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经典巨著》 作者:王笑猫  时间:2019-09-06 10:53:34
详细内容:

我总想写一部经典巨著出来,之前研究过一些名著,有不少是以个人生活为原型的,我想了想,自个儿的生活太平淡,虽然早年间为了加强艺术效果,在我身边虚构了一些人,这些人后来都站不住,纷纷要求离开。我比较开明,是当领导的材料,信奉来去自由主义。只有一个人我舍不得,就是波洛,他来得比较晚,是接替华生的。这个小个子比利时侦探除了聪明,还有点儿小幽默和小瑕疵。当然我俩之间由于水土原因,一直谁也不服谁。

 

虚构的生活编成虚构的经典小说,难度太大。

 

我转而研究莎士比亚,莎士比亚比较好,写的东西跟他的个人生活没什么关系,主要是表现人文主义思想,这是一种基于理性仁慈的哲学理论和世界观的生活哲学。人文主义很好,但宏大的场面和众多的人物我驾驭不了。

 

后来我喜欢上了法国的小普鲁斯特,他在写作时认为题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客观世界”如何反映在“主观意念”中,这事我赞同,这就是印象派嘛。他是意识流小说的鼻祖,到底什么是意识流小说,之前我也一直含糊,这回查阅资料,给出了一个相对准确的定义,意识流小说具有以下三个特点:

 

第一,以心理时间结构作品。也就是说,作品不以过去、现在、未来为坐标系,而是把感觉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拧在一起组成主观心理时间,用阿Q同学的话说:“我想谁就是谁。”

 

第二,意识流小说注重表现人物意识活动本身,着力描写人物心理的种种感受,因此描写具有动态性、无逻辑性、非理性——动态性?无逻辑?非理性?!这简直就是专门为我定制的套餐!

 

第三,意识流小说既然以表现人物心灵为主,就淡化故事情节甚至取消情节,事件一般都极其微小。

 

有了普鲁斯特做榜样,我就陷入了意识流的漩涡中,当然,让我陷入后不能自拔的,是卡夫卡同学。卡夫卡同学一部小小的《变形记》完全颠覆了我对小说的看法,原来小说还能这么写?!——说来可悲,我一个非学院派的小毛虫,头脑却不发达,不知道在野地里奔跑的滋味,一心向往温室里的玫瑰花。好在我遇到了卡夫卡,在卡夫卡光环的照耀下,我写了几个小短篇《毛虫生涯》、《去年在非洲》等,都意识流得流油。当时有人批评我的作品跳跃性太强,没逻辑性,我抄起酒瓶就去了他家后窗户。可是他家窗台太高——28层,我只打到了第三层玻璃,那家玻璃的主人正在窗前书桌上看漫画书,被砸了一脸碎玻璃,麻着一张脸跑下来跟我争执。我费了好大劲才让他相信,其实我要打的是第28层。这是一个有实干精神的男人。他为了证实我的话,拿起另一个酒瓶朝28层窗户扔去——他比我运气好,扔到了第六层。第六层的主人于是下来跟他理论..说实话,我对于国内的这种三角债极为痛恨,因此趁他们不注意就溜走了。

 

这以后,不仅我的作品在意识流的漩涡里越陷越深,我的人生也陷入了意识流,缺乏连贯性,没有情节,没有逻辑——不过请你们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把它们代入到我的鸿篇巨著中,让它们流芳百世。

 

2019年96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王笑猫》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