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慧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三爷
三爷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长老
经 验 值:345
魅 力 值:71
龙    币:2162
积    分:822.1
注册日期:2004-12-25
 
  查看三爷个人资料   给三爷发悄悄话   将三爷加入好友   搜索三爷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三爷发送电子邮件      

还敢在外边吃饭吗?
  2005年6月15日,新快报新闻中心一男一女两名记者应聘地喱,成功进入位于广州大道南的南海城酒楼厚德庄园(分店)卧底。他们每天工作10小时,直至6月18日离开,一直未被酒楼主管发觉。

  直接用手抓菜,咬过端给客人







  记者上班第一天就发现,厚德庄园的厨师、打荷和地喱配菜都没带手套直接用手,连品菜、摆菜也全是用手在碗里抓来抓去。

  15日上午,厅房201的客人将一盆汤退了回来。“怎么会有问题?”管地喱部的主任玲姐一边说一边便用手在碗里搅动起来,又将手指头放在嘴里尝得“啧啧”有声,更令人不敢相信的是,玲姐最后又叫地喱阿琼查查另一桌客人点的同一个菜上了没有。正在此时,玲姐叫记者上菜,等记者上菜回来,那盆汤已经不见了。

  每次有菜做好了,玲姐总要亲自用手拿起尝过并摆弄好后才叫记者端走,而那些被她咬了一口的菜又被扔进了盘子里。中厨部的厨工在试味时,同样将吃了一半的菜放回盘中。

  15日晚上8时13分,地喱周某不小心将一个菜(那是一个把粉丝和肉之类放在贝壳上的菜)打翻了,贝壳将菜全部倒扣在案板上。玲姐脸色一变,但马上又动手捡起贝壳,将菜抓起放上贝壳便马上叫周某将菜端进了609号台。

  还有一次(15日下午5时15分),地喱011号要配大红浙醋,谁知因上午休息时醋一直放在案台上,此时发现里面有两只蚊子。“里面有蚊子。”记者提醒他,谁知他二话没说便把蚊子挑出来,把醋送进了客房。

  18日晚上的生意特别好,大厅就有9桌酒席,其中点了一道用39种不同的菜混合而成的菜,厨师们用手把一个个菜抓进钵里,其中一个光头厨师竟然用手在屁股上挠了几下又接着抓菜。我们的女记者在男记者的掩护下悄悄地摄录了上述情景。

  餐具发现鼠屎,擦擦就装酱料

  16日上午上班记者要清理店内的“家私”(酒楼俗语,包括炉子、碗碟、筷子、刀、叉等),结果发现了十多粒老鼠屎,记者准备拿那些被污染的碗碟去洗,却被其他员工制止了,地喱邓某用手将老鼠屎弹掉后,几个人用一块布擦了几下就将它们摆回桌上,随后装上了辣椒酱等。

  记者翻开地喱部放“家私”的工作台,一阵难闻的骚味烘了上来,台底的板子上到处是老鼠屎。“里面肯定死了老鼠!”地喱陈某说,但没有人理会他的话。而就在这个地方,放着供客人食用的配料——豉油、醋等,这些配料放置在两个大铁盆里,整天放在桌子下面,其中豉油的容器没有盖任何东西,每天用不完的又重新倒回去。我们的女记者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地拍下了这一切。

  17日下午上菜时,突然一只硕大的老鼠跑出来把玲姐吓了一跳,玲姐带着记者用扫帚追打,但还是让这可恶的家伙跑到厨房里了,大家只好作罢。记者好几次看到几只硕大的老鼠在厨房里蹿来蹿去,如入无人之境。

  酒楼管理层也知道老鼠蟑螂为患的情况,6月17日下午3时许,记者就接受了南海城一名主任安某的培训,在培训会议上,安某告诉地喱们,每天上午10时上班后便要马上处理掉工作台、餐具盖(火锅盖等)和漏勺等处的老鼠屎,以防被客人看见。

  18日,一股死老鼠的臭味熏得大家受不了了,众员工于是纷纷翻箱倒柜寻找死老鼠,但一直没找到,只是在放玻璃器皿的箱子里找到了几只活蹦乱跳的蟑螂和一堆老鼠屎。

  肮脏跟菜夹子,放进菜盘蒸炖

  上菜时,记者因为总是忘了拿下跟菜单号的夹子而挨玲姐的骂。

  记者观察到,这里的夹子和菜单都是跟菜走的——客人点菜后,地喱用夹子将菜单一个个分别夹好,然后分送给厨房;打荷的看菜单配菜,配菜时夹子就放在盘里(因为一不留神就会把菜搞错),然后将菜单丢进菜里送给厨师加工;加工完毕,夹子有的被丢进菜里送到了记者所在的地喱部,上完菜要把夹子丢进一个筐里。如果是炖盅或清蒸鱼之类的菜,夹子则跟着进蒸笼,在菜上桌前,脏兮兮的木夹子一直和菜放在一起。当客人点的菜很多时,夹子不够周转,一些很脏的夹子没洗就又拿出来用。

