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江南的风
江南的风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11490
魅 力 值:13
龙    币:47313
积    分:18796.4
注册日期:2008-12-17
 
  查看江南的风个人资料   给江南的风发悄悄话   将江南的风加入好友   搜索江南的风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江南的风发送电子邮件      

被蛋壳拖垮的年轻人:月薪六千背2万外债,技术人员变身维权安保

在蛋壳公寓被爆出现金流危机的第11天,王亮和女友一起来到了位于北京朝阳门的蛋壳公寓总部。二人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排号单,站进了租户的队伍里。他拿到的是77号,按照蛋壳处理的速度,他大约需要等待近3个小时。

就在昨晚,王亮的房东上门收房了,要求一个星期之内搬走。可10月初王亮刚向蛋壳公寓支付了半年的房租。

11月9日,北京蛋壳公寓总部突然迎来了几百人,他们找上门是为了维权,从蛋壳拿回属于自己的欠款。在这数百人中,有租户、供应商、维修人员、保洁人员,甚至还有蛋壳公寓外地的工作人员。面对来势汹汹的维权队伍,蛋壳方面表示,资金紧张,请回家等待。

自此,蛋壳公寓的“爆雷”危机正式拉开了大幕。

在北京蛋壳公寓总部采取分流接待之前,每天都会有几百号人上门维权,并逐渐发展成为以北京当地房东和租户为主的维权队伍。

近日,在网上流传甚广的一段视频中,一位女租客为了不被房东赶走,不得已只能拔刀相向。而事件发生的背景是:女租客按期缴纳了房租,但蛋壳公寓并未将租金如约支付给房东,收不到租金的房东便上门清理租客。

24日,四川成都太升南路附近写字楼内的蛋壳公寓办公室人去楼空,仅在门口张贴着转为线上处理业务二维码。多次上门维权的房东们表示,23日该办公地还有工作人员在办公。

进入11月以来,蛋壳公寓的运营主体紫梧桐(北京)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先后于4日分别被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12日,由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再次列为被执行人,三次被执行总金额已超千万。

困在蛋壳里的年轻人,前方的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

01

租客:刚租俩月,已被套牢

站在队伍里的王亮和女友,回想起了近几个月以来,蛋壳公寓爆雷的种种前兆。“如果早在蛋壳公寓CEO被调查或者9月份工信部下架蛋壳App时多想想,早做准备,也许我现在就不用面对这进退两难的局面。”

房东离开后,王亮联系了蛋壳管家,得到的回复是:“这种问题我解决不了,可以联系客服看有什么解决办法。”随后王亮和女友陆续给蛋壳客服打了30多通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他知道,最糟糕的情况终究还是出现了。

“如果蛋壳公寓没钱付给房东,那么会有钱给我退押金吗?”王亮不知道。

他几乎一夜未睡,连平日里最喜欢的游戏都不香了。

武汉的租客刘顺意也开始反思蛋壳爆雷前的种种迹象,今年7月,他与蛋壳公寓签订了为期1年的租房合同。随后从9月起,情况就变得不那么正常。“一开始答应每个月都有返现的,结果入住4个月以来只返了1次。另外原本承诺每月2次的保洁服务,实际上每月只有1次,甚至从10月份到现在一次都没有了。”

蛋壳公寓App返现页面截图 图/刘顺意供

最让刘顺意头疼的,还不是服务不到位、返现没有到账,而是租金贷能不能解除的问题。

“我原本打算季付房租,是蛋壳公寓的工作人员一直向我推荐使用租金贷,说这个比较划算,还有活动返现可以拿。”刘顺意说,如果现在自己搬走,仍要支付每月2250元的房租贷款,这就意味着他每个月要负担起两份房租,但这对于月薪7000多元的他来说压力很大。但如果不搬走,他也终会在未来的某一天等来找上门的房东。“每天都在担心,回家后突然发现门锁被换了。”

刘顺意也去蛋壳公寓武汉总部维过权,但对方只是登记一下租客的信息,了解一下租客的诉求,并没有提出什么实质性的解决方案。“去了也是浪费时间。只会安抚民心,一方面告诉租客怎么应对房东收房,一方面告诉房东如何赶走租客。”

目前刘顺意的唯一诉求就是把租金贷解除。只要能把租金贷顺利解除,押金、房租都可以不要,甚至可以尽快的搬出去。和经济损失比起来,还没买房买车的他更看中个人的征信记录是否会受到影响。

工作4年的刘顺意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糟心事儿,也切身的体会到“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这句经常挂在嘴边的玩笑话原来是真的。

但对蛋壳来说,依靠租金贷“养活”的房屋、中介和租客远远不止这些。

2015年1月,蛋壳成立于北京,截至年底,手握2434间房源。4年后,也就是2019年底,据蛋壳公寓财报显示其运营的房源数量已达43.83万间。足足增长了180倍。

到北京蛋壳公寓总部维权的部分租客 图/石如月摄

02

房东:从“心头好”变成“心头草”?

