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阿瑟
阿瑟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8552
魅 力 值:1252
龙    币:4949
积    分:5531.5
注册日期:2000-11-23
 
  查看阿瑟个人资料   给阿瑟发悄悄话   将阿瑟加入好友   搜索阿瑟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阿瑟发送电子邮件      

纽约时报:iPhone的中国制造故事
纽约时报:iPhone导致美国制造职位流向中国来自:搜狐IT 点击:7915 投稿人:廉颇   1月22日消息,据《纽约时报》报道,去年2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与硅谷杰出人物会餐,每个人要求提一个问题。   当乔布斯开始讲话时,奥巴马打断了他,提了自己的问题:要在美国制造iPhone应该怎么做?   不久之前,苹果曾宣称产品美国造,今天只有少数如此。去年,苹果销售7000万台iPhone、3000万台iPad,5900万台其它产品,几乎全部在海外生产。   奥巴马问:为什么这些工作不能回美国?   苹果高管们认为,在海外生产不只便宜,而且海外有大量工厂,还有弹性、勤奋、高技能员工,各方面超越了美国,对于大多苹果产品,美国生产已经不再是可行的选择。   去年,苹果每位员工的利润超40万美元,比高盛、艾克森石油公司甚至Google还高。在美国,苹果有4.3万人,在海外2万。在19世纪50年代时,通用汽车曾拥有40万名员工,19世纪80年代,通用电气也有数十万员工。为苹果合同商工作的员工更多:另有70万名工程师,用来 制造组装iPhone、iPad等。不过这些员工并不在美国,它们为亚洲、欧洲和其它地区的企业工作。   白宫前经济顾问伯恩斯坦(Jared Bernstein)说:“为什么在如今的美国如此难以创造中产阶段,苹果就是一个证明。如果它是资本主义的顶峰,那我们就应该担心。”   苹果高管们认为,当下在海外生产是唯一的选择。一位苹果高管介绍说,在iPhone上架销售前几周,苹果修改了设计,这全有赖中国工厂才能办到。苹果在最后变更了显示屏设计,迫使组装线重新调整。新显示屏在深夜时抵达工厂。   这位高管回忆说,当时一位工头叫醒8000名员工生产。每位员工吃些点心,一杯茶,在晚上12点换班时半小时就位,将显示屏装入机器。96小时,iPhone日产量就达10万台。   苹果前高管说:“这种速度和弹性是惊人的,在美国没有工厂比得上。”   在所有电子企业几乎都能听到同样的故事,在近百个行业,外包已经司空见惯,包括会计、法律服务、银行、汽车制造、药物等行业。   企业和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这种概念是天真的。虽然从全球来看,美国工人是受教育程度最高的,但整个国家已经停止训练足够多的中层技工,而这正是工厂需要的。   为了保持繁荣,企业需要将工作转向更能获利的地区,以此为创新付钱。随着时间推移,美国工作流失更大,比如,曾经美国引以为傲的制造企业通用等,也因为敏捷竞争者出现,不得不缩减规模。   在本文中多处谈及苹果,不过苹果以保密闻名,它拒绝置评。   通过与苹果现任员工、前员工、承包商(当中许多人要求匿名)、与经济学家、制造专家、国际贸易专家、技术分析师、学术研究者、苹果供应商员工、竞争对手、企业合作伙伴、.交流,共计30多名,我们才撰写此文。   私底下,苹果高管认为现今世界是一个瞬息变幻之地,如果将企业的贡献简单归结为员工是错的;苹果还指出现在在美国招聘的工人比过去更多。   他们认为通过强有力的企业家、通过为一些企业创造职位(比如移动电话提供商、苹果产品运输企业),苹果的成功对经济是有利的。最终,他们认为救治失业不是自己的工作。   我想要玻璃显示屏   2007年,就在iPhone准备进入店铺销售前一个多月,乔布斯将一批助理喊到办公室。连续几周,他一直在口袋带着一台原型机。   据参加会议的人说,乔布斯愤怒地拿着自己的iPhone,指着塑料显示屏上的小划痕。他从牛仔裤里拿出钥匙。他说,人们会从口袋里拿出手机,也会拿出钥匙。