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回龙观第一疯
回龙观第一疯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17260
魅 力 值:3494
龙    币:26439
积    分:16582.7
注册日期:2003-05-17
 
  查看回龙观第一疯个人资料   给回龙观第一疯发悄悄话   将回龙观第一疯加入好友   搜索回龙观第一疯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回龙观第一疯发送电子邮件      

痛心疾首!“南京紫金山2万棵树遭砍伐 周总理曾令严加保护”,混蛋天杀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官僚们,你们会得到报应!
愤怒万分,忍不住骂人了,就算斑竹把这个帖子删了我也要骂,憋在心里就得难受死:混蛋王八蛋!该天杀的房地产开发商,去死吧!
还有那些只图眼前利益的官僚们,终将得到报应!!!

http://news.sina.com.cn/c/2004-11-05/11574824682.shtml

-刘伯承元帅任南京市市长时,看到山路边有一根木棍都要过问,是不是砍伐了紫金山的树?当时上山砍树最高的被判刑12年。

  -周恩来总理参观紫金山时发现有人砍树,严厉批评说:“国家再穷也不能动紫金山上的一棵树。”

  -如今,紫金山山体2万棵树却遭遇建国55年来首次大规模砍伐。

  年逾古稀的老人们哭了

  70岁的园林工程师老宋站在紫金山上,现场的情景让他伤心得不忍睁眼:这里原本郁郁葱葱的原生林,现在只剩下光秃秃的黄土地和残桩断枝了。

  被砍伐的原生林位于紫金山东侧的上黄马水库和下黄马水库,中山陵则位于紫金山正南侧。在中山陵工作了42年的老宋告诉记者,中山陵和紫金山在南京人心中是合二为一的——“破坏紫金山,就是破坏中山陵。”

  最早发现有人在紫金山上砍树的是黄马村的村民。村民刘福贵说,8月底就看到有人在林子里砍树,也没见有人管。老宋当时还不相信,“建国55年来没见谁有这样的胆子”。

  10月24日,老宋和四十余名曾在中山陵园管理局(下文简称“管理局”)工作过的老工人来到上黄马水库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他们砍树不是用锯子,是用大型挖掘机挥动着挖掘臂一路扫荡过去的。”有人回忆当时的情景,“很多砍下的树就被直接埋到了地下。”

  一位第一次来现场的70岁老人,哆嗦着嘴唇不断重复着:“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到底要干什么?”

  四十几位老工人当即手挽手筑起人墙阻挡挖掘机的前进,但挖掘机在他们头上挥舞着铁臂,并未停止。

  四台大型挖掘机在林间进行了24小时的“扫荡”,先用挖掘臂直接将树木扫断,然后有人立即过来清理残余枝叶,最后再把树桩锯掉,甚至把树根拔掉。

  老工人们又赶往下黄马水库,发现那里也是同样的情况,以他们的经验估算,两处被毁林地面积总共近百亩,砍伐的树木近2万棵。

  他们简直不相信眼前的一切:曾有位园林工人误砍了紫金山上的一棵病树,被行政记大过;9年前,一位园林工人偷砍了28棵杉木,被判了两年徒刑。

  这群年逾古稀的老人哭了。因为这是紫金山上保护得最好的一块原生林,林木多样化,生态保持完美,以前走进山林就能听见处处鸟鸣,林间有梅花鹿、獐子嬉戏奔跑,10年前甚至能看到狼在湖边饮水。

  而现在一切都没了。

砍树者何人?

  10月23日,记者采访了中山陵园管理局,该局办公室值班的一位刘姓工作人员解释说,“在紫金山东侧施工的是中山陵综合治理工程东部项目指挥部,但不会砍伐树木,只是按程序移植或清理杂树。”

  但园林工程师老宋对“清理杂树”的说法表示了质疑:“即使是清理5公分以下的杂树也要严格地规划和报批,何况砍掉的都是胸径十几公分乃至几十公分的大树。”

  记者在南京市政府网站上查到,宁政办发(2004)126号文件《市政府办公厅关于成立中山陵综合治理工程东部项目建设指挥部(下文简称“东部项目指挥部”———记者注)的通知》,其中提到东部项目指挥部成立的目的是“进一步加强对‘十运会’配套设施建设工作的领导,完善中山陵风景区旅游服务功能”。发文时间为2004年9月24日。

  在紫金山施工现场,记者发现了具体施工单位——南京黄马置业有限公司,以及该施工项目的全称“南京‘东部接待中心’(暂名)改扩建工程”。

  记者通过互联网搜索“南京黄马置业有限公司”的资料,却没能发现任何关于该公司的资料。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是由政府部门出资、专为“东部接待中心”改扩建工程而组建的公司。记者询问了几位该公司的工作人员,对方均称“刚刚被招聘进来,对公司情况不了解”。

