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六期片儿警
六期片儿警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查看六期片儿警个人资料   给六期片儿警发悄悄话   将六期片儿警加入好友   搜索六期片儿警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六期片儿警发送电子邮件      

谁给绵羊插上了翅膀
南方报业--揭开“妞妞”的面纱

→ 首页 → 精闻选要 → 正文

揭开“妞妞”的面纱

2004-11-05 09:47:16 来源: 南方都市报 作者: 傅剑锋 姜英爽



  妞妞资产大起底

  ●电影新片《时差七小时》推介过程引发争议
  ●公众普遍质疑女主角家庭背景及巨额资产来源
  ●调查显示其名下共有三间公司资产共达769万元

  
  10月26日,“猫眼看人”、天涯社区等国内热门网站上流传开一个帖子,深圳市一位初中生家长公布了一封孩子所在学校学生部给家长的信,信中说深圳市有关部门联合下发文件,要求初中学生安排在上课时间,自费购票观看《时差七小时》。这位家长批评影片反映的生活与老百姓无关,并质疑有关部门硬销这部影片是否妥当、投资2000多万拍这一部电影是否合适以及这一切与影片女主角妞妞(真名李倩妮)的家庭背景是否有关。其后,这个帖子广为流传,引起极大争议。

  10月29日,凤凰卫视报道此事,并向深圳文化局查询,深圳文化局回应,确实有向学校推介这部电影,但没有强制学生一定要看。10月30日,内地一些媒体对此事做了报道,而妞妞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部电影跟她在深圳市任职的父亲没有什么关系。与此同时,又有报道称,《时差七小时》上映3天全国总票房仅67万,在南京、成都、重庆等地票房均只有一两万的情况下,影片原产地深圳包揽了其中的60余万票房。

  随后此事成为媒体的关注点,报道和评论不断。话题早已转移到了妞妞的个人资产问题,人们发现妞妞不仅是女主角、编剧、小说原著作者,还是这部影片制作公司的总经理、法人代表,并拥有该公司的巨额股份。

  《中国青年报》发表评论,称这一“公共事件”中妞妞的家庭背景与社会公众之间,事实上只隔了一层似有似无、朦胧迷离的窗户纸,不将这层窗户纸捅开,其害无穷。11月4日,这一话题再次在媒体中出现,《北京青年报》的报道中,更披露妞妞名下共拥有三家公司的股份。

  妞妞是如何成为这些公司的董事甚至法人代表的?这些公司到底在作什么经营?本报记者对此作了详细调查。

  

  图:最近的新闻人物“妞妞”

  一个叫“妞妞”的女孩曾经是深圳各媒体的宠儿。她的名字和“才女”、“幸运”一起频频见诸报端。16岁的时候,她留学英伦,后留学美国;23岁的时候,她写了一本自传体小说《长翅膀的绵羊》,在中小学生中引起轰动,先后获得10多项文学奖;24岁时,她的作品被著名香港导演阿甘看中,改编成电影《时差七小时》,她还在该片全球征选女主角的活动中胜出,得以与偶像红星陈冠希配戏出演16岁的自己。

  10月19日,这部耗资2000多万元、声称为中国电影史上在国外拍摄最大制作的青春校园故事片北京首映。

  而现在,这部尚在全国各地播放的电影却在人民网、新华网、中青在线、新浪网等各大网站引起了众多网友的议论。妞妞传奇般让同龄人艳羡的经历及其家庭背景开始被人质疑。

  先是网上有帖子称,深圳数部门联合发文要求全市中学生集体观看这部反映留学生活的电影《时差七小时》,每人收费20元,并指出,这部电影的主演、编剧妞妞(李倩妮)的父亲是深圳市某领导。

  此后,更惊人的帖子在网上流传。有人居然通过登录深圳市工商局网站查出,这部电影存在着巨额资金之谜——

  工商注册资料表明,这位年仅25岁的少女妞妞(真名李倩妮)竟然是这部电影的制作公司深圳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想隧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她占有这家公司82.99%的股份,其出资额达到269万元!而这家影视公司的另一股东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仁和海外”公司)的最大股东也是李倩妮,其出资额为350万元,出资比例为70%,而该公司的总经理(也是法定代表人)是其母亲赖某。

  工商注册资料还注明,“仁和海外”的另一股东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披克电子”公司)的其中一个股东也是李倩妮,其出资额为150万元,出资比例为15%。

  这些资料表明,年仅25岁、且长期在英美留学的李倩妮目前已拥有出资总额达769万元人民币的三家公司! 
  
