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猪乐园》显示文章详细内容: [展开] [回复] [网址] [举报] [屏蔽]
王笑猫
王笑猫目前处于离线状态
等    级:资深长老
经 验 值:59144
魅 力 值:4257
龙    币:53994
积    分:41984.3
注册日期:2002-04-08
 
  查看王笑猫个人资料   给王笑猫发悄悄话   将王笑猫加入好友   搜索王笑猫所有发表过的文章   给王笑猫发送电子邮件      

《蜘蛛》


       夜里蜘蛛被乒乒乓乓声惊醒,差点儿从网上震下来。女主人从屋里冲出来,夺门而出。蜘蛛的网就结在门背后,她摔门时,网又颤了两颤。迟早的事儿。女主人来到这里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她只认真清理过一次房间,那一次真把蜘蛛吓坏了,她举着扫帚四处乱扫,把网扫没了,边扫边说:“我最烦蜘蛛网了。家里有蜘蛛网就显得脏你知道吗?财神爷都不爱来。”

       男人说:”没蜘蛛网财神爷也不来啊。”

       “谁说的?没蜘蛛网财神爷就来了!我在北京把家里弄得干净着呢,每月我能挣三万。”似乎自觉说漏了嘴,扫帚紧挥。

       男人说:“一个月三万?我怎么一分钱没见到?”

       女主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拉过皮的脸,说:“我挣的钱给我自己花,你是男人,你得养家。”

       男人嗤笑了一声,说:“那就别说什么挣三万,一分钱也没花在孩子身上。花一分钱在孩子身上了吗?!”

       孩子在屋里说:“能不能别吵了!烦死了!”

       这样零七八碎的口角几乎每天都有,蜘蛛听来听去听腻了,它不想听,可是没地方能去。这间地下室并不潮湿,但也有不少潮虫撞到蛛网上。昨天蜘蛛吃了一个多脚虫,今早又吃了一只小球鼠妇,要是天天都如此,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女人不喜欢这里:“住地下室!我好好地在北京住大房子多好!”

“谁也没让你来啊!”父女俩异口同声。

       女人的心都要碎了,冲着女儿说:“你的漂亮衣服,漂亮首饰谁给你带来的?!不是你让我带过来的吗?”

       女儿说:“那是因为你要来才顺便让你带的。”

       蜘蛛从网上爬下来,缩在角落里打算美美睡上一觉。女人说:“那还不是为了你吗?”

       女儿说:“什么为了我!我想回北京你不让回!你就是想让我实现你自己实现不了的愿望!”

       女人默然。

       她的确希望女儿大学毕业后留在这里,找一个本地的白人结婚,家里越有钱越好,然后女儿生一个小混血,住一个大别墅——当然带着她,这样她又能在朋友圈里好好炫耀一下了。人生不过几十年,为什么活着?不就是为了享受吗?不就是为了让别人羡慕吗!她年轻时是个大美女,有过多少追求者。为什么就心软挑了这么个男人!当初以为男人留过学,家里必定有些家底,没成想不过是一个空壳子,要不是她嫁过来以后,带着男人做生意,哪来的钱供女儿来美国读书?!错就错在当初应该她陪着女儿先过来,整整两年多的时间,男人来到这里,什么也没干,既没有学英语,也没有拿到合法身份,以至于女儿到现在都还是国际生,还要交高昂的学费。

       可是,她先过来又能怎样呢?她的英语基础几乎是零,除了“Good”,”Thank you”不会说别的。这两年休斯顿物价猛涨,还有很多无业游民。白天走在街上,如果对面走过来一个不修边幅的男子,她心里都会不由自主地紧张。

       可是男人的姐姐在这座城市里结了婚,生了两个儿子,混血的。姐夫虽然不是地道的美国人,但至少皮肤是白的,最重要的是,姐夫非常有钱,夫妇俩住在近郊的一座大House里,带游泳池,车库里除了日常开的奔驰,还停着一辆兰博基尼。女人常把自己幻想成男人的姐姐,每次受邀到姐姐家做客时,她都端着咖啡站在玻璃幕墙前,眺望后院远处的湖景。房间右手边是一个大的开放式厨房和岛台,上面摆满了零食和应季的水果。姐夫对于她这张拉过皮的亚洲面孔似乎很感兴趣,单独带她去二层打台球。女人并不怎么会打,但她知道,当她趴在台球桌边挥动球杆时,姐夫正拿着雪茄在后面观察她的屁股。她假装不知道,打完一杆站好,盯着姐夫的雪茄。她在北京就抽烟,来这里时带的一条烟早已经抽完了。姐夫问:“Would you like to take a puff? ”,她听不懂,胡乱点头,姐夫把雪茄递过来,她夹在手里,用力嘬了一口。姐夫踮脚看姐姐有没有在附近。

       男人真是好骗。

       女人相信,只要她用一点儿心思,就能俘虏姐夫。那时候,这个大House就是她的,每天开着车无所事事四处游荡的就是她,首饰、衣服、鞋、包包,还有各种各样的洋餐,都是她的。据她冷眼观瞧,姐夫对姐姐很一般,瞧姐姐穿得有多土!这么有钱也不知道打扮一下,首饰也不戴,头发都花白了,身材也比自己臃肿。她总是刻意少吃,虽然快五十岁了,可是身材还和少女时一样,很多人猛一看都以为她只有三十多岁。可是,男人居然不珍惜她!一切都错付了,她真是瞎了眼。

       地下室严格来说算是半地下,因为有很大的窗户,储物间也很大,可是自从姐姐家回来,再看这房子,简直就是贫民窟,即使是贫民窟,也不是自己的,而是租的。她忍着不满给男人和孩子做饭,可是每次他们都能挑出她的毛病,饭菜太淡了,馅饼烙糊了,洋葱放的太多了……有时候女儿也会在她一句紧似一句地问话里回答:“挺好吃。”“挺不错的。“平静不了两天,女儿就烦了:”能不能换我爸做饭啊!“男人说:”你说你干什么能行?!“

      网上有年轻后生约她见面。她聊了几句,还是不敢,把男生删了。但是生气时她说:“想跟我的男的多着呢!“男人冷笑:”那你去啊。“她在超市里看到好吃的奶酪,男人说:”现在太贵了,等打折吧。“女儿看到一款更贵的,说想吃,男人立刻就买了。

此刻,女人摔门之后,跑到一层门口,不敢往街上走。街上黑漆漆的一个人也没有。她贴着房子的墙站着,竖着耳朵听屋里的动静。静悄悄的,彷佛人都睡熟了。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还是太莽撞了,又没有地方去,又没有退路。

       蜘蛛刚睡得迷迷糊糊的,又听见开门的声音。女人回来了,明天男人要出去工作,得给他准备午饭。

 

       2024年4月21日




『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站网友《王笑猫》原创,转载需征得原作者同意并注明转载自www.hlgnet.com』

--
该用户签名已经被关闭
2024-04-22 11:27:39   此文章已经被查看860次   
 相关文章: [回复]  [顶端] 



  您必须登录论坛才可以发表文章:
 
用户名:   密码:   记住密码:    (忘记密码 注册




版权所有 回龙观社区网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B2-20201639 昌公网安备1101140035号

举报电话:010-86468600-5 举报邮箱: