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一个发烧友的观网二十年 作者:头大  时间:2020-03-07 21:29:01
详细内容:

忘了为啥去回龙观了,公司原来是有宿舍的,后来就说要不给宿舍了,我又没租过房,只好张罗买房了,记得我看过3200/平米的上地西里,也看过5300块/平米的华清嘉园,为啥会冲到回龙观,整了套2600一平米的房子,想不起来了,回想起来,应该是穷吧


房子是99年去报的名,好像是3000多号,后来通知我去选房,选房在城里,看来看去没啥好选的,就选了风雅园了。


2000年交房入住,我终于有了套三居室的房子,一个人很奢侈,于是我搞了间书房,一面墙的书柜,另一面墙的书桌,全是找装修木匠定做的,那时间木匠手艺真好,贴的黑胡桃木皮,看上去很不错,一个人呆在这书房里看书学习,久而久之,觉得有些单调,正好那时候有朋友在深圳做家电,他给我推荐了一套国内HiFi厂家的组合音响,山灵的PCS-2,据他说比当时流行的JVC小妖精好很多,于是趁去深圳出差的机会,扛了一套回家放在书房的桌上,哇塞,和过去的电脑音箱比,简直每张CD都脱胎换骨了。


怎么进的观网,记不清了,是看见了老狼的金杯?还是google搜出来的,不记得了,当时找到了观网,我应该是观察了一段时间,后来决定还是注册吧,注册了一个名字,用了一段时间,后来看见了明亮的一个连载,不行啊,我得改个名,于是01年10月我又注册了现在的名字。


进入观网之后,生活似乎变得多姿多彩了,每天晚上不再是一个人呆在书房里了,而是一个人在书房里和很多人聊天。他们那时候喜欢在云一门口CP,我不喜欢喝酒,没去参加过,后来他们吆喝打篮球,作为一个当时还不算太胖的前篮球爱好者,跟着老狼的车跑到工体去打球,爱打球的人不少,有190以上的大漠、有云飞,有瘦瘦的freefly,也有就叫篮球的江西老表。


当时通达花园有几个好玩的人,韦爵爷自不用说了,这是文沙的斑竹,文章写得出神入化。其他我聊的很多的就是音响发烧友和kosha,kosha是个大高个,清华毕业的,人曰可杀,音响发烧友很有意思,我们经常在论坛讨论音乐,讨论音响,音响发烧友姓金,是个多金的人,他家里有套HiFi组合,据说CD机都是纯金的,经反复要求后,他允许我和可杀去他家听他的高档器材,哇,是比我的组合音响好,于是我又开始踅摸要搞套HiFi组合。


在长达半年的调研后,我的足迹遍布北京、广州、上海、南京等HiFi音响商店,最终2004年春节前搞定了一套,音箱是仿英国Proac 1SC的何华Jazzboy,功放是斯巴克TA30,CD机是号称穷人的劳斯莱斯的CEC2100,花了我不到1万大洋,花了血本了,但效果确实好,每天晚上回去坐沙发上听半个小时或者1个小时,再去书房读书。


后来呢,在观网碰上搞集采的射手的箭,他据说之前成功的团成了马桶、橱柜,还有些别的东西,正在团惠威的音响和凤之声的功放,于是我无私的分享了我半年调研成果,告诉他团购的那几款东西在其它音响店的市场价格,他后来自己买了套惠威swanD3.2和凤之声的AV999功放,买了没一个礼拜,非要来我家听听我的音响,跑过来听了一回,回去就把惠威和凤之声的东西退了。


射手的箭是江苏人,他后来假期回南京又找到了渠道,自己后来搞了套加拿大米拉齐的1090大落地箱,那箱子声音是真好,家里摆得像个音响店一样,总是摆若干对音箱,自己在墙上还挂了块幕,搞了台投影机,在家里看大片。


我们这些发烧友经常在观网聊音乐,聊音响,木瓜是听摇滚的,他不听古典,他听的那些东西我从来都没见过,在射手的箭家里听过一次,在我听来全是噪音,但他却乐此不疲,哈哈,REM-老R好像也听摇滚,但除了摇滚之外似乎还听爵士,Rogers59呢口味比较杂,从古典到摇滚到流行,他都听,他的网名来自于他的音箱,他那对老牌英国的Rogers 59是对名箱,他自己从武汉一家快关门的音响店背回来的,rogers59玩胆机,自己还焊机器,应该是个高手,他后来自己创业,做睡眠耳机,之后就离开北京去了上海,有回跟我说他要移民了,可以把他的CD都送给我,我跑到他朋友家去取的,满满一纸箱CD,应该有几百张吧,我没见过他,但我很感谢他。


音响发烧友比较喜欢政治话题,有年观网整肃,他被封了,从此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其它还有玩影院的buyer,人称白二,他住风一,那年头他有投影机和5.1的音响,也有大难不死,大难不死玩影院但他玩相机的兴趣更大,好像在观里还开过摄影培训班,后来我在家电论坛还见过他。


13年初,考虑到孩子要上学的问题,我离开了居住了12年多的回龙观投奔了大海淀。


当时,除了聊音响,音乐,我们也聊聊紫砂壶,射手的箭是江苏人,我跟着他去过宜兴,买过一些好壶,他家里有间屋子,收了一堆茶壶,想必现在增值不少。有对小酒窝的洋葱头也喜欢聊紫砂,还有摄影、紫砂无所不精的张先生zhangy,他是高手,拿出来的东西都很好,他一般不聊,他只是旁观我们这些初学者胡说八道。


20年过去了,我们的青春都留在这里,许多许多人来了又走了,但我们留下的痕迹一直都在。


韦爵爷在八个八婆中曾经写到:街上有个叫头大的开了家音像店,但谁想买他的CD他就瞪谁。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虽然攒了几千张CD了,但还是没把音像店开起来。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头大》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京ICP证040069号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法律顾问:法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