他说:“我不卖会划伤的手机。”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使用不被划伤的玻璃。他说:“我要玻璃显示屏,在六周内完成它。”   一名高管离开会议室,订了张去深圳的机票。如果乔布斯要完美,就没有其它地方可以去。   苹果用了2年时间开发原型机,代号为Purple 2,它也处处面临问题:如何完全将手机魔幻化?如何保证高品质,比如不划伤,同时保证可以迅速制造数百万台,不贵且能赚到可观利润?   每一次,答案都可以在美国之外找到答案。虽然不同版本的组件不同,所有的iPhone都有数百个组件,但90%估计是在美国之外生产。先进的半导体来自德国和中国台湾,内存来自日本和韩国,显示屏面板与电路来自韩国和中国台湾,芯片组来自欧洲,还有少数原材料来自非洲和亚洲。所有组件在中国组装。   在初期,苹果只在美国寻找解决方案。1983年苹果准备制造Macintosh,之后数年,乔布斯吹牛说它是一台“纯美国造电脑”。1990年,乔布斯运营NeXT,这家企业最终被苹果收购,乔布斯当时表示:“我为电脑骄傲,也为工厂自豪。”到了2002年晚期,苹果顶级高管有时会开车2小时,去苹果总部东北造访iMac加州Elk Grove工厂。   到了2004年,苹果大多转向国外制造。苹果运营专家库克(Timothy D. Cook)推动这一决策,去年8月,库克成为苹果CEO,六周后乔布斯病逝。大多其它美国电子企业已经转向海外,苹果曾经濒临破产,它觉得要抓住每一个优势。   亚洲之所以有吸引力,部分是因为半熟的工人便宜,但这对苹果来说不是主因。对于科技企业而言,劳工成本与购买组件、管理供应链的成本而言微不足道,供应连从数百家企业采购组件和服务。   2007年,在乔布斯需要玻璃显示屏时,这种优势的影响力开始显现。   多年来,手机制造商避免使用玻璃,因为它需要精密的切割和打磨,要做到相当之困难。苹果已经挑选苹果生产大长方格强化玻璃。但要将这些大玻璃切成数百万块iPhone显示屏,就要找到一个空的切割工厂,要找到数百块实验玻璃,还要许多中级工珵师。光是准备就要耗资无数。   随后,中国工厂前来竞标。当苹果团队前去访问,中国工厂所有者正在建立新厂。据苹果前高管透露,工厂主管说:“这是为了防止你们下单。”当地.给许多产业提供补贴,这些补贴流入玻璃制造厂。它有一个仓库,里面有苹果要的玻璃样本,免费。不要苹果付成本,工厂就提供工程师。工厂有宿舍,员工可以24小时工作。   于是,中国工厂接到了订单。另一位苹果前高管说:“中国现在拥有整个供应链。你需要一千个橡胶垫?旁边就有。你要一百万个螺丝?过一条街就有。你需要让螺丝与众不同些?只要三小时。”   富士康城   富士康城组装iPhone,它离玻璃厂只有8小时车程。对苹果高管来说,富士康城是一个证明,显示中国可以提供勤劳的工人,超过美国同行。因为在美国根本不存在什么富士康城。   工厂有23万名员工,许多人一周工作六天,许多时候一天工作12小时。大约四分之一的员工住在公司宿舍,许多人每天工资不到17美元。一位苹果高管在换班期考察,他的车陷在人流中,他说:“规模不可想象。”   富士康聘请300人来引导人流,防止阻在门口。每天,工厂的主餐厅要用3吨猪肉,13吨大米。尽管工厂无可挑剔,但附近茶馆的空气却是雾蒙蒙的,到处是烟味。   在亚洲、东欧、墨西哥和巴西,富士康有数十家工厂,它组装全球大约40%的消费电子设备,服务的品牌有亚马逊、戴尔、惠普、摩托罗拉、任天堂、三星、诺基亚和索尼。   2010年前担任苹果全球供应需求总经理的瑞格尼(Jennifer Rigoni)说:“他们一夜就能招3000人,在美国,哪家工厂能一夜招3000人,还让他们住在公司?”   2007年中,在经过一个月的试验后,苹果工程师终于找到完美方案来切割强化玻璃,让它成为iPhone显示屏。深夜,首批载有切割玻璃的卡车抵达富士康城。当时主管叫醒数千工人,穿上制服,迅速开始用手组装iPhone。3个月,苹果销售第一个100万台iPhone。自此之后,富士康总计组装2亿台手机。   在声明中,富士康拒绝透露具体客户。声明称:“公司聘请的每一个人工人都有明确的合同,列有提纲、条款和条件,并按中国法规保护他们的权利。”声明还说富士康“对员工认真负责,一直在努力为超过100万员工提供安全、积极的环境。”   