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腰果鸡丁》 作者:王笑猫  时间:2020-01-08 10:33:56
详细内容:


 

喜欢吃腰果鸡丁的人站成一排,我站在第二排左数第三个,站在我右边的人是后插进来的,她自己加进来还不算,又拉了一个女人站在她身边,和她一起伸长胳膊摆了一个“心”型。于是我成了紧挨着“心”和笑容灿烂的旁边的尴尬人。然后我们去参观养鸡场,那里有很多只鸡,就像小学课本里一样现代化,它们只伸出一个头来啄米,吃喝拉撒全在工位上,没有放风时间,没有行动自由。“心”型夫人说:“一只鸡要什么自由?!”但是吃到鸡丁时她说:“这肉太死,没有野鸡的肉好吃。”

 

我们琢磨着上哪弄一只野鸡来打打牙祭。这需要一杆枪,但枪是违禁品,菜刀也是,最后我们选择了一把小水果刀和一根长竹竿。女人们为了吃不惜一切代价,她们把裙子撩起来塞进长筒袜里,漫山遍野地跑去逮野鸡。野鸡们被这阵势吓坏了,四散奔逃,它们有生之年还不曾见过这样的阵势,发誓从此跟女人势不两立。只有两只野鸡侥幸逃过此劫,那一年,它们下了好多蛋,在每一颗蛋里都注入了遗传记忆,好让每只新出生的小鸡崽脑子里都能像过电影一样重温当年的大屠杀。然而禽类的脑容量实在是太小了,每次播放时总是卡壳,一部两小时的电影得用一年多的时间才能播放完,这差不多是它们寿命的三分之一。

 

在小鸡长成大鸡的这段日子里,女人们再也没吃过腰果鸡丁。她们当中有人嫁给了农民,让那男人一年四季在家院子里养鸡,她们给鸡喂巧克力和咖啡,鸡喝了咖啡之后,因为太兴奋,从早到晚的打鸣,直至咳血而死。农民觉得城里女人虽然模样好看,但是化起妆来太费时间,因此教育他们的儿子,长大后千万不能娶城里人。

 

第二届腰果鸡丁的盛宴在海边举行,女人们身着盛装出席,当夜幕降临,沙滩上数千盏彩灯齐明,身穿燕尾服的侍者拖着一盘盘腰果鸡丁鱼贯而至。有个男人在致开幕词,最后一句是:“此间之事我已完成,而今他们来带我归去。”女人们向空中抛洒她们的披肩和媚眼,然后坐下来把口红抹在鸡丁上。这一次,她们对鸡丁非常满意,而把焦点转移到腰果上。腰果树难道不应该移植一些到东北吗,那里天气虽然寒冷,可是有温室大棚,一样可以正常生长。这个提议得到了部分女人的赞同,另外一部分女人觉得这是一个想要转移腰果鸡丁举办地的阴谋,因此抨击提议人的私生活不检点,她们在下面口口相传,声称提议人缺乏基本的道德底线。这引发了两个敌对势力的现场大战,她们把鸡丁和腰果扔的到处都是,有一个女人发明了一种远程吐腰果的方法,能成功地在一百米外把腰果吐到任何一个敌对者的嘴里——在诸葛亮发明木牛流马之后,这就是人类社会最成功的发明了。

 

2020年18日要是胡说八道能评奖的话,我怀疑自个儿能得三等奖。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王笑猫》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