  妞妞母女入主“梦想隧道”
  大域公司投资的269万元转让给了妞妞,华海电力投资的59万元转给了其母,深圳市公证处对此进行了公证

  据深圳市工商注册资料,深圳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前身是深圳市红鹤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红鹤影视公司成立于1996年6月,其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为张凯丽女士——名动一时的电视剧《渴望》的主演。该公司的股东分别为中南小汽车公司(出资额占131.2万,占有40%的股份)、深圳市大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出资额为196.8万元,占有60%的股份,以下简称“大域”公司)。红鹤影视的副董事长为其股东大域公司的老总张建全。

  到了1996年10月26日,这个公司的股权结构产生变化。中南小汽车公司退出,海南华海电力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电力”公司)成为新股东。大股东为大域公司,出资额是268.96万元,占有82%的股份,华海电力出资额为59.04万元,占18%的股份。到了2000年8月16日,张建全为董事长,张凯丽被免去董事长职务。

  重要的转变产生于2002年4月17日,李倩妮当上了红鹤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2002年4月1日的“股东会决议”是这样写的:“免去张凯丽公司总经理兼董事职务;免去张建全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职务;新增董事李倩妮担任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职务。”

  这份“股东会决议”仍然沿用1996年10月6日制定中的《公司章程》,股东仍然只有两个:大域投资公司与海南华海电力实业有限公司,即出资人是否变化仍然无法从工商注册资料中看出。但董事则变成了李倩妮和张建全(大域公司老总)、南斌(华海电力的负责人)三人。

  2002年11月7日的公司注册资料显示,李倩妮已进一步成为了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与总经理。但原股东还没有变更。

  到了2002年11月29日后,整个红鹤公司变成了李倩妮和她的母亲赖某掌控的母女公司。在这一天,原股东大域公司和华海电力公司与赖某母女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

  这份合同称,大域公司投资的269万元转让给了李倩妮,华海电力投资的59万元转给了赖某。深圳市公证处对这一合同进行了公证。

  2002年12月1日,红鹤影视的“股东会决议”正式确认了这一合同,两个原股东退出了该公司,李倩妮和其母赖某成为了该公司的股东。新制定的《公司章程》表明,赖某是以“仁和海外”投资公司的名义进入的。

  此时,李倩妮的电影《时差七小时》还没有开拍。

  工商注册资料进一步显示,2003年7月2日,李倩妮和其母赖某两人在“公司会议室”开了一次股东会,一份《深圳市红鹤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股东会决议》称,红鹤影视将更名为“深圳市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并新增董事成员居纶,同时免去原董事南斌、张建全的董事成员职务。居纶任该公司的会计与财会,钟凯为公司的监事。

  到了2003年7月15日,深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确认了这一更名。

  2003年10月30日,同样由李倩妮与赖某在“公司会议室”签订的《股东大会决议》称:公司地址将从深圳市福田区彩田路中深花园大厦搬到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福华一路深圳国际商会大厦B座205室。

  但记者在昨日到这一地点时,并没有见到这一公司的招牌,在205室和207室的门口,悬挂的招牌是“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见到的办公人员也是仁和海外公司的。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就是李倩妮的母亲赖某,最大出资人就是李倩妮。 
  
  谁为《时差七小时》掏腰包?
  该片片头片尾打出的赞助和投资商约有10家,但当记者向他们一一求证时,他们都选择了沉默或不予回应

  去年10月在英国开拍的《时差七小时》耗资2000多万,钱从哪里来?该片在投拍和宣传时,均声称出品商为梦想隧道影视公司。制片主任、该公司副总经理居晔10月30日晚对本报记者说:该片是由他们公司看好并立项的,等投资商到位后他们联系妞妞改编进行摄制。但她并未透露详细投资商有哪些公司。

  11月4日下午,记者多次拨打居晔电话,她听说了本报记者的名字后,声称自己在开会,马上挂断了电话,此后多次拨打,电话无人接听。

  到底谁为这部电影掏了2000多万元?如果我们详细看一下出现在该片片头片尾的鸣谢单位以及随片广告,或许能够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据记者详细调查,该片片头片尾打出的赞助和投资商有海王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市麟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南京立业药业有限公司、深圳荣超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约10家公司。

  耐人寻味的是,当记者一家家打电话向这些公司求证此事的时候,他们都选择了沉默或不予回应。深圳市麟恒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办公室负责人蒋主任在面对“你们为该片投资或赞助了多少钱”的问题时说,她要问一下总经理后才能回答。十分钟后,她回电答复,总经理的意思是“不想公开,不便回应此事”。电影片尾字幕打出的“特别鸣谢单位”海王集团股份公司总裁办一位小姐的答复是:“负责人不在,我不看电影,也不看电视,你说的事情我们没有听说,对不起。”在记者要求下,她答应让负责人给记者回电,但是截至发稿时,记者仍未收到回复电话。