富士康对一名前高管的言论有不同解释,比如半夜换班,一位代表表示不可能。他说:“根据员工的指定换班,我们就工作时间有严格的规定,每一位工人都有电子时间牌,如果换班未经批准,员工无法进入任何工厂。”富士康还说所有换班要么在早上7点,要么是晚上7点。如果有任何安排的变更,员工会接到通知。   不过,在采访富士康员工时,言论却不一致。   对于苹果来说还有一个关键优势,中国可以提供大量工程师,美国不能。苹果高管估计,要监管和引导20万名组装线员工生产iPhone,需要大约8700名产业工程师。苹果分析师曾预测,在美国要花9 个月才能找到如此多的优势工程师。在中国只要15天。   麻省理工学院副院长马丁-施密特(Martin Schmidt)说:“一些类似苹果的企业抱怨,在美国建厂面临技术工人的挑战。”企业还说他们需要的工人要高中以上,不必有学士学位的人。不过,在美国找到这要样的人很难。施密特认为:“这些是好职位,但是国家没法满足需求。”   不过,iPhone有一些产品只在美国制造和开发。比如设备的软件,它的创新市场营销活动,这些大多在美国制造和制订。苹果最近在北卡罗来纳建立数据中心,投资5亿美元。iPonne芯片是在德州三星工厂制造的。   尽管如此,这些工作并没有带来海量职位。比如,苹果北卡罗来纳数据中心只有100名全职员工,三星工厂只有约2400名员工。   路易斯·卡西(Jean-Louis Gassée)曾负责苹果产品开发和市场营销工作,他于1990年离开。路易斯·卡西说:“如果你将手机销量从100万台提高到3000万台,你并不会增加很多程序员。所有新的企业全受益于此,比如Facebook、Twitter和Google。它们在增长,但并不需要太多人。”   在美国制造iPhone?成本几何?这很难估计。不过,一些学术和制造分析师估计,由于劳工在技术性制造中只占很少一部分成本,如果以美国工资论,每台iPhone费用只会增加65美元。苹果每台iPhone的利润大约达数百美元,如果在美国生产,理论上说苹果仍会有很好的回报。   不过,从许多方面来看,这种估计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要在美国制造iPhone需要的不只是聘用美国工人,它还要求整个美国甚至全球的转变。苹果高管们相信,光是美国有充足技工,有大量高效、弹性的工厂,这仍是远远不够的。与苹果合作的其它企业也表示必须在海外生产,比如康宁。   通过制造iPhone玻璃,康宁Kentucky工厂再现生机。今天,大多iPhone玻璃仍在这里生产。在苹果成功之后,康宁获得了其它企业海量订单,这些企业想模仿苹果的设计。康宁的强化玻璃年销售增长到7亿美元,它已经雇用、或者继续招聘约1000名美国工支持新兴市场业务。   康宁副董事长和CFO佛劳斯(James B. Flaws)说:“台湾、中国大陆、日本、韩国都有我们的客户。我们在这里制造玻璃,装船运出,需要35天。或者我们空运,但贵10倍。因此我们在组装工厂旁边制造玻璃,也就是在海外。”   康宁成立于161年前,它的总部仍位于纽约北部。理论上说,康宁可以在美国制造全部玻璃。佛劳斯说:“但是它要对整个产业结构进行全盘调整,消费电子业务成了亚洲业务。作为一名美国人,我对此担忧,但是我没法阻止它。亚洲成为了四十年前的美国。” 中产阶级消失   当埃里克-萨拉格扎(Eric Saragoza)第一次迈入苹果位地加州Elk Grove的制造工厂时,他恍若进入了工程仙境。   那是在1995年,靠近Sacramento的工厂雇用了1500多名工人。满是机器人手臂、传输带上全是电路板,最终彩色的iMac在走上不同的组装阶段。萨拉格扎是一位工程师,很快在工厂得到晋升,然后加入到精英诊断团队。他的工资升到了5万美元。他与妻子有三个孩子。他们买了一个带泳池的住宅。   萨拉格扎说:“最终,我感觉到学校所学有回报了。我知道世界需要会制造东西的人。”   与此同时,电子产业开始变革,苹果(产品普及度下降)在重塑自我时面临困难。一个重点就是改进制造。在萨拉格扎开始工作后几年,他的老板解释加州工厂如何与国外工厂竞争:不包括原材料,在Elk Grove建造一台1500美元的电脑要22美元;新加坡只要6美元;台湾只要4.85美元。工资并非唯一的不同之处,库存成本、员工花多少时间完成任务,这些更关键。   萨拉格扎说:“我们被告知,我们每天要工作12小时,周六也要工作。