  如果地喱在上菜时没有把夹子取下,让客人看到是最忌讳的,这种情况被玲姐发现,又免不了一顿臭骂。

  台布擦完脚丫,接着又擦筷子

  6月15日下午4时许,我们的女记者刚到地喱工作台,就见员工谭某穿着一双白色凉鞋过来了,她从工作台下抽出一块淡黄色的台布,直接拿来擦腿脚上的水。起初记者还以为这块台布是块脏抹布,后来发现它还是一块“万能台布”。

  10分钟后,记者看到做事积极的地喱刘某将刚用开水烫过、但没有用洗洁剂清洗的筷子堆放在了那块“万能台布”(就是之前谭某用来擦脚丫的那块)中间,她用台布使劲地磨搓筷子,筷子很快就又干又“净”了,然后她又用纸套装好部分筷子,这些纸套上面都注有“已消毒”字样。记者同时发现,大部分的筷子套都有破损,有些还留有污黑的脏印。记者找好时机悄悄拍下了录像。

  刘某刚刚套好筷子,这时桌上被人不慎弄了一块酱渍,她马上扯过“万能台布”擦拭,铁皮工作台马上又变得“光洁明亮”了。

  从6月15日到18日这四天里,记者每天下班前都看见地喱部的同事将豉油瓶用开水冲冲,然后用“万能台布”擦干,随后放入塑料袋并锁入工作台上带锁的柜中。

  在这四天里,她们还这样教记者洗装汤的盅——先用自来水冲掉汤的残液,偶尔用抹布擦一下油垢,然后再用“万能台布”擦拭……这样的“万能台布”在工作台下有三四块,用法都一样。

  东北人风味连锁饺子坊淘金北店:不需健康证一到酒楼就上岗

  6月3日,新快报新闻中心一名记者应聘楼杂进入东北人风味连锁饺子坊淘金分店卧底,6月6日傍晚7时许,记者因为拍照被发现,当即被下令离开该店。

  招工不看身份证健康证

  这里不需要身份证,也不需要健康证,只要能干活,不管你是谁,都可以找到工作!

  6月3日下午4时,记者前往东山区东北人风味连锁饺子坊总部应聘。负责招聘的是该公司一位姓王的男子。王先生问了记者是否做过楼杂之后,连记者的身份证也没看一眼,就叫办公室一名姓朱的小姐拿来了一张东北人企业有限公司新员工试用通知单叫记者填写。填好表后,王先生便对记者说:“明天上午9时,到淘金北店上班吧!”

  报到即换工衣上岗洗碗

  6月4日下午5时,记者拿着东北人企业有限公司新员工试用通知单,按照上面标明的地址,在淘金路找到了东北人风味连锁饺子坊淘金北店。这家店不大,据该店一名姓马的洗碗工(男,45岁左右)介绍,这是“东北人”分店中较小的一家,总面积不到1000平方米。

  记者在一楼向门口的服务员说明来意,她便热情地带记者找到厨房入口处站着的一名男子。该男子看了记者一眼,接过记者手中的试用单后就招呼一名姓王的服务员带记者上楼。

  来到四楼,带记者上来的服务员从桌子的抽屉中拿出一件崭新的白色工衣给了记者,记者马上换上工衣赶到二楼厨房。5时20分许,记者在二楼见到了勤杂班的班长。班长来自黑龙江,是个年纪较大的农村妇女。她热情地递过她的白色帽子并给记者戴上,又给记者围上围裙,记者就这样上岗干起了洗碗的工作。这时,记者发现洗碗池里已经堆积了大堆的脏碗。

  洗碗工马某告诉记者:这里洗碗很简单,先从第一个池中将脏碗中的剩余饭菜清理干净,再将其放入一旁已倒入很多洗洁精和漂白粉的洗碗池中,然后戴上毛线手套把碗洗净,又投入第三个洗碗池中用水冲净,最后再将之分类放在旁边的塑料筐中,于是整个洗碗过程就算完成。

  “不消毒吗?”记者问道。

  “不消毒,如果消毒根本来不及。”马某说完,还一个劲地问记者,“你是不是第一次出来?是不是头一回到饭店洗碗?”

  拍照被发现当即要走人

  接下来的两天,记者继续干着洗碗的活。6日下午7时许,其他接应的两名记者来店里,准备借机拍摄证据。记者假称他们是远方来的朋友要介绍给工友和主厨,乘机把摄影记者带进了厨房,当把有关的证据拍完后,杨厨师长终于发现了记者。

  “你拍什么拍!谁叫你拍!”杨厨师长把记者轰出了厨房。紧接着,杨对着洗了4天碗的记者说:“你不要在这里干了,你爱干啥去干啥去,上去换衣服走人!”

