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我是原来的老摄
我是原来的老摄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260961
魅 力 值:3691
龙    币:54159
积    分:122477.6
注册日期:2007-03-10
 
  查看我是原来的老摄个人资料   给我是原来的老摄发悄悄话   将我是原来的老摄加入好友   搜索我是原来的老摄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我是原来的老摄发送电子邮件      

男子上门回收旧空调时坠亡,家属索赔200万,上海法院判了

“回收旧家电的人爬到外墙上拆空调外机,当时我还提醒他,安全第一,系上安全带。没想到,我在弄堂口抽根烟的功夫,人就摔了下来。”


法庭上,卖旧空调的朱某回忆起当时场景仍难以释怀。


为了回收一台旧空调,罗某在没有佩戴任何安全防护品的情况下爬上高墙,拆卸作业中不慎摔落而亡。悲剧发生后,死者家属告上法庭,究竟谁该承担责任,近日,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虹口法院)审结了这起生命权纠纷案件。

29f19bafe8b81f7712ef262a4f51e5f8.jpg


回收旧空调,不慎跌落身亡

2020年7月的一天清早,朱某在家中整理家具,这里即将迎来动迁,有很多旧物件要处理。正巧,听到外面有人在弄堂里叫喊回收旧家电,朱某家中有一台不用的电视机需要处理,于是叫住回收旧家电的罗某到家里收。


收好电视机后,罗某看到朱某邻居家的空调,便询问“这个空调卖不卖?”朱某与邻居陈某是多年的好友,如今陈某搬到外地常住,很少回来,更是把家里的钥匙交给朱某保管。朱某同意后,罗某去处理空调。空调外机放置在石库门顶端上,距离地面5米左右,罗某找来两个扶梯准备上墙,朱某看到后提醒其注意安全,罗某说“自己干了十几年了,没关系”。


于是在没有任何安全防护的情况下,罗某爬上高处开始拆卸作业。此时,朱某走到弄堂口抽烟,没过一会,突然听到有重物摔到地上的声音,立马赶回外墙查看,发现罗某摔在地上,怎么都叫不醒,朱某拨打120,将其送往医院救治。一天后,罗某由于伤势过重抢救无效死亡。


谁该担责,各方争论不休

事后,居委会曾组织罗某的家属、朱某和陈某进行调解,但由于几方对责任的承担和赔偿无法达成共识,罗某的家属只得告到上海虹口法院,要求朱某赔偿医疗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共计200万元,陈某对此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法庭上:

罗某家属表示,罗某从事回收废旧物品工作,不是专门收空调的,并无拆卸空调的资格。在其拆空调过程中,朱某没有尽到提供安全工具、进行安全提醒的义务,无论空调是谁的,都不影响朱某作为雇主的责任。朱某能进入陈某的房屋,说明其得到了陈某的允许,陈某将自己的废品发包给朱某处理,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朱某辩称

根据交易习惯,回收旧家电默认买方自己提货,其收到货款后,买卖关系已经结束,如何提货与其无关。作为从事回收旧家电十几年的人员,罗某有足够的经验预见提货时可能存在风险,但在明知的情况下仍自行选择不装备安全防护用品,构成了民法上的“自甘风险”。朱某尽到了提醒义务,亦无需审核买受人资质,不存在违约责任或侵权责任。事发第二天,已将350元货款给付陈某。陈某对其出售旧家电的行为是认可的,此前自己曾处理过陈某家的阀门、冰箱,陈某从未提出异议。作为无偿受托人,在没有故意或重大过失的情况下,应由委托人陈某承担最终责任。出于人道主义,同意赔偿罗某家属15万元。


陈某则辩称

自己与朱某是关系很好的邻居,由于涉案区域动迁,朱某曾为了一些小利益,私自将陈某不需要的旧物出售,这只能属于赠与,无法证明委托关系,也从未收到过朱某所谓的350元货款。自己也是在事发几天后才回到上海的。原告要求其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缺乏依据,如果认定应当对原告进行赔偿,也应由朱某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审理后认为

案件主要争议焦点为罗某、朱某之间的法律关系。根据日常生活经验,朱某将涉案空调出售给罗某,交付方式为罗某自行拆卸涉案空调。但空调外机与一般旧家电不同,拆卸空调外机系具有一定风险性和专业性的高空作业,朱某应审核罗某的相关作业资质,并对罗某在高处拆卸空调外机作业时的生命安全予以合理的、必要的关注,即便如朱某在公安部门询问笔录中所陈述,已经进行了口头提醒,但明显在提供安全环境方面存有过失,故其应当在自身过错范围内对罗某的死亡后果承担赔偿责任。


罗某作为自带劳动工具的作业人员,未佩戴安全帽、安全带等安全防护用品,显然疏于对自身的安全防护,致使在作业过程中不慎从高处坠落身亡,其本身亦具有较大过错,是引发事故的直接原因,故应当对自身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罗某家属、朱某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朱某系受陈某委托出售涉案空调,故原告要求陈某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要求,不予支持。


综合案情、在案证据和各方的过错程度,最终法院酌定判决朱某赔偿罗某家属医疗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等,合计20余万元,其余诉请,不予支持。(以上当事人名均系化名)


法官提醒

一直以来,空调拆装都是家电安装中危险系数很高的一个工种,随着高层建筑的增多,坠楼事件也屡屡发生。根据相关规定,安装空调属于高处作业的特种行业,需要持有特种行业操作证才可上门服务。很多人会觉得拆个空调两三百的事儿,不会因为这个小活去查资质的问题,甚至觉得作业人员都是专业的,活就交给他们做了,自己当个甩手掌柜,然而,不出事则已,一旦作业人员意外受伤,作为定作人、雇主亦或卖方的你可能就要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本案中,朱某有疏忽大意,在提供安全环境方面也存有过失,而罗某本人明知自己没有相关资质,仍坚持在没有任何安全措施的情况下单独作业,多重原因最终酿成悲剧。教训惨痛,在此提醒大家,接受空调安装、维修、拆卸等的上门服务时:


一要在作业前对作业人员进行特种行业资格审核;

二要督促作业人员正确佩戴安全带、安全帽等安全防护用品;

三是一旦发现安全隐患,立即叫停,督促作业人员整改后再继续作业。


生命至上,安全防范不可少,切勿心存侥幸。


潇湘晨报综合上海虹口法院


--
摄影就是拍自己,无他。
2021-08-16 10:37:53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3167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