随着爆雷的出现,蛋壳业主与租户的对立关系也被推到了明面上。

2018年,王成将位于北京市通州区的两套房子委托给了蛋壳公寓,并签订了一份为期5年的合同,每月租金共8500元。

如果没有此次爆雷事件,王成对蛋壳仍然保持着高度的信任,“把房子交给它总比交给路边的小房产中介要放心得多,房租便宜点儿都可以。”

这使得他曾经很痛快地答应了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期间,蛋壳的工作人员与其协商减免房租的请求,同意免去2个月房租,同时每套房月租金各降价500元。

但这只是他被蛋壳收走的第一把“韭菜”,从8月开始,王成发现自己的租金未能按时支付。此后,他接连给蛋壳公寓的业务员和客服打了20多通电话,但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

对于自己的房子,王成已经去看过,目前两套房子里都已经无人居住。

面对蛋壳公寓拖欠房租并且不作为、不发声的行径,收房是所有房东的本能做法。11月23日,科技新智造在北京蛋壳公寓总部外,遇到了昌平区的一位房东张智,他同样3个月没有收到蛋壳公寓支付的租金。他的打算是,如果不能讨回房租,那么只能将住在房子里的租客请走。

到北京蛋壳公寓总部维权的部分业主 图/石如月摄

但这同样存在着一定的争议,从法理上说,如果租客没有违反租房协议,房东采取强行换锁等手段驱赶租客的,可能构成非法侵入住宅。在近期媒体曝出的一则蛋壳公寓与房东的纠纷中,已经有民警明确表示,租客同意的前提下房东可以换锁,但在租客不同意的情况下,房东执意换锁就是违法行为。

网上视频截图 图/网易新闻微博

从2000余间房到40余万间房,蛋壳公寓用了4年的时间。从房东们的“心头好”到让房东们心里都“长了草”,蛋壳公寓仅用了短短6个月。

03

员工:技术人员改当维权保安

从11月10日起,蛋壳技术人员李泽的工作被临时调整为:给前来维权的房东发放排号单。在那天,他收到一则通知,核心意思是:公司全体员工10月份薪资暂缓发放。至于暂缓多长时间,通知里并未提及。

收到通知以后,脑中闪过了无数种猜测,工作的积极性也随之受到了成吨的打击。

地域不同,部门不同,薪资发放的情况也有所不同。据李泽介绍,管家团队进入2020年以来,就没怎么收新房,收不到房就没有业绩提成,每个月到手的薪资几乎就是个底薪。

现在的李泽每天都要面对来自房东的各种询问;“蛋壳究竟怎么了” “欠我N个月的房租,什么时候能给我” “你们蛋壳真的要完了吗” “现在好解约吗”……

仅是前来帮忙的李泽并不能解答这些问题,因为他对公司当下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除了最近离职的员工要比往常多了一些之外。

至少,从蛋壳公寓的财报上,还看不到任何好转的迹象。

自2017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蛋壳公寓已累计亏损60多亿元,负债总额高达86.26亿元。单单是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数额就高达12.344亿元,对比2018年一年的净亏损额13.69亿元来说,蛋壳公寓2020年一个季度的亏损就快赶上2018年一年的亏损总量了。

蛋壳公寓的麻烦甚至让投资人愉悦资本成为了被调侃的对象,今年4月爆出轰动资本市场造假事件的主角——瑞幸咖啡也是愉悦资本的重要投资标的。上半年受瑞幸事件牵连,下半年又被蛋壳公寓拖下水,一年之内两次踩雷。

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开始先后为蛋壳公寓注资的13个投资方中,愉悦资本在7轮融资过程中出现了4次,是出现次数最多的投资机构。根据蛋壳公寓招股书数据显示,IPO后愉悦资本为第二大机构股东,持股14.8%。

连日来,在北京市蛋壳公寓总部的办公楼,门口的喇叭一直在循环播放一则通知:“各位房东与租客,朝阳首府将优先接待东城区业主和租客。如果您的房屋不在东城区,请到各区相应接待地点,避免排队过久。具体地址请找工作人员询问,感谢各位的支持。”

据一位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介绍,“进入11月以来,每天都有人来维权。近日上门的人越来越多。”由此可见蛋壳公寓针对维权人数众多的情况,同时还采取了每日延长1小时接待时间的应对措施。

关于自己是否会离职,李泽还想再观望一段时间。毕竟临近年底,并非企业招聘旺季,顺利找到新工作的可能性也并不大。

北京蛋壳公寓各区接待点的地址通知原文 图/石如月摄

北京蛋壳公寓总部所在办公楼门口通知原文 图/石如月摄


--
是你? 在我紧闭着的心门 打开一道缺口 ? 用你的温柔宁静? 滋润温暖了我? 冰冷干涸的心
2020-11-25 11:38:27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1751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