  
  “仁和海外”到底干了什么?
  工商部门称,这是一家“特控企业”,即属于政府特别控制与保护的企业,这使得这家公司有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仁和海外”是“梦想隧道”公司除李倩妮外的另一大股东,占有17.99%的股份。

  该公司人员向记者提供的资料表明,这家公司创办已有十余年,是经国家教育部等机关部门审核批准的具有留学资格认定书的合法机构,号称是“加拿大最大的移民留学签证机构之一,签证成功率为同行业之首”,“在深圳市教育局等部门有着广泛的声誉”。

  记者在这家公司的工商注册资料中看到,这是一家创办于1993年8月4日的留学中介公司,现在的法定代表人为赖某,董事成员为赖及黄虹、钟凯(他又是梦想隧道影视公司的监事)。公司的最大股东为李倩妮,出资额为350万元,出资比例占70%。另一股东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出资额150万元,出资比例占30%。

  但是,工商局没有提供李倩妮母女如何入主该公司的进一步资料。负责提供注册资料的深圳市工商物价信息中心称,该企业为“特控企业”,即属于政府特别控制与保护的企业,一般公民与工商人员均无权查阅其公司资料,只有公检法机关跟据有关法律程序,或者律师根据公检法机关的立案通知书与律师证等文件,才能查阅该公司的有关资料。 

  这使得这家公司有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该公司的执行主管彭磊称,她所知道的是,这家公司只经营留学中介方面的业务,在深圳同行业界有数一数二的声誉。她还认为,五十余岁的“赖总”(赖某)是一个管理经验丰富、性格和善的女人,“差不多每个星期都会来公司指导业务”。彭称,妞妞在回国时会来这个公司,公司员工都觉得她是个单纯可爱的女孩。

  
  平湖外国语学校的投资
  校门口醒目地挂着该校董事长妞妞母亲的照片,照片下面是她的简历。但是昨天的校董会,她没有参加

  记者目前的调查表明,仁和海外公司还投资了一个巨大的项目——深圳市平湖外国语学校,该校网站显示,赖某是该校的董事长。

  深圳市平湖外国语学校坐落在龙岗区平湖镇,是一所融学前、小学、初中、高中于一体的国有民办学校。校方提供的资料称,该校占地38140平方米,建筑面积19070平方米。该校去年投建,同年9月开始招生,现有学生千余人,教师五十余人。

  在该校门口,记者看到了挂着该校投资方和众多支持该校的教育界名流的照片。最为醒目的是,中间挂了该校董事长赖某的照片,照片下面就是赖某的简历——“赖某,大学学历,党员,曾任广州军区第三十三野战医院战士、干部、广州军区战士报社主编,深圳外贸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副主任,香港兴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19)98年至今担任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

  这一履历表明,赖某是1998年正式入主仁和海外公司的。

  走进学校,教学楼高大整洁,最为醒目的是高达五六层的红色“招生大楼”。校方有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了该校的融资情况:该校的土地与楼房均是平湖街道提供的,故有“国有”一说,承办方为三大股东——“仁和海外”公司、德隆教育发展中心与流金岁月影视文化公司,故又称“民办”。

  校方介绍,深圳市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占有40%的股份。其中资金股为25%,约有两百余万元,另外15%是“管理股”,是非现金的。另外,德隆教育中心也占40%的股份,资金股占15%,“管理股”占25%。流金岁月影视公司占有20%的股份,全部为现金股。该学校总投资额有五百余万元。

  该校代校长乔树德称,办学以来,三方股东关系一直很融洽。他认为“赖大姐(赖某)是个好人”,“她的女儿很有特点”,“她对学校工作很关心,每次董事会都来参加”。但他也表示,在昨天召开的校董会议上,赖某没有参加。

  
  成为“披克电子”大股东
  妞妞加入披克电子始于1999年9月,最初出资额为45万元,此后从45万到55万到75万,至2003年12月,已上升至150万元

  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为深圳仁和海外公司的股东之一,出资额150万元,出资比例占30%。工商注册资料表明,李倩妮拥有披克电子15%的股份,出资额为150万元。 

  深圳市工商局提供的注册资料显示,深圳披克电子公司成立于1997年6月10日,原董事长为郭西元,原注册资金为50万元。经营范围为电子产品与销售。到了1998年10月22日,公司股权结构出现重大变更。刘小军为董事长(资料显示其当时为黄贝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渤川为副董事长,范树春、周国华为董事,郭春晓为监事。

  1998年9月16日注册资本亦发生重大变化,由50万元变成375万元。其中刘小军所在的黄贝实业出资200万元,范树春出资125万元,周国华出资50万元(是郭西元转给他的)。

  李倩妮加入披克电子始于1999年9月6日,出资额为45万元,占有12%的股份。董事长刘小军出资额减至85万元,占有股份为22.67%。 

  李倩妮的股本是由黄贝公司转让的。1999年9月3日的《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关于股权转让的股东会决议》称:“同意黄贝公司将其占披克公司12%的股权,以人民币四十万元转让李倩妮。”该文件签字者为黄贝公司副董事长赖国华。

  工商注册资料表明,2001年12月12日,李倩妮的股份再次上升。出资额由45万元变为55万元,上升比例为14.67%。董事长刘小军的出资额升为152万元,比例升至40.66%。
 
  李倩妮这次的股本是由另一个股东钟树明转让的。2002年12月12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称:钟树明将其占公司2.67%的股权以人民币1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李倩妮。 

  李倩妮的出资额在2002年7月1日继续上升,出资额升至75万元,股份比例升至15%。公司总注册资本金由375万元升至500万元。刘小军的出资额也水涨船高,上升至209万元。

  一年后,李倩妮的出资额翻了一番。2003年12月1日,披克电子有限公司通过《股东会决议》,决定李倩妮的出资额上升至150万元,占有比例为15%。刘小军上升至456万元,公司总注册资本由500万元增加1000万元。 

  昨日下午,记者拨打披克电子公司的电话,希望找到董事长刘小军。接线小姐询声称刘小军不在公司,也没人知道他的电话。随后记者从工商注册资料中找到了刘小军的手机号码。

  “你是哪位?” 

  “我是《南方都市报》的记者,我想问一下李倩妮在披克电子的股份的情况,您方便透露吗?”

  “你们不是从工商局都查到了吗?还用来问我吗?” 

  “我想知道她1999年在美国念书的时候,为什么会在你们公司有股份呢?” 

  “你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了行吗?我不想回答。”对方随后挂断了电话。 

  下午3时,记者来到位于天安数码城的披克电子公司。从大厅看去,这家公司规模不小,记者要求见刘小军董事长,前台小姐问及记者身份后表示要进去询问一下董事长的意思。几分钟后,小姐出来回复:“董事长不在公司”。
  
  11月2日,在李倩妮乘上飞往美国的飞机前。记者问她:“为什么你在这些公司有这么多股份?”她支吾了一会后回答:“我不知道啊,我一直在国外留学。可能是我的妈妈借用了我的名字投资的吧。”记者还欲问更多的问题,她以“飞机将马上起飞”为由挂断了电话。

  妞妞的公司

  “梦想隧道”公司

  全名为“深圳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注册于1996年,注册资金328万元,“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均为“李倩妮”,李倩妮“出资额269万元,出资比例82.01%”。

  “梦想隧道”17.99%的股份属于“仁和海外”所有,它出资59万元。

  “仁和海外”公司

  

  全名为“深圳仁和海外投资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注册资金500万元。李倩妮是最大的股东,“出资额350万元,出资比例70%”。公司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为赖某——李倩妮的母亲。

  “仁和海外”30%的股份共150万元,被“披克电子”持有。

  “披克电子”公司

  

  全名为“深圳市披克电子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注册资金1000万元,其中一个大股东为李倩妮,“出资150万元,出资比例15%”。


  谁给“绵羊”插上翅膀?
  妞妞就网上传言及调查事实与本报记者的两次对话

  


  李倩妮,笔名妞妞,女,1979年4月出生,广东博罗人。1990-1995年就读于深圳外国语学校,1995年16岁时出国留学,先是就读于英国费尔斯特学校,1997年9月至2001年6月,在美国丹佛大学主修国际金融,获工商管理学士学位。2002年9月至2003年1月就读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经济政策管理专业硕士学位。同期将小说《长翅膀的绵羊》改编成电影文学剧本《时差七小时》,本人在剧中担任女主角。2004年6月,转入美国纽约大学攻读电影导演及制作专业硕士学位。


  第1次对话


  回应“妞妞是深圳市某领导的女儿”
  “一切跟我爸爸的职务没有任何关系”


  采访日期:10月30日晚10点半
  地点:深圳书城附近某酒吧
  采访背景:10月底,网上开始有帖子称,深圳五部委发文要求全市小学4年级以上的中小学生集体观看由《长翅膀的绵羊》改编的电影《时差七小时》,并称女主角及原著作者妞妞是深圳市某领导的女儿。而在此前的新闻报道中,妞妞并未公开承认过她父母的身份。
  10月28日晚,本报记者开始与妞妞联系,希望妞妞对网上的传言给予回应。当时身在北京宣传《时差七小时》的妞妞回复说没有问题,并希望采访在10月30日上午进行。
  此后,网上传言开始升级,10月30日,香港媒体亦开始报道此事。30日上午,原答应接受采访的妞妞称有活动,未赴约。当天,记者与妞妞联系一整天,希望妞妞能公开面对传言予以回应。30日晚10点半,参加完第六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颁奖活动彩排的妞妞终于出现在本报记者面前,陪同她接受采访的是影片《时差七小时》的制片主任、深圳梦想隧道影视公司的副总经理居晔。
  在这次采访中,妞妞第一次公开对媒体承认,她就是网上传言的深圳某领导的女儿,并就网上对她身份的质疑一一予以回应。