  黄马置业公司综合部的邰处长解释说,此次砍树手续经过严格审批。他拒绝透露具体砍伐数量,只强调所砍的每一棵树,都是按照正常程序通过中山陵园管理局园林管理处向上报批。

  管理局园林管理处一位王姓工作人员说,这次砍树数量的确大,历史上少有,但黄马公司砍伐树木的手续资料齐全,目前他们正在与黄马公司清点所需砍伐的树木。“可能是施工方的工程比较急,所以就先砍伐了。”

  “哪里有先砍树后清点的道理?”和树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宋不禁跳了起来,“按照程序应当是拿到砍伐许可证之后,清点好要砍伐树木的数量和种类,然后才能在有关部门的监视下砍伐树木。”

  黄马公司方面称,曾于9月30日就该项目一期工程向中山陵园管理局提出申请,“需移植树木921株,砍伐811株”,管理局接到申请后于10月12日向南京市政府以文件形式进行了请示,10月13日,黄马公司此次移植砍伐申请得到了批复,并被要求做好移植养护等相关工作。

  但老园林工人们认为,实际砍伐的树木已经远远不止这个数目。“移植?移植的树在哪里?九、十月份树木的生长期还没有完全结束,移植一棵死一棵!”

  中盟律师事务所孙乔圣律师对黄马公司得到的批复也表示了不同意见。

  按照《南京市中山陵园风景区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的规定,管理局有十棵以下“少量非珍贵树木”的砍伐审批权,如果“砍伐树木十棵以上的,由管理局预审,报市人民政府审批”。

  “《条例》中没有说明市人民政府审批的上限。”孙乔圣律师告诉记者,“按照《森林法》第十六条(二)规定,占用或征用特种用途林林地面积10公顷以上的,由国务院林业主管部门审核。”

  “上位法《森林法》优于下位法《条例》。”孙乔圣律师解释说,中山陵风景区的树木是特种用途林,如果按照东部接待中心改扩建工程2000亩的规划面积来看,已经远远超过了10公顷的上限,江苏省都没有审核权,应当报由国务院林业主管部门审核。

  11月1日记者致电管理局,询问具体砍伐审批情况,办公室一位韩姓工作人员称“不方便接受采访”,转而让记者去“找黄马公司综合处的邰处长”。

违建项目?乌有项目?

  按照《条例》规定,“规划控制区内,不得建设风景区规划和各景区详细规划以外的其他建设项目”。

  被砍伐的这片林地刚好位于规划控制区内。

  但是在江苏省建设厅10月26日正式批准的《中山陵园风景区详细规划》中,中山陵东北侧只有“黄马滨水休闲公园”的规划,记者没有找到关于“东部接待中心”改扩建工程的任何项目。

  “造一个休闲公园只要一个凉亭两条小路就可以了,哪里用得了上千亩的土地?”一位老园林工人说。

  至于“东部接待中心”改扩建工程,老园林工人们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东部接待中心’这么个单位”。

  一位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中山陵里从来没有过‘东部接待中心’,在环陵路上有过一个‘东部休闲中心’,占地1.1万平方米,已经存在7年之久。”

  根据南京本地媒体的报道,位于中山陵规划控制区内的“东部休闲中心”早在今年年初就已经被定性为违章建筑,并于8月16日被全部拆除。

  一个业已拆除的违章建筑,自然没有“改扩建”的道理;那么一个从来不存在的“接待中心”,又如何改扩建呢?

  黄马公司拒绝回答记者提出的这个问题。

  而根据南京当地媒体报道,中山陵“老牌顶级别墅”今年10月开售,每平方米已经卖到2.8万元的高价。

  “南京能开发的好地方都已经被开发了,只有中山陵还没有人敢动过。”一位老南京说,“这是南京的最后一块肥肉。”

损失已经造成

  10月26日上午,记者从东北面由环陵路进入紫金山。当记者到达时,这里已经停止施工了。

  8月底施工单位以“拓宽环陵路”为名,将紫金山东侧环陵路将近四公里的范围封起,“仅施工车辆和帝豪花园车辆可以进入”。

  封起来的这段路正是砍伐树木的施工现场入口。记者却看到,在入口的告示牌上写着“打造中山陵优良生态环境”的标语。

  紫金山东北角的上黄马水库旁,大约长500米,宽10余米的一片山坡已经被砍伐成了光秃秃的黄土地,只能看到一些残留的树桩。

  “这里原先都是原生林啊!”与记者同行的老宋痛心疾首地说,“很多树桩已经被他们埋起来了,我们24日来的时候还能看到地上有很多树桩。”

  环绕着上黄马水库已经修起了9米宽的石子路。老宋说,这些是大型机械进山走的道路,“原来顶多3米宽,都是靠砍林拓宽的”。

  这位把一生时光都奉献给紫金山的老园林工程师告诉记者,盲目地拓宽水库边的道路很可能减小库容量,而大片的森林被砍伐之后,泥土在雨水的冲刷下会直接流入水库中,“以后上、下黄马水库还像过去那么清澈吗?”

  另一位老园林工程师发现,水库旁直径几米的天然泄洪道被人填了,取而代之的是1米的泄洪管道。“如果以后洪水无法排泄,这是要出大事情的。”

  记者继续深入紫金山,一路上看到很多被砍倒的树杆堆在路边。老宋说,这些树砍了肯定还不到一个月。

  虽然已经暂时停工,记者还是看到了用来标记砍伐范围的红线和彩旗。工程第一期的红线已经划进山内300多米,达到了半山腰。

  红线范围内还有很多胸径30公分以上的树———有经验的园林工人说,这样的树树龄都在60-80年之间。这些即将被砍伐的树上贴着白纸,纸上是用鲜红的油漆刷着的编号,仿佛是一张张死刑判决书。

  在下黄马水库附近,记者看到的是几乎一样的场景。环绕上黄马水库和下黄马水库的大面积树林被破坏,还有更多的树林在“红线”范围内,等待着被砍伐的命运。据老园林工人估算,整个砍伐的面积有四五个中山陵墓那么大。

  10月28日,当记者再次来到砍伐现场时,两天前还能看到的树桩已经完全没有了踪迹。

  10月30日老宋和十几位老园林工程师带着卷尺,再次进入砍伐现场。根据工程师们现场测量和计算,目前已经砍伐的树木面积最少有43亩,其中胸径10厘米以上的树木约3000棵,“如果算上5厘米以上的小树,总数大约有20000棵。”

  江苏省林业局林政处的调查结果和工程师们的估算基本吻合:“(紫金山东侧)确实存在大面积的破坏工作,(毁林面积)大约有100亩。”

  据了解,按照有关规划“一期项目占地900亩,建成以后将占地2000亩”。

“再穷也不能动紫金山上一棵树”

  南京人对树有着特殊的感情,一万多棵“民国大树”是这座城市最引以为豪的资本。而紫金山上的树,更是远远超越了它作为一种植物而存在的意义。

  中山陵1926年从北京香山移至南京,经过几代园林工人不断地移植、再植,才形成了今天紫金山70.2%的森林覆盖率。

  老园林工人说,人们从一开始就很讲究保护紫金山上的树木。解放以后,南京市政府更加重视对紫金山的保护。刘伯承担任南京市市长的时候经常来中山陵,看到路边有一根木棍都要过问,是不是砍伐了紫金山的树。当时上山砍树最高的被判刑12年。

  1960年12月,周总理陪西哈努克亲王参观紫金山天文台,当时市政府向紫金山要了100棵树做枕木,周总理路过山上时看到堆积在路边的木材,非常生气。事后他找来江苏省有关领导,严厉批评说:“中山陵不只是南京的、江苏的,是全国的、全世界的。一定要保护好,国家再穷也不能动紫金山上的一棵树。”

  以后的各届中山陵园管理局局长都用这件事来教育职工,要对紫金山树木的保护非常重视。即使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紫金山也没有遭到严重的破坏。

  1980年代,紫金山树木发生了严重的虫害,有些病树死树必须要砍伐以防传染,当时的老局长林伯祥主持了砍伐工作,即使是砍伐病树死树也要逐级报批。

  原江苏省委书记柳林也曾经说过,南京中山陵动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要人大讨论同意。

  老园林工人回忆说,1980年代末1990年代初的时候有一些施工项目开始进驻紫金山,后来也造过帝豪花园、海洋公园等建筑,“但是这些都没有建在山体上。现在是第一次在紫金山的山体上搞开发”。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老园林工人均为化名)

  -链接

  南京“绿肺”紫金山近年遭受的侵蚀

  “海底世界”,位于中山陵与明孝陵之间,建于1996年,侵占天然林32000平方米;

  “国际会议中心”,紧靠“海底世界”,建于1996年,侵占天然林45300平方米;

  “帝豪花园别墅”,建于紫金山北麓,1994年动工,侵占天然林148000平方米;

  “东郊宾馆”扩建工程,2001年动工,计划侵占天然林46000平方米,后由于全国政协常委的干预得以缓行;

  “东部接待中心”改扩建工程,建于紫金山山体东部,2004年动工,已侵占天然林28800平方米,按照规划总占地1330000平方米。

作者: 南方周末驻沪记者 戴敦峰 实习生 王炜

--
[upload=gif]https://upload4.hlgnet.com/bbsupfile/2012/2012-11-19/20121119221727_22.gif[/upload]
2004-11-05 13:29:33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534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