我有家庭,我想看孩子玩足球。”   现代化,一直都会创造就业,也会让一些工作消失。美国经济由农业向制造业转型,然后向其它工业转型,农民成了炼钢工人,又成了销售员或者中层管理人员。这些转型带来了许多经济利益,一般而言,在每一个阶段,哪怕是没有技能的工人工资也更高了,晋升机会也更多了。   经济学家说,最近20年有了更多本质性的变化。中等工资职位开始消失。在美国,如果没有大.学文.凭,新的工作已经严重偏向服务业,比如餐馆或者呼叫中心,医院服务员,临时工,这些人要达到中产阶级机会更少。   萨拉格扎有大.学文.凭,他也面临趋势的挑战。首先,Elk Grove的一些日常工作是要派往海外进行的。萨拉格扎并不介意。苹果是面向未来的,机器人可以替代工人。一些诊断工程师派往新加坡。看管工厂库存的中层管理者被裁,因为只要少数的人配上互联网就可以满足需求了。   在一个非技术职位上,萨拉格扎太昂贵了,他也没法获得上层管理者的完全信任。2002年,做过夜班、裁员后,他被加到小办公室,然后就被解雇。他在高中教了会书,然后又努力重返科技界。然而,那时苹果已经将大多的Elk Grove工厂变成了AppleCare呼叫中心,新员工每小时12美元。   萨拉格扎现在48岁了,他说:“硅谷要的是30多岁没有孩子的人。”   在寻找工作几个月后,他开始绝望。就连教育工作也少了。最后,他只好在一家电子代.理企业工作,它是苹果的Da1L1企业,工作是检查在产品送还给用户前检查返修的iPhone和iPad。每天,萨拉格扎都要回到当年担任工程师的大楼工作,每小时10美元,没有福利,擦洗成千上万玻璃显示屏,测试麦克风音频接口。   苹果财富   随着苹果海外运营和销售的增长,顶级员工发了财。上一财年,苹果的营收达1080亿美元,比密歇根洲、新泽西洲和马萨诸塞州的预算总和还多。自2005年来,苹果股价猛涨,由45美元涨到了427美元。   当中一些财富流向股东。许多机构持有苹果股票,这使得数百万独立投资者、401k和退休金组织获益,还让苹果员工发财。上一财年,除了工资,苹果员工和董事获得价值20亿美元的股票,执行和授予股票期权值14亿美元。   不过,钱许多流向了苹果顶级员工。比如,苹果CEO库克去年获得的股票价值4.27亿美元,他的工资涨到了140万美元。2010年,库克的薪酬总计值5900万美元。   一位接近苹果的人认为,苹果员工的薪酬是公平的,因为它为国家、为世界带来巨大的价值。随着公司的成长,它也在增加本国工人数量,包括制造工人。去年,苹果美国工人增加了8000人。   尽管许多企业在海外有呼叫中心,但苹果却将它保留在美国。一位消息人士估计,苹果产品畅销使得其它企业聘请了数十万人。例如,联邦快递和UPS都说它们创造了职位,因为苹果出货量巨大。   一位现任苹果高管说:“不能因为使用中国工人就批评我们,美国已经停止输入我们需要的工人。”   苹果知情者说,企业零售店、其它销售iPhone和iPad程序的企业,这些都为美国创造了好职位。   在测试了2个月的iPad后,萨拉格扎离开。收入太低,他决定重新找工作。在10月的一个晚上,就在萨拉格扎坐在Macbook前申请工作时,一名妇女走进他的办公室。这是一名叫林丽娜(Lina Lin)的工人,它是深圳 PCH国际的一名项目经理,主要与苹果、其它电子企业合作,生产附件,比如iPad玻璃显示屏保护套。她不是苹果员工,林丽娜工资比苹果付给萨拉格扎的还要低。她说一口流利的英文,她是从电视中和一所大学学的英语。她与自己的丈夫将四分之一的工资存入银行,他们住在1080平方英尺的公寓,和亲家还有儿子同住。林丽娜说:“工作很多,尤其是深圳多。”   创新的牺牲者   在奥巴马的聚餐会上,乔布斯说:“我不担心美国的长远未来。这个国家相当伟大,我所担心的是不再谈解决方案了。”   比如,在会餐时,一些企业高管建议美国下放改革签证制度,帮助企业雇用外国人。一些人还敦促.给予企业“税.收.假期”,让企业将海外利润带回国,从而用钱来创造职位。乔布斯甚至还说,如果美国.帮助训练更多工人,苹果会将一些技术性制造业迁回美国。
2012-01-23 07:58:37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819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