,就透过老太太给高素芬说,这带球进门,有伤风化,怕别人传闲话,就不大操大办了。
    素芬一听,觉得也是这个理,也就同意了。虽然在城里,素芬男人也换了好几个,但是心底还是觉得,未婚先孕丢人。何况自己也不硬气,孩子毕竟不是老高家的。
    素芬父母不知道内情,知道女儿嫁给了北京人,那可是高兴得不得了,何况素芬还有了身孕。素芬父母,背了两背篓山货,带了200个土鸡蛋,走了1天1夜的山路,又汽车转火车,坐了2天2夜,来到了北京。
    高家两老都没去接素芬父母,是素芬和高爱国一起去的。爱国出门,和他妈要钱打车,老太太没给,说坐地铁就回来了,打什么车啊。素芬心里觉得不舒服,也没说什么。到了家,也没在外面吃,高老太太给做的炸酱面。素芬父母不觉得有啥,觉得自家高攀人家。素芬心里明白,高家看不起她家。
    素芬父母给高家带了些山货,野生的灵芝,自家晒的蘑菇,装的香肠和腊肉,还有野生的三七等,几乎把家里贵重的东西,都带来了。高家回的礼是,北京的果脯,有色工会给发的杯子,以及别人送给高老爷子的牛栏山二锅头。
    这婚宴也就是在天外天烤鸭店吃了一顿饭,高家两老给素芬1000块改口钱。姐姐高爱英,给了素芬2000。素芬觉得高家两老太扣了,对姐姐高爱英印象还不错。
    素芬父母在北京住了5天,逛了故宫,去了一次长城,就回去了。素芬对父母说,高家人对自家人太怠慢了。素芬妈安慰素芬,这天下父母哪有不疼儿子的,这老高家的财产以后可不都是高爱国的,那不就是你的。就这北三环有色院的房子,听说都好几百万,咱们村里,村长家都没有一百万。素芬没告诉父母,爱国不但有病,还无能,孩子不是爱国的。这搁谁,也很难开口。
    这结了婚,素芬还是农村女人的想法,男主外,女主内,自个儿管钱。高爱国,自打从回龙观精神病院出来,脑子就不好使了,吃药吃多了,有点儿傻。素芬说啥就是啥,把残疾补助和低保补助的卡都给了素芬,这两项合起来,一个月也有1500。素芬自己还在大钟电器当售货员,一个月有1200。爱国有了女人,有了家,精神也好了些,在外面找了份看大门的工作,每月有800。这小日子,过得还行。素芬虽然不喜欢爱国,但是每天还是给爱国做饭,有菜有肉有饺子。隔三差五让爱国洗个澡,给爱国换件衣服,这爱国人也看起来干净利索了,还长胖了10斤。这一晃就是小半年,还有2个月,素芬就该生了。
    偏偏姐姐高爱英多事。有一天,高家人聚会,高爱英问高老太太,妈,爱国的钱你管还是素芬管啊?高老太太说是素芬管。这高爱英说,妈你能长个心眼吗?!这乡下女人,带个野种回来,咱弟脑袋不好使,你可不能糊涂。这女人别是拿着我们老高家的钱贴补外面的野男人。咱弟不中用,这女人能守得住?!你别把野种真当老高家的种。
    本来高爱英和高老太太是在里屋说的话,偏偏素芬切了水果,端去里屋。结果,听人在背后埋汰自己。素芬当场翻了脸,把水果盘摔地上,大哭大闹。这高爱英抬腿就走了,也没有道歉。这老太太哄了哄素芬,也没哄住。高老爷子,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自个儿先回了昌平。
    素芬越想越气,这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这挺着8个月身孕还去上班,人家就这样背后埋汰我。第二天素芬没去上班,第三天也没去。素芬索性把工作辞了。看这样子,也指望不了老高家伺候自己的月子,素芬回云南老家生孩子去了。这生孩子要花钱,素芬把存款都带走了,还把爱国给她的卡也带走了。
    爱国是同意素芬回老家生孩子的。他一个大老爷们,饭不会做,家务也不会,而且他一直是素芬说啥就是啥。这素芬走了快一个多月,高老太太才从昌平回城里看儿子。这才知道,素芬回了云南,还把卡带走了。高老太太本来是想随着时间过去,上次那事情就过去了。这回来一看可好,素芬走了,爱国又变回了以前的埋汰样子。没人照顾爱国,爱国上班迟到好几回,看门的工作也没守住。偏偏素芬把钱和卡都带走了,爱国这一个月没钱在外面吃饭,变成了叫花子,靠隔壁邻居和门口看门大爷给点馍馍和粥过日子。
    高老太太又是生气,又是心疼儿子,给爱国一些钱,给爱国做了顿好吃的。就又回了昌平。老太太打电话给姐姐高爱英,想让姐姐爱英给爱国再寻摸个工作,也顺便抱怨下素芬的不辞而别。高爱英说,妈,你看我说啥来着。这素芬就是把我们老高家当冤大头,这不把卡带走了。娃不是咱家的,又不能照顾爱国,要来干啥。
    高爱英是一直反对爱国结婚的。高爱英随了父亲高老爷子,比较自私。高爱英自己在机场当个小领导,爱人是银行的一个小处长,两口子挺有钱的,在北京有三套房。这年头,谁也不嫌钱多。高家两口的本来的意思是,把名下的一套房子给了爱英,北三环这套给爱国,昌平的那套将来也给爱国,毕竟儿子没生存能力,送养老院也是要花钱的。
    爱英本来的想法,等父母走了,把爱国名下的房子都卖了,把爱国送到养老院,自己还能剩下一大笔。这突然冒出一个高素芬,还有了孩子,这2套房是落不到自己手里,得白白便宜了这个山沟里的乡下妹。爱英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就是冲着老高家的钱来的。这年头,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一个疯子,而且弟弟还没能力。嫁过来,也是名义夫妻。
    爱英给高老太太出了一个主意,让老太太带着爱国,拿着身份证去银行办理补卡手续,这钱不就弄回来了。这高老太太一听,觉得是个好主意。

    老年人办事拖沓,等高老太太抽空回城里办完手续,钱又回到手里的时候,素芬刚在云南生下一个大胖小子。
    素芬家打电话给老高家报喜,说素芬生了个大胖小子,7斤4两。让高老爷子给孩子取个名字。高老太太接到电话是又惊又喜,还有点儿后悔。她真以为素芬跑了,结果没跑,还给老高家生了个儿子。自己把卡弄回来这事做得有点莽撞。但也没办法弄回去啦。于是,高老太太给素芬汇了2000块钱。
    高老爷子也很高兴,爱英没孩子,这可是他高家第一个孙子。老爷子给孩子取名彬彬。这次老爷子很痛快,高老太太给2000,老爷子立马同意。
    孩子满月,素芬就带着孩子回了北京。一来,素芬还真不习惯老家的生活,没有抽水马桶,村里的小卖部啥也没有。二来,天气冷了,在北方习惯了暖气,素芬有点受不了,也怕孩子给冻坏了。出了月子,就立马回了北京。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