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哥-依然气质
哥-依然气质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7517
魅 力 值:2331
龙    币:14249
积    分:8447
注册日期:2009-07-14
 
  查看哥-依然气质个人资料   给哥-依然气质发悄悄话   将哥-依然气质加入好友   搜索哥-依然气质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哥-依然气质发送电子邮件      

【原生家庭】身体不舒 情绪被高 聊个天
大凡奇葩的原生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大多有些奇葩的人生经历

要说我的原生家庭也算是改革开放后比较早冒尖儿的本地土豪了 早早就借改革开放浪潮的东风做起了一些小生意

目前父母在老家坐拥70年产权的占地900多平米的商铺面积 目前部分建有四楼一底 如果整体规划建设可搞一个商业生态链了

在2000年前后随着城市化发展进程 我父母也差点一脚踩进房地产 据说当时去银行签约贷款的时候父亲拿了把菜刀架在脖子不让母亲去 母亲本来也是被一众亲友团 就是她的一堆社会关系忽悠着去拿地才动心的 后来涉及到的资金 地块问题 都被安排好了 走个程序就行 然后可能怕被利用完不得好死 又担心父亲一刀下去见了血也扯淡了 最后这个事情没成 要是成了 那一批玩地产到亿万家产好好活到现在的好像没几个了

但是这些跟我无关 特么我几十年漂流在外 都不能停止对我的宫斗 我回老家跟他们瞪鼻子对眼 我觉得应该要出人命吧

在我不足10岁龄的时候我老妈就给我订了一串“娃娃亲” 全特么是本省境内的一些“强权” 本地豪族 镇里ld 县里某些高官 区省级某些要人 我母亲名曰“干亲家” 自以为聪明的说 干亲家要多才安全 以后有需要的话从中挑一个最强的 那么其他人也不敢咋样 不喜欢的话一个不要 也不得罪谁

至于这些“小夫婿”大部分我都没照过几次面 一部分我到现在也没见过 一方面是父母对我看管很严 另一方面也跟对方说好了 我未成年之前不打扰我 以后会让我自己选 说得倒是大义凛然 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居然有不少男孩给我写过信 都被他们看完一乐顺手扔到灶膛烧了(父母经营餐饮 最不缺火膛)

在我15、6岁时候 我老妈的“夫婿”规模更大了 已经发展到了各单位年轻后辈 现在有些人打混的不错 因为我常在店里帮忙 也有遇到谁家“侄、儿”之类对我一见钟情 便上门提亲的 这就是身在农村的热闹吧 比较认真的做法 母亲肯定不会接招 大凡也就说 先让孩子上完学 如果考上大学了 她自己看着办 如果没考上大学回家的话 都有机会

我才上到高中 我妈的“夫婿团队”已经是很躁动了 男孩家父母 那些小年轻 还有半路来劫道的 每天都有人来围着我妈转悠 自然来自各路的生意也不会少

我是比较乖的 不得不说 暴力家庭长大的孩子如果反抗精神被抑制了 都会很乖 乖的让人心酸 不是吗 不到10岁杀鸡宰鱼 刷锅洗碗 切炒蒸煮 ...都会做 热爱劳动 热爱学习 稳坐班级前三 父母的骄傲

虽说我有那么多“夫婿” 但我丧失了一个功能 我自小不会跟同龄男孩交往 包括小学到高中时期的所有男孩 有些是同学 有些是哥们 但我从来没想过 用心去体会一个男孩的心情 导致我自始至终没有过恋爱的真实体验

这样家庭成长起来的孩子 抑郁大多会被伴生 这是很正常的 我上高中起抑郁已经开始发生作用 时常身体不舒服 注意力不集中 情绪低沉 总觉得体内有某种力量无法释放 我初中起开始远家住校 然后我开始留恋图书馆 大量看各种小说 记得有一次看雨果的《悲惨世界》在宿舍哭了一整个下午 舍友们觉得我太不可思议了 开始监督我不让我看小说 我开始沉溺写诗歌 散文 小说 似乎每一个结局都是凝滞不化的对死亡的向往

