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阿瑟
阿瑟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8633
魅 力 值:1252
龙    币:4878
积    分:5542.6
注册日期:2000-11-23
 
  查看阿瑟个人资料   给阿瑟发悄悄话   将阿瑟加入好友   搜索阿瑟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阿瑟发送电子邮件      

外资快递公司早在2000年左右就已经实现了巴枪管理。顺丰则是在2003年左右开始引进巴枪。最开始,顺丰的巴枪是从韩国进口,每台7000多块,重达2公斤。后来,顺丰自己的IT研发部门不断升级产品。老曾手里的这台巴枪是第四代产品,价值3000多块,是顺丰和一家供应商从2008年开始研制的。2010年8月,公司全网络所有的二级中转场都使用了这种终端。老曾听人说过,2002年,顺丰刚刚在北京有业务的时候,全朝阳区就一个点部,曾经有快递员从国贸骑自行车到昌平,就为了送一个包裹。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扩大,这种片区划分正在切割得越来越细。中关村分部在2007年还是一个点部,后来因为电子市场业务量巨大,被切分成了6个点部,后来又缩编成了现在的4个。为了确保一线收递员能在1小时内到达所属区域内任何地点,公司规划部会根据数学模型计算出不同客户数量与不同商业流通频率下的服务半径,比如二线城市市区的服务半径一般是7公里。也就是说,一般城市市区点部的分布以约7公里为单位,按照最优拓扑结构,结合街区的房租成本,进行合理选址。有些CBD区域的点部布局稍微密集,而在郊区则可能远远大于7公里的服务半径。除了点部的分布要满足“1小时交通圈”要求,在上一级中转站,也按照时效要求,设置2小时交通圈。这样,只要是在同一个区部,也就是说同一个电话区号范围内,能做到4小时到达。当然了,这些东西老曾都搞不明白,他也不需要搞明白。除了把全国几百个城市的数字代号背好,方便派件之外,他就只需要关心一件事情:我今天有没有被扣分。办公室的桌上有一本灰色封面的小册子。薄薄一本,老曾却用两只手把它递给我,好像这是本武林秘籍似的。这是顺丰的《员工手册》,第一页上写着它的“保密级别”,并且标明是2.0版本。作为顺丰的精神法典,这本小册子实在名不虚传。每个顺丰的基层员工都有20分行政分和20分业务分,一年清零。以前,扣掉15分,这名员工就被解聘了。这项严厉的制度如今稍有松动,扣分不被开除,而是和收入挂钩。我随便翻了翻,里头写着:“收派员填错表最高扣10分……染头、留胡子或指甲扣4分,扣到0分即時解雇……一个月內迟到满30分钟便收警告信,收到第4封就开除……”很多顺丰的员工都对这种军事化的“罚点”制度深感恐惧。一名顺丰的收派员在网上这样留言:“累,一个字说到底还是累。想早日脱贫于是就咬紧牙关买了一台车,那就玩命的干吧。交警抓,我不怕!为了赶时间,几十公斤重的件要搬上六楼,我也不怕!为了早日把债务还清,遇到无理客户我也不怕!因为客户是上帝。我怕的是弄不好,两个问题件就把我赶走!我怕的是,要是和上级弄不好关系,他就会无情地把我的地盘残酷割让出去,让我并不是很肥沃的土地再次缩水!”不过,王卫可不希望自己的企业被认为是一群一丝不苟的机械战警。在顺丰内部的BBS上有一段视频,是王卫在一次公司年会上的讲话。当时,他为两名年度优秀员工颁奖。他们在送件车翻车、人员重伤的情况下,仍然坚持先等到公司的救援队伍,托管快件,之后才上救护车。王卫一面发奖,一面说:“在顺丰,任何行为都不能够以生命为代价。我不鼓励这么做。”看得出来,王卫想要在自己的公司里塑造出一些超越了运送货物、搜集包裹、操作计算机和开辟空中运输线之外的东西。他希望自己的员工不仅成为顺丰经济利益上的伙伴,也成为精神关系上的伙伴。他出版内刊,为员工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和心理咨询服务,设置包括内部晋升通道、职业培训和储备干部制度在内的一系列人才制度,他甚至还组织光棍快递员联谊,最好能成上个几对儿。王卫还真是不辞辛苦。不管怎么说,他费尽心思就是要得到他想要使用的人。对于现在的顺丰来说,拥有高素质的员工和拥有高科技的技术同样重要。