  书是怎么出版的?
  我写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是我妈妈说,不如拿去给出版社看看。她就带我去找出版社的编辑,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爸爸是谁

  记者:当你写《长翅膀的绵羊》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它改编的电影的女主角呢?
  妞妞:真的没有。我甚至没有想过要出版。当时我写它的时候,并没有想过要去写一本留学的书要给大家看。

  记者:我看过你的自传里写过,这本书是你爸爸要你写的。
  妞妞:对,他想让我练中文。所以最早是他提出来的,当时我大学已经毕业,签证又有些问题就在家里。我第一个反应是,老爸,你太幽默了吧!你居然让我用中文来写书!而且写留学的东西,让我感觉特别土。我爸爸是搞文字工作出身的,他曾经是很想当作家的,他特别不能忍受我出国之后会经常写错别字啊什么的,所以他就想让我写东西,练中文。

  记者:那出版书,是他的主意吗?
  妞妞:肯定没有可能。可能爸爸妈妈思想比较开放,会让我从小出国读书,但是他们跟一般的父母没有任何不同,他们就是希望我能够比较安定,比如学金融啊,他们对我的期望就是一般的父母那种很正常的期望。他们从来没有希望我成为怎么样出名的人。

  记者:你的这些文字怎么会变成铅字的呢?
  妞妞:我写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是我妈妈说,不如拿去给出版社看看。她就带我去找出版社的编辑,当时我记得很清楚,那个女编辑拿过我的书稿的时候的那个表情,就是很平淡的。又过了一两天,她就打电话给我,说我写得特别好,以前的书都写得很沉闷,但是我写得非常阳光,跟其他人写的留学的书不一样。于是他们就决定出版了。

  记者:你觉得是你的书写得足够好呢,还是会有另一种可能,就是出版社因为碍于你爸爸妈妈的面子,才给你出版?
  妞妞: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爸爸是谁。当时我妈妈陪我去的,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爸爸是谁。而且我一直很讨厌让别人知道我爸爸是谁,也很不喜欢跟其他孩子有什么不一样。爸爸以前在广州工作,后来到深圳,他工作变过很多次,我没有一次是知道他的职务的全称的。而且我出国以前,爸爸的官也不是多么大嘛。我是一个不喜欢政治的人,也不了解政治,我觉得做官员很没有意思,很枯燥。比如我以前在哥大读的专业,都是到政府部门工作的,我就特别不想在那样的岗位上工作。所以我一直也不大关心我爸爸是个什么职务。
  
  出国留学及我的父母
  我爸爸是个写字的人,他一直想成为一个作家。我以前一直没有觉得爸爸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这么多传闻,我才发现,难道我爸爸的职务是这么高,这么引人注目吗

  记者:妞妞,你觉得你从小到大,是大人们眼中那种优秀的孩子吗?
  妞妞:以社会以别人的评价眼光来看,我应该是的。

  记者:可是你的那本书里写过,你从小的学习都不是特别突出。
  妞妞:对,我从小学少读了一年,跳了一级,结果数学就不是很好,上了中学就更加明显。数理化不好。

  记者:如果你一直是在国内读书,长大,会不会达到今天的成绩呢?
  妞妞:如果你要我诚实地回答,我的回答是可能不会。因为我以前在这边,学习就是摊开书本,做试卷这样的,那时候觉得自己怎么学都学不好,就觉得自己是个笨小孩,让我很自卑。但是出国之后,对我们的要求,却不是那样坐在那里单纯地看书,有很多时候你的功课就是让你去做很多事情,去很多公司实习,去做问卷调查什么的,非常有趣。逐渐的,我会在各方面把我的潜能激发出来。

  记者:这么多年,你先在英国读书,又到美国,你的生活、读书开支对一个普通中国家庭来说,应该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妞妞:应该是的。因为很多时候学费很贵,我先在学校住,可是后来我搬了出来住,因为学校里吃的住的都特别贵,出来可以节省一些。学校还可以允许你在学校内部打工,我当时打的第一份工,每小时才5块多美金。后来在美国我还打过很多工,很辛苦,比如去办宴会,帮人家布置场地,你要工作一整天。

  记者:在同学当中,你的经济条件算是好的么?
  妞妞:还可以吧。算一般。那时候好多同学都在外面打工。我最多的时候是同时打了三份工。其中最多的一份10多美金一小时,生活费基本上能够自理。那段时间持续了大概两年。