高二休学 回家帮父母做店 期间春节 父母邀请被留守值班各单位工作人员一起吃年夜饭
电视台的某小年轻没接到电话 我去找人 回来的路上一路说笑 第二天传出绯闻“某家大小姐与某人有啥情况” 之后被发酵放大 父亲居然很生气的来骂我 说那人家境那么差 我居然跟他勾三搭四 尼玛 这就是我父亲 他首先考虑的是别人家家境

本来不在家还好 这倒好 回家没几天就被绯闻了 可见在小镇我也是个热点人物
之后 老妈的“夫婿团”开始热闹了 大面积上门讨伐 兴师问罪 然后一个月内 我被安排送到千里之外的二舅家

从地理位置上看 开始彻底淡出原生家庭
但原生家庭的影响被深入骨髓始终都在

成为家庭的弃子之后 我之后上学父母供应了一段时间的生活费 之后来北京求学就是自己勤工俭学了 然后认识了我儿子的父亲 在某次学费很困难的时候 他主动借我3000块钱 之后我莫名其妙陷入了一段不知所谓的情感漩涡 3000块成了我一个梗 他的一个凭借 穷极一生这3000块钱的梗除了被遗忘 没有其它出口

我父母是什么样的 我很难描述 “只缘生在此山中”吧
某日我突然觉悟 原来我的父母可以是任何人 而我也可以是任何人
这样从心理学上而言 我算是一定程度上完成“与原生家庭和解”的过程

父母对我做过很多令人悲伤的事情 忘记了很多 也还记得一些 但都很遥远了
有时候想起来一些也会难过
比如她会日日夜夜守在临产的妹妹旁边 而我生孩子给她打电话 我说我很害怕 她一边出牌一边说 你有医生呢 怕什么 我也帮不了你

我是正生顺产 我生过孩子是同病房的家属给煮的糖水鸡蛋

住过两天院 我说我要带孩子回去了 我母亲说 家里不方便接收我 生娃前我说我没去处 她说我可以回家生孩子 结果早一个月各种理由把我推出家门 我就住了医院旁边的宾馆等生孩子

然后我背着孩子 一瘸一拐拖着行李去了父母家 出租车司机帮我卸的行李 母亲在打扑克 母亲在仓库安置了床铺 给了个电磁炉 每天让妹妹送点菜肉来 我上班时候赚的钱可能不多 但是几乎大部分都给了家里人 妹妹很同情我 每天也会送些做好的饭菜给我

第一位来看我和孩子的是一位邻居给我拿了200块钱 之后我一位初中同学 一车队到我父母家 我给了妹妹几百块钱就在店里给她们做了餐吃的 我有机会正式入席 同学临走前哭成了泪人 一路被她老公和孩子安抚

过了几日 母亲来看我和孩子 我很高兴 母亲开口一句话 你要坚强 你这么大年龄生个孩子确实不容易 孩子活不久不用勉强去医治 我困惑 怎么说 我的小芒活不久 母亲说 看着他就有问题 活不久(估计找人算过命 母亲迷信 妹夫一直用迷信的伎俩联合他的干爹仙师控制母亲)

天天被人隔空辱骂 未满一月 我在市区租到了房子带着孩子搬离 第一次一家人同心协力帮我收拾行李到妹夫车上 临行前母亲没忘记给我拿来一个红包 她说坐了妹夫的车一定要给封红包 必须6或者8

随后 我开始了与未满月儿子的独立生活 同时听说 我搬离后几天父母家做了一场规模很大的法事

要说我现在能送给父母最好的礼物 大概就是荣归故里 鸡犬升天或者我客死他乡 不再对争夺家产存有任何隐患

生与死有时候确实与自己有关 若我想活着 就该由老天来决定 与其他任何人无关

人不用活的太励志 也不用活的那么不甘心 明天会怎样 谁知道

我现在远离家乡 再远远不过心里没有彼此

--
用心付出--生活远比我们想像的更美好~~~
2021-04-25 11:00:05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2323次    系统提示:此篇文章由"邻友圈"客户端发送,下载邻友圈客户端>>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