  7时40分,记者在杨厨师长及其他两名师傅的监督下,从货梯中下来,离开了东北人风味连锁饺子坊淘金分店。

  饮食业人员须持证上岗

  广州市卫生防疫站的工作人员胡先生表示,饮食行业工作人员在接触饮食方面的工作前,应该持有上岗证,先要培训,然后领证,饮食单位在开办时,其经营行为也要符合食品卫生标准,接受防疫站的卫生监督。

  楼杂卧底日记

  (选摘)

  卧底计划险些夭折

  2005年6月15日 星期三 雨

  昨日,我们的一名记者已在南海城酒楼厚德庄园通过面试。按照报社的安排,今天上午9时45分,我代替原先报名的人准时到厚德庄园见工。接待我的是经理莉莉姐,她找了很久也没找到昨天别人用我的名字填的表,于是又叫我重新填表。填到一半,我们的另一名女记者也来见工了。莉莉姐这时竟找到了别人昨天替我填的表,原来它和我们女记者的表格放在一起。莉莉姐便叫我不用填了。

  “昨天来的不是你啊!”就在这时,一名个胸挂主任牌的中年妇女(后来得知她是我们地喱部的主管,大家都叫她玲姐)走了过来,对着我大声嚷道。

  “不好,露馅了!”我心里一阵紧张。玲姐则拿过我还未填完的表格和昨天别人代填的表格对照,我想,这次见工肯定要泡汤了,因为别人填的内容和我填的截然不同,就连父母的名字也搞错了。

  “你为什么不自己来?”玲姐大声地质问我。

  “我,我……昨天有事去了。”我搪塞着。

  “重新填吧。”莉莉姐在这关键时刻将我从厚德庄园的门口拉了回来。

  “你不要骗人啊,主任我会叫人带你!”见莉莉姐说话,玲姐只好警告我说。

  接下来的见工手续办得出奇的顺利,莉莉姐没有查看我任何证件,只收了我100元押金便叫人带我领工衣上班。在酒楼仓库,我见到了一篓已长毛的香菇。我们的女记者找了半天才找到合适工裙,但拉链坏了,加上因为她没有丝袜,只能下午再来上班。

  接听手机差点挨罚

  2005年6月16日 星期四 雨

  上午上班清理“家私”,竟在碗碟等餐具里发现了十多粒老鼠屎,我要碗碟去洗,却被制止,几个人用那块“万能台布”擦了几下就摆回桌上装小食,我感到一阵恶心。

  在地喱部放“家私”的工作台下有几块肮脏的台布,大家不仅用来抹餐具器皿,还用来抹脚擦鞋,一块布还可反复使用多天,只要布是干的,就是脏点也没人在意。我和我们的女记者私下给它起了“万能台布”的名字。

  在这里,不仅台布是“万能”的,其他东西也有很多是“万能”的,匙羹可以舀烧炉的固体酒精,刀叉可以刮墙……用完之后用那块“万能台布”抹过又继续拿给客人使用。

  今天上班时,报社多次来电询问我前段时间写的一篇稿子,因找不到地方接听电话,给我带来了不少麻烦,在偷偷发信息时,正巧被部长秀姐逮个正着,“上班时我们都不能打手机,你们的手机要关机,下次还有这样的事,罚款100元。”经此一次,接听手机时我更小心了。

  晚上下班时,玲姐告诉我和女记者,通过两天试用,我们被正式聘用了,叫我们明天带身份证复印件和照片来办手续。

  打烂玻璃瓶认罚10元

  2005年6月17日 星期五 雨

  一大早,心情不错,因为同事偷偷告诉我,今天玲姐表扬我了,说我肯干活,看着他们羡慕的表情,看得出,玲姐很少表扬人。

  清理柜子时,我看了一下放在里面的调味品。一小袋胡椒粉引起了我的注意,上面写着生产日期是2004年2月5日,保质期是一年,很明显,这包胡椒粉已经过期,但酒楼仍在使用,我叫女记者拍了下来。

  又见到老鼠屎,一名同事禁不住呕吐起来。下午上菜时,一只硕大的老鼠突然跑出来把玲姐吓了一跳,玲姐带着我们用扫帚追打,但老鼠跑进厨房不见了,大家只好作罢。

  上午、下午点名时,主管第一件事仍然是向服务员交代今日急推的菜和价目,这些菜一般是前一天卖剩的。

  地喱部有四个男的,女的人多,男工陈某和我被她们骂得最多,阿春就多次一本正经地取笑陈某和我“笨得跟猪一样”。我知道,这是新人所必须经历的阶段,也不予理会。

  晚上上菜时,我不争气地打烂了一个玻璃瓶,正好被经理碰到,我只好主动向玲姐认错,认罚10元。

  在这里干了3天地喱,我发现退菜的现象特别多,很多菜是因为“味道不对”或“有异味”被退的,基本上每天都有近10个菜被退回。
2005-06-22 12:27:07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96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