  记者:当初选择出国是你还是你父母的意思?
  妞妞:都有。那时候我英语比较棒,我进外国语学校非常轻松,我也很想去英国留学,当时我妈妈在香港工作。也有很多同事朋友,都是把孩子很小送出去的,所以她一直想把我也送出去。

  记者:那妞妞你告诉我,你眼中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样的呢?
  妞妞:他们对我要求很严格,比如说,现在小孩都会坐爸爸妈妈的车上学,可是像我小时候,几乎从来没有坐过我爸爸的车上学。而且我爸爸妈妈对我要求特别严,从生下来,妈妈和姥姥就规定我必须几点吃饭,如果当时不吃,过了吃饭时间我想吃东西,怎么哭他们都不会理我。

  记者:那如果你有一些过分的要求的话,爸爸妈妈都会满足你吗?
  妞妞:我从来没有过很过分的要求。如果一定要说过分,那么我做的最过分的事情就是要求转到电影学院读电影,放弃哥大的学习。对父母来说,你好不容易上了一个好的大学,你却要去放弃学业,去搞什么电影、所谓的艺术,这是我从小到大非常过分的一件事情,也让他们非常伤心。我从小到大,都是很顺着他们的要求来做的。

  记者:你按照他们的希望来安排你的生活。
  妞妞:对,我是一个非常听话的孩子。其实我自己并不欣赏那时候的我,不光是内向,害羞,而且挺没有个性的。我自己可能会特别想叛逆,可是我做出来的,说出来的,又都是顺从了他们的意思。

  记者:那现在的你又是什么样子呢?
  妞妞:会比以前放得开,也会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记者:你在爸爸眼里是个怎么样的孩子?我知道你是他唯一的孩子。
  妞妞:比较乖的小孩。他对我要求一直很低。就希望我健康,善良。从来没有要求我读什么大学,考多少分。甚至从来没有期望过做成什么大事。他只是要求我有一个养活自己的工作,不会饿死。我们3个人的亲情是这样的,当时我在英国,妈妈在外地工作,爸爸在深圳,我们3个人彼此都很爱对方,可是我们从来不黏着对方。我出国之后,他们很少管我的事情,就算想帮我也是很徒劳的,因为他们对国外都不是很了解。

  记者:在很多人眼里,生在这样的家庭,有这样的爸爸,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妞妞: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家的生活这么多年有什么变化,我的爸爸在家里有什么变化。我们来深圳只搬过一次家,上次那个家住了10年。我以前一直没有觉得爸爸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这么多传闻,我才发现,难道我爸爸的职务是这么高,这么引人注目吗?

  记者:那你觉得生在这样的家庭给你最大的益处是什么呢?
  妞妞:自由。他们会容忍我做我想做的事情。对我没有太高的要求,但是他们又不会溺爱我。

  记者:比如说,你想演这个电影,父母是什么态度呢?
  妞妞:超反对。当时在招女主角,我说我也要去,他说你不要去。我爸爸是个写字的人,他也希望我能够做个写字的人。出版这本书,他比我更高兴。比如说我知道相对于一个梦想出一本自己的书的人,我是何其幸运,可是我从小并没有做过这样的梦,我爸爸却一直想成为一个作家。

  记者:他觉得他自己的梦想在你的身上得到了延续。
  妞妞:对,对。他特别高兴,他喜欢我搞创作,很不喜欢我去搞什么电影。可能参与写剧本可以,可是你为什么要去演?他根本不能理解。那一段是我和我爸妈闹矛盾闹得最多的一段时间。那段时期,我也做了很多事情是事先没有告诉过他们的,包括退出哥大去读电影学院。
  
  为什么自己出演女主角
  像我这样年纪的女孩,如果说有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是写你的生活的,我想大部分人都会想自己来演的吧。我不觉得这是很特别的事情

  记者:没有想过读完哥大再去修电影?
  妞妞:还有半年就可以修完哥大的功课,可是我的心已经完全不在上面了。我已经不能忍耐了。

  记者:所以你去竞争这个女主角是自然而然的?
  妞妞:对我来说是的。记得大学时候有一个暑假我寄简历去应征一个金融公司,几天都没有消息,我同学说,你打电话去问一下。我说不行啊,那个招聘启事上说不要打电话过去询问。同学说,随便你,但是我告诉你,打了至少有机会,不打就一点机会都没有。我就查了黄页,打通了那个公司的电话,对方就说,好的,我们收到你的简历了,现在通知你来面试。可是当我再过半小时打这个电话时,听到的就已经是电话录音留言:如果你是来应征的话,我们现在的名额已满。如果我半小时前不打这个电话的话,我就错过了这个机会。这个事情给我印象特别深刻,那就是教会我面对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去积极争取。