在跟了一趟快递、拍了几张照片、吃了一顿驴肉火烧,还跟门口空地上的两只流浪狗玩了一会儿之后,我打算离开了。毫无疑问,7万名收派员是顺丰最有力量感,也最庞大的财富,但是,这家公司的创造性的来源却不在这些沉默寡言的工人身上。恰恰相反,它来自那些更加沉默寡言的机器、数据、软件和运筹学理论。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王卫的沉默原来和这家公司的气质简直匹配到了严丝合缝的地步。关于王卫为什么不说话这件事,向来众说纷纭。有人说,王卫如此低调是因为早年间的追杀风波。也有人说,王卫之所以如此低调,还不是因为中国民营快递企业尴尬的法律地位。还有人说,这不过是广东老板的故弄玄虚罢了。王卫笃信命理风水,北京中关村分部选址的时候,他就曾经专程带着御用风水师前来勘探。2011年3月19日,中午,我在深圳福田万基大厦边上的翅富酒楼吃饭。这里供应粤式点心和最正宗的奶茶。大厅里人来人往,我知道从我身边经过的人里边,有不少是顺丰的员工。这是一家顺丰的签约餐厅,几乎相当于这家公司的食堂,只要拿着顺丰的工号牌就可以打折。但是,我猜不出到底哪个是顺丰人,我也根本就不能够指望会在这里好运气地撞见王卫——就算见着他,我多半也认不出他来。我在食物和人流的包围中略微感到有点儿沮丧。我怀着对一家公司和一个商业命题的好奇心,在5天时间里奔波了5个城市,最后发现我的好奇心不过是被另外一些好奇心给取代了而已。在我的窗户外头,再走上很远,是一个有25个街区那么大的仓储物流园区。那里应有尽有。有小山一样堆积的玩具、服装和打印机,有身穿制服,工蚁一般忙碌的中转工人和司机,也有上百辆的面包车焦急等候在每一个出货口,像是等着明星签名的疯狂粉丝。想到这里,我发现我对于物流快递世界的了解就像彼得•德鲁克在上世纪60年代所说的一样:“我们今天对配送的了解并不比拿破仑时期对非洲内部的了解多。我们知道它的存在,我们知道它的巨大,这就是全部。”不过,唯一确定的事实也是德鲁克说的:“我的目的是指出配送是一个领域,在这个领域内通过智慧和努力工作可以为企业和国家生产出物质结果。”
一个快递员的口述
前天 17:20 上传
下载附件 (44.82 KB)



在顺丰,自行车都是代代相传的。顺丰跟我想象的特别不一样。原先我想,送快递应该就是自己骑个自行车,想去哪儿就去哪儿,等把件送完了,我就去清华,去北大,去图书馆看会儿书。后来我发现,后头总有那个时间在卡着你。“收一派二”,客户要收件,你一小时之内必须去,收到的件两小时之内必须给人家派到。忙忙碌碌一天很快就过去了。一直到现在,我落下个职业病,特别有时间观念,就跟脑子里有个闹钟似的。我是2007年2月8号进的顺丰。这是我第一份工作。我是河北人,在石家庄人民武装学院上的大专,学公共管理。我毕业分配到对口的地方武装部,每天扫地倒水看报纸,一个月700块钱,特别没意思。那时候的女朋友在北京实习当护士,我也就跟着来了。正好有老乡也在顺丰,就介绍我过来。我做快递,我女朋友很不中意,没多久我们就分手了。我有同学在北京,有做IT的,有做新闻的,有做电视的。他们一开始不看好我干快递。我说我在顺丰工作,有人以为我是去做传销了,还有人以为我去顺峰餐厅做大堂经理了,还叫我给他打折。那时候往老家发封信还是邮局包裹呢,谁知道有快递公司这回事啊。但是当他们知道我一个月挣三四千的时候还挺羡慕我的。我在清华那边的黑市花40块钱买了辆自行车,就开始干了。我第一个月挣了700块钱,第二个月就上2000了,第三个月就上了3000。最多一个月我挣了3880块。那时候每天想的就是怎么上3000块。第一次取到30个快件那天,我特别高兴地给我妈打了个电话。我们那时候提成是3.25元,取10个件就是32.5元,取30个件就等于能上100块钱。那会儿干业务员,最大的乐趣就是算每天自己能挣多少钱。早晨起来蹬自行车,后面带很多货,又远,特别特别辛苦,但是心里一直在算账。第一年过年回家,我给了家里一万块钱。我中间想过跳槽。说实话,很难坚持。一开始有工资吸引你,但是干了半年工资还是这样,新鲜劲也过去了,每天就是不断地接包、送包,体力活,太累了。这时候就想换个有其他发展的工作。休息的时候我也去一些公司面试过,行政类的文职工作,都没成功。后来我就给我们经理打电话,说我回石家庄行不行。我们可以调动,我回石家庄还是干这个。经理给我出主意,我就转了仓管,轻松一些,不用老出去跑了。2008年2月1号,我干上仓管那一天特别高兴,还专门写了一篇日志。