  记者:包括这次竞争女主角。为什么你一定坚持自己去演呢?
  妞妞:任何一个人,尤其像我这样年纪的一个女孩,如果说有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是写你的生活的,我想大部分人都会想自己来演的吧。我不觉得这是很特别的事情。我当时跟导演说过,可是导演根本不理我。后来我又想,既然都是全球选,为什么我不能去?当时我已经在电影学院了。

  记者:你觉得导演为什么不理你呢?
  妞妞:很简单,可能觉得我不够漂亮,我又不是演员啊。没有经验。

  记者:你觉得你漂亮吗,妞妞?
  妞妞:可能从演员角度来说我不够漂亮吧,怎么说呢?我希望自己是个特别的人,因为人永远不可能是最漂亮的。而且漂亮是一个非常主观的东西。但是我希望我能够有自己特别的个人魅力。
  
  看电影和投资商的传闻
  《花季雨季》不是也是要求大家都去看的吗?再说并没有强求让他们一定去看。如果我想用我爸爸的关系来赚一些钱,我想会有很多方法要简单得多

  记者:当你知道自己中选了,是什么感觉呢?
  妞妞:我哭了。当时压力真的很大,当时我的压力特别特别大,特别是没有我父母的支持,总是跟爸爸妈妈吵架。爸爸说,你简直就是胡闹,你演砸了,投资商怎么办,你必须要向投资方负责。可是我还是中选了。

  记者:你告诉他们你中选了,他怎么回答你?
  妞妞:爸爸没说什么,反应很平淡,哦,那你就演吧。

  记者:你知道,现在有这么多传闻,说投资商肯拍这个电影,就是为了要你做女主角。
  妞妞:比如说我想要我爸爸的关系,我绝对不会这么笨。搞电影是个很难赚钱,很辛苦的事情,商业的利益并不大,就算在美国也是。如果我想用我爸爸的关系来赚一些钱,我想会有很多方法要简单得多。比如我要读金融,我会很简单地就会进入一个很好的公司工作。

  记者:如果说为了实现你的明星梦呢?
  妞妞:可是我父亲是非常不喜欢这个行业,到现在他也反对我进入这个行业。

  记者:妞妞,现在看拍完的片子,你觉得自己演得好吗?
  妞妞:这么回答吧,可以拍得更好。电影是个遗憾的艺术。我毕竟没有经验,要是现在来拍可能会更好。包括陈冠希,他看了片子之后,也说,你做得很好。

  记者:那你觉得这部电影拍得好不好?
  妞妞:我觉得挺好。

  记者:你觉得适合给中小学生看么?
  妞妞:它本来就是一部给中小学生看的电影。我觉得它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说教。比如说有提到情感问题,可是这就是我们生活中应该知道的问题。今天早上我去喝早茶,有两个高职的学生就走过来,对我说,你是不是妞妞,我很喜欢你的电影,我想跟你照相。

  记者:那你觉得如果说这个影片一定要青少年去看,好不好呢?
  妞妞:《花季雨季》不是也是要求大家都去看的吗?再说并没有强求让他们一定去看。他们都是自愿的。想不去看也可以的。

  记者:妞妞,做明星的感觉好吗?
  妞妞:我没有想过去做一个明星,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明星。其实做很多事情都可以出名,而我只是喜欢做电影,那种演戏的过程让我感觉非常过瘾。
  
  如果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
  一切是机遇造成的。我事先想到会有人说我演得不好,会觉得我不够漂亮,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传闻)会成为一件事情

  记者:妞妞,如果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你这只小绵羊还会有翅膀、还会飞得这么远么?
  妞妞:我觉得是机遇造成的。跟我爸爸的职务没有任何关系。他们鼓励我写那本书,并且偶然能够出版,这是一个转折,也激发出我很多潜能。

  记者:你觉得你的成功更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
  妞妞:是的。

  记者:你的父母知道现在的非议了吗?
  妞妞:天,现在满天都是,他们怎么能不知道?

  记者:那你和他们沟通过这件事情吗?
  妞妞:没有。我和父母很少沟通,我这几天一直在外面忙,都半夜才回家。

  记者:那你怎么回应现在的传闻呢?
  妞妞:肯定会觉得委屈,我觉得这种传言很低级。而且我没有想到会有人这么说的。我事先想到会有人说我演得不好,会觉得我不够漂亮,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传闻)会成为一件事情。最不好的一点,不是牵涉到我,而是说到我的父母。你想骂一个人,那么你就开始骂,但是我觉得编造一些事情是非常无耻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要把我的这些和我爸爸的工作联系在一起。难道我只要成功,就一定是因为我爸爸吗?

  记者:你的位置的确很容易让人这么想。
  妞妞:我很难过。我觉得我父母完全是无辜的。但是我是这样想的,我觉得别人都在羡慕我有这样的爸爸,那么我接受这些羡慕的同时,可能就应该承受这些别人同样给我的非议和委屈。

  记者:你能看开?
  妞妞:我们家人都能。


  第2次对话


  回应“妞妞就是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公司的总经理”
  “我妈妈做生意,她给我几百万也很正常啊!”

  

  图:深圳市平湖外国语学校的宣传栏上挂着妞妞妈妈的照片及简历


  采访日期:11月2日早上,飞机起飞前
  地点:妞妞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
  采访背景:妞妞接受记者采访后,网上传言开始升级。本报记者亦调查到,妞妞就是梦想隧道影视文化发展公司的总经理,同时兼任另外两家公司的股东。
  11月2日早上,记者以补充采访为由,紧急联系上已踏上飞机准备返回美国的妞妞。在飞机起飞前,妞妞用IP电话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第二次采访。


  记者:妞妞,我怎么听到现在很多传闻说,你妈妈就在出版社工作呢?
  妞妞:我妈妈怎么会是出版社的。这个你可以去查。我就是我妈妈带着去的,他们编辑还不认识我妈妈呢。我妈妈跟出版社没有任何关系。她在出版社没有任何职务。

  记者:那我们得到的消息,你妈妈是一家海外投资服务公司的总经理。你是不是妈妈送出去的呢?
  妞妞:我怎么会是妈妈送出去的呢?我出国的时候,还没有那个公司。

  记者:那个公司的注册时间是1993年。
  妞妞:是吗,那是别人注册的吧,那时候跟妈妈没有关系。

  记者:你以前说过,你奖学金并不多,生活一直没有真正自立。
  妞妞:我后来得过很多奖学金啊!再说我住的也不是很贵,很多普通中国家庭的学生都在外面留学。我在外面生活想花多少钱很重要吗?我不是说我也有打工和奖学金吗?

  记者:妞妞,资料显示你就是电影出品公司的总经理、法人代表。你要做主角应该不是像你以前说的那么难。
  妞妞:当法人代表并不代表你出钱,他们公司来请我做总经理,你不出一分钱也可以当总经理,当法人代表啊。

  记者:可是股东名单上显示,你的出资额有200多万。
  妞妞:这个可能比较复杂。这个公司是别人注册的,我开始拍电影的时候,想等以后回国也可以做一些有关影视投资的事情,就把这个公司转过来。

  记者:可是你进入这个公司是2002年9月,那个时候你的书才刚刚出版。
  妞妞:是吗?这个我记不太清楚了。

  记者:这个出资额呢?
  妞妞:那是我妈妈写的我的名字吧,我妈妈做生意,她写我的名字,给我几百万也很正常啊。

  记者:几百万也很正常,你家很有钱吗?
  妞妞:不算有钱,一般般吧。

  记者:你妈妈做生意?
  妞妞:是的。

  记者:你知道吗,国家有规定,一定级别以上的领导直系亲属是不能经商的。
  妞妞:是吗?这个,我不大清楚,可能我在国外很久了,不是很清楚这方面的规定。飞机快要起飞了,我要挂电话了。

  记者:还有几个问题,妞妞,你觉得《时差七小时》会是个很卖座的电影吗?
  妞妞:它本来就是给中学生看的电影,没有过多的商业元素。

  记者:任何一个公司投资影视都是想赚钱,你觉得不能赚钱的电影会有人投资吗?
  妞妞:有人想给它投资,我们就拍了。这是个好电影。我们想拍的是个好电影。

  记者:妞妞,你或者你妈妈就是这个公司的老板,你又是深圳市某领导的女儿,为你的电影找投资是不是应该是不太难的一件事情?
  妞妞:难道我爸爸的官很大吗?我不觉得他的官有很大啊。我从来没有发现我的爸爸这么多年有什么变化。为什么我拍电影就一定会去拿爸爸的名字去找投资?

  记者:如果有人想拿着他的名号去做某些事情的话,可能足够了吧。
  妞妞:反正我没有找一分钱。

  记者:你告诉过我,你觉得自己靠的是机遇,你觉得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机遇吗?如果他(她)不生在你这样的家庭?
  妞妞:我觉得这跟我的家庭没有关系。其实他们做的,跟寻常父母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说,人生是不能计划的。

  记者: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真的可以这么容易得到这么多机遇,达到现在的高度?
  妞妞:有什么不可以?韩寒不是比我还小,比我还有名吗?他不是也只是写了一本书就出名了吗? 

  记者:对你来说机遇和努力哪个更重要?
  妞妞:努力。

  记者:妞妞,关于投资商的事情,明明你就是这个出品电影《时差七小时》的公司的老板,你先前为什么要对大家说谎呢?
  妞妞: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不是老板。我也没有说谎。

  随后,妞妞挂断了记者的电话。


责任编辑:杨拂玄
2004-11-05 12:13:18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30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