那会儿我们晚上九点钟才下班,不管多晚也要去网吧待一两个小时,跟同学用QQ聊聊天,也看看新闻。做仓管之后,我把自行车卖给同事了。他也没给我钱,就几十块钱请我吃了一顿。在顺丰,自行车都是代代相传的。2009年5月1号,我升了组长。我那些同学,来回跳槽换工作的,也没见有太大发展。这时候我才真正下定决心,要在北京和顺丰一直干下去。当我下定决心在顺丰干下去,我就把自己的职业规划远的近的都想过,一两年之内要干成什么样子,长远要干什么样子,都想过。我终极理想就是达到像我们北京区老大的级别就可以了。当然很长远很长远,但有这个想法在这个企业才能奋斗,过一天混一天就太没意思了。接下来又碰到低谷了。那时候全北京121个点部,每个月都要从第1排到121,最后6名都要降级扣分。我在科贸点部做得不好,虽然没到最后6名,但都在100名左右。我就通过内部竞聘,去区部做了质量专员,虽然工资少了1000多块,但是环境焕然一新。再后来,我就来了现在这个点部做组长。我一开始在北宫门租的200块钱一个月的床位,后来跟同事在圆明园东门合租房子,250块钱一个人。现在十里堡租了750块钱一个月的单间,才算是真正改善。去年,我在老家张家口买了房子,三千块一平米,90平米,首付10750块。我现在没事老想着怎么装修房子,还去宜家看过,我想象我的房子应该是很重的那种装修风格。干了这么多年快递,稀奇古怪的事情听说过不少。我就送过特别沉的几块石头,后来客户说这是玉石,值一百多万呢。有人送过很大的一个西藏的佛像,又像是什么法器,后来拿到公司去审查,觉得很可疑,就没让送。还有人送过一个3公斤重的金佛,送的时候不知道,送到了客户非要验货,不然不让走。还有的货到付款的客户,自己的货物不好,怕人家来扯皮,要求我们送货的时候从后门进去,怕给人看见。在别墅区送货,经常有人给小费,100块钱不用找,不过我们也都不敢收。去年,顺丰有个快递员报案,上缴了一批破坏世博的光盘,最后上还是公安局奖励他1万块钱。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捡到一个钱包。在中关村易亨大厦7层,我去上厕所,看见钱包就放在洗脸盆上,一个黑夹子,一看里面7张100的,还有3张一块的。我当时就想把钱包拿走。我都出去了,可是我紧张得不行,又进去了。我想把钱拿走,把钱包、身份证和卡放那。后来想还是不行,特别害怕。得了吧,还是给人家吧,又把钱搁里了,放成原先的样子。当时把这个事儿告诉组长,他说让他们给你写个表扬信呐,到时候给你加分。我想算了,太不好意思了。我一直没有女朋友。顺丰人找女朋友特别难。人家是朝九晚五,我们是朝五晚九。每天早上8点就得开例会,晚上9点下班那是早的。去年中秋节那天一两点才下班。我们接触不到女的,点部一个女的也没有,分部就一个女文员,还有对象了。公司现在说要搞联谊,听说去年河北的联谊促成过几对。咱们有好的收派员跟客户好的,一般都是收派员跟客服好。我现在这个岁数,同学朋友都结婚生孩子了,没人跟我玩了。我们单休,每个周末休息一天,我没事干就一个人出去逛。现在我也习惯了,给我双休日我都不知道干嘛了。圆明园、颐和园、长城、故宫,我全逛遍了。我还一个人去看电影,所有的大片我都是在电影院里看的,周末100块钱看四部。最近打算看《观音山》,听说陈柏霖在里头也演个送快递的。我也有两个客户,现在处得挺好的,他们也是公司的小职员,没事打打电话,一起出来玩。我们每个员工一个月有19块钱的活动经费。我们打算上半年集中区怀柔或者密云玩一趟,搞烧烤。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好多同事在顺丰干了几年,攒了十几万的首付,都在燕郊买了房子。我那会儿也想在北京买房子,想买在大兴。我喜欢住在郊区,这样才有下班回家的感觉。没想到我攒了几年钱,房价成这样了。我正在学车,一考没过,倒桩出问题了。我来北京6年了,再过6年,我肯定在北京立住脚了,成家立业。我最理想的生活就是下班了开着车,身边坐着自己的妻子,后面有自己刚会爬的孩子,在马路上穿行,那种感觉特别好。也不对,穿行的可能性不大,只能在那堵着。
2012-01